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空手套白狼

第一百二十七章 空手套白狼

“你们都凑热闹了,也不差本人一个,我加二千两。”赵松洲趁火打劫的也掏出了一张银票。
  
  “我们俩全应了。”人争一口气,佛受一份香。陶丁气坏了,扯上马超,两人把裤兜儿都翻了个底儿朝天,终于凑足了银子。
  
  虽说小凤仙宴请叶沧海,但是,要让小凤仙出场到外边来弹奏一曲‘春暖花开’,貌似可能性也不大。
  
  陶丁跟马超也是豁出去了,输人不输阵。
  
  一时间,气势给搞起来了。满堂喝彩不断,不断有人欢呼着刺激着人加注下码。
  
  “我跳山虎加五千两!”这时,一道爆棚的声音传来,不是被叶沧海揍过的跳山虎黄强还有谁?
  
  前段时间在叶沧海的接风宴上就被叶沧海揍过,当时扬言要报复,直到先前连人影也不见到一个,想不到现在又冒出来了。
  
  陶丁看了看马超,两人一脸无奈了,因为,兜里没钱了。
  
  “我唐经东应了。”唐经东站起,环顾了周遭一眼抱拳说道。
  
  “我加一万两!”正主儿终于登场,范大少一摇扇子,一掷万金。
  
  讲完后一脸微笑的看着唐经东,下边人当然都明白。叶沧海只是一个筹码而已,而真正决斗的主儿却是这两位。
  
  “应了!”唐经东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就说道。不过,心里也是肉痛得滴血。
  
  虽说唐家家大业大,但是,一万两啊,也不是个小数目。
  
  更何况,这钱肯定打水漂,全是为了给叶沧海撑场面来着的。
  
  “再加一万两!”范西风从嘴里嘣出来,脸上挂着讥讽的笑容看着唐经东。
  
  “继续应了。”唐经东手一挥毫不相让,完了,今天得挥泪大放血了。
  
  “再加五万两!”范西风盯着唐经东,一字一句嘣嘎出来的。
  
  顿时,现场更加燥动了起来。
  
  “应了应了应了!”
  
  “唐老板赶紧回啊。”
  
  “不回就滚!”
  
  “没看出来,范公子还是胜了一筹。”
  
  ……
  
  五万两啊,在座的虽说都有钱,但是,这个数目绝对称得上是天价。

  
  看来,今天是范西风吃定了唐经东了。
  
  唐经东暂时哑火了,毕竟,这数目的确太大了,他在考虑。
  
  “哈哈哈,唐老板,借我五万两。”叶沧海突然笑道。
  
  “算啦,还是我应吧。”唐经东讲出这句话时,内心真的在滴血啊。
  
  表情虽说掩饰得好,但是,还是有些牵强。
  
  范西风当然看出来了,一抡扇子讥笑道,“唐老板,明知会输就不必勉强了嘛。唐家虽说富裕,但是,五万两,呵呵,好像也不是小数目。”
  
  “叶大人,咱们合出五万两。你没钱我借你二万两怎么样?另外一半算我关家堡的。”关凯跳了出来。
  
  “好!”
  
  叶沧海一拍桌子应道,唐经东终于松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叶沧海一眼。
  
  叶沧海朝他眨了下眼,表示理解。
  
  “刚才都是你们在出注,我们在应。本人现在先出注,我押自己会赢,五万两。哪位应了?”叶沧海说道。
  
  “呵呵,叶大人虽说官品不小。但是,这五万两也不是小数目。刚才那二万五还是关公子借的,不晓得这个五万两又去哪里借啊?”范西风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梅甜心愿意借五万两给叶大人。”一道好听的女子声音响起,梅甜心一身翠绿衣裙,俏生生的从侧屋走了出来。
  
  “梅甜心,那可是五万两,除非梅堡主开口。不然,先把钱亮出来。”范西风一听,气坏了,一收扇子指着梅甜心道。
  
  “这个……还有这个……再加上这些,最后还加上这个……”
  
  梅甜心也气坏了,一把拔下了头上的镶金玉簪搁在了桌上。
  
  尔后摘下耳环,取下钻石项链,脱了玄金手镯,最后连裙摆上的金环扣都给她扯了下来,桌上顿时堆了一小堆金银玉玩意儿,晃得人有些眼晕。
  
  “方大掌柜的,你是多宝阁的东家,给看看值多少?”范西风道。
  
  方林泽一听,倒是走上前去。伸手拔弄着,尔后说道:
  
  “这发簪是镶金玉的,刘氏雕刻的,值五千两。钻石项链,翠品王出品,可以抵三千两……镶金钮扣,腾王居出品……合计四万一千两左右。”
  
  “不够呢……”范西风看着梅甜心道。
  
  “这个加上够不够?”梅甜心脸儿一红,唰啦一声,居然把腰带给抽了出来搁在了桌上,这裙带虽说没有男人的皮带那般重要,但是,一经抽了,裙子自然也松开蓬起来了,变成睡衣了。
  
  顿时,一股醉人的花香味儿传了出来,让好些家伙心生歪恋,猛抽鼻子。
  
  “淑女带,腾王居出品,够了。”方林泽说道。
  
  “甜心姑娘,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叶沧海问道。
  
  “叶大哥有什么请直说。”梅甜心脸儿红红的问道。
  
  “你这个跟关凯一样,咱们俩个合出就是。”叶沧海道。
  
  “无耻!”一道冷哼声传来。
  
  有点熟悉味儿,叶沧海遁着声音来处一看,愕了一愕,想不到居然是水若烟,铁鹏的师妹。
  
  这妹跑来干嘛?
  
  真是冤家路窄……
  
  “水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陶丁见过水若烟,赶紧问道。
  
  “什么意思,你这明明会输还要人家合伙下注,难道不无耻吗?甜心姑娘,别跟这个人渣合作,他全是在骗人。”旁边坐着的杏儿那丫头冷冷说道。
  
  “你们别说了,我相信叶大哥。”哪料到梅甜儿却是这般的说话,顿时气得杏儿撅嘴道,“你真是傻子!我说梅甜儿,别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这个叶沧海,表面上道貌岸然的,实则,一肚子坏水,特别喜欢诈*骗漂亮女子。”
  
  “两位肯定被骗过!”范西风一摇扇子大笑道。
  
  “呸呸,谁敢骗我们?”杏儿连连呸了两下,凶巴巴的瞪着范西风。
  
  “我看两位姑娘是不是对叶大人有点意思?”唐经东似笑非笑的说道。
  
  “对对,肯定是这样。尔后叶大人没意思,所以……”关凯笑着补了一刀。
  
  “你们全胡扯!我们会对他有意思,作梦吧。”杏儿差点要跳脚了。
  
  “好了杏儿,这世上,有些人喜欢被骗关你何事,等下咱们就看着她哭就是了。”水若烟哼了哼,杏儿才悻悻然的坐下。
  
  “掌柜的在吗?”叶沧海大声问道。
  
  “叶大人,我是落雨坊的二当家潘青风,叶大人需要什么?”一个老成干练的中年男子应着走上前来。
  
  “晚上我要点小凤仙来一曲‘春暖花开’。”叶沧海说着,拿出了十两银子。
  
  “十两子也想点小凤仙,哈哈哈,可笑,可笑啊……”顿时,全堂都哄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叶大人,晚上小凤仙不出场。”潘青风一脸抱歉的说道。
  
  “我得准备收银子了,这么多银票,还有金银,得找个袋子来装才是。”范西风一抡扇子大笑开了,好不得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