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钱宗明

第一百二十六章 钱宗明

    “叶大人你这就不知道了,唐兄最喜欢听曲儿了。而且,特别喜欢听小凤仙的曲儿。”这时,跟唐经东坐同一桌,一个瘦高个子中年男子笑道。
  
      “这位是?”叶沧海看着那家伙问唐经东道。
  
      “失礼失礼,这位是多宝阁的大掌柜方林泽方兄。”
  
      “叶大人好。”方林泽赶紧站起来打声招呼,叶沧海点了点头。
  
      “这位是藏刀山庄庄主古豪。”唐经东又指着一个圆胖脸男子说道。
  
      “叶英雄的事迹古豪我早听说过了,久仰久仰。”古豪站起,拱了拱手,但并不热情,只是礼节而已。
  
      “大破黄蜂寨,好样的!叶英雄,我是关凯。”同桌一个身材修长的老成年轻人站了起来,抱拳笑道。
  
      “叶大人,关兄可是关家堡的少堡主。人虽说年轻,但已经历经了十几年江湖风雨。
  
      曾经为了杀江洋大盗罗英明,一直追了三个省,最后,把罗英明斩于刀下。
  
      关家堡的‘七十二手绝命刀’江湖闻名已久,关少堡主已经深得五分火候,已经渐露其父‘悍天一刀’的风范。”
  
      唐经东好像对这个关凯很推崇,介绍得非常的细致。
  
      “年轻有为,不愧是我海神国青年典范。”叶沧海随口赞道。
  
      “哪能跟叶大人你相比,过奖过奖了。”关凯赶紧说道。
  
      “我是打群架,单个打不行。”叶沧海一脸正经的说道。
  
      “哈哈哈……”

  
      顿时,引来了一堂哄笑。
  
      “钱大人,您来了。”这时,传来赵松洲的声音。叶沧海发现,刘鸿江几个都赶紧屁颠着往门口而去。
  
      转头看了看,发现门口站一个精明老练,穿着紫袍的大眼男子,虽说没穿官服,但一身官场霸气老远就闻到了。
  
      “我道是谁?原来是钱宗明。”唐经东说道,见叶沧海看着自己,唐经东愕了一下,又补充说道,“钱宗明以前在咱们东阳府干过府丞一职,现在已经升任为海州按察副使。”
  
      “嗯,钱大人的妻妹嫁到了我们东阳府。所以,钱大人时常带夫人一起到妹夫家。”关凯说道。
  
      “各位,不好意思,这杯酒我敬大家。”钱宗明给迎到赵松洲的桌子后并没有坐下,尔是拿起杯子举了起来。
  
      “钱大人,坐下慢慢来,晚上非得请到小凤仙出场给钱大人助兴。”刘鸿江躬着身子,一脸谄媚的说道。
  
      “不必了!晚上钱某就是接到小凤仙专程的邀请特地过来的,这杯酒咱们同干了。”钱宗师一仰头喝干了杯中酒,尔后笑着点了点头,略显得瑟的朝后院特设的包厢而去。
  
      “还是钱大人厉害,小凤仙居然专门请他。”户房使江罗一脸佩服的说道。
  
      “以前好像也没如此热情的请过?”同桌有人有点疑惑的说道。
  
      “头次头次,绝对是头次。我记得有一次陪钱大人过来点了小凤仙。结果,小凤仙愣是没给面子。当时钱大人脸色不好看,这次居然特地邀请,难道有什么事?”刘鸿江点头道。
  
      “呵呵,落雨坊那几位不是还关在咱们大牢里吗?”赵松洲笑了笑。
  
      “原来如此啊。”刘鸿江几人点了点头,又偷偷的瞄了叶沧海一眼。
  
      “嘿嘿,到时,钱大人压下来,看叶沧海怎么顶?”江罗小声偷笑道。
  
      “顶个屁,放人呗。”
  
      “到时,叶沧海的脸色肯定很‘好’看。”
  
      呵呵呵……
  
      一桌人都笑了。
  
      “完了,今天又请不动小凤仙了。”关凯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
  
      “咱们自己吃喝就是,一个娘们而已,有什么好翘皮的,到床上还不得看咱们的。”藏剑山庄庄主古豪一脸霸气的笑道。
  
      “唉……这个小凤仙啊,叫人真是难猜她心思。”唐经东相当失望的摇了摇头。
  
      “叶大人你有所不知,唐大哥就喜欢听小凤仙弹的‘春暖花开’,因为,唐大哥有心病。”关凯挤眉弄眼,一脸暧昧的笑道。
  
      “这里头肯定有故事是不是?”叶沧海笑着应道。
  
      “那当然,唐兄当年喜欢上一个女子。不过,后来一场误会,女子一直有了心结。再后来,唐兄怎么解释都没有。所以,他喜欢有一天能‘春暖花天’冰释前嫌。”多宝阁的方林泽笑道。
  
      “唉……让各位见笑了。不过,这的确是唐某的一个结。倘若那位能解开这个结,唐某我认他为兄!”唐经东挤了点笑,一脸苦涩着。
  
      “唐老板真想听‘春暖花开’?”叶沧海问道。
  
      “不瞒叶大人,的确想听。感觉就这曲儿好听,听着就舒服。只不过,唉……小凤仙这女子……”唐经东点了点头。
  
      “那行,稍等下唐老板就能大饱耳福了。”叶沧海神秘一笑。
  
      “你能请动小凤仙,不可能。要是换成别的时候还有点希望,晚上人家请了钱宗明,那怎么可能出场?”古豪一点面子没给叶沧海留。
  
      “算啦,不用难为叶大人了。有的时候,也不是叶大人所能办到的。”唐经东有些苦闷,拿起桌上酒,一碗喝干,梆地一声重重的顿在了桌上。
  
      “狗屁!晚上他能请得小凤仙出场,我范西风这名倒着写。”一道敞亮的声音大笑着在身后响起,转头一看,原来是大风园的范大公子一脸轻蔑的抡着手中的桃花扇看着叶沧海一桌人。
  
      “范公子,你明晓得今晚特殊,讲这种废话能彰显你什么吗?”唐经东冷冷的看着范西风,两人不怎么对付,自然没有好脸色给对方看。
  
      “这是我跟叶沧海的事,唐老板也要插手不成?”范西风哼道。
  
      “呵呵呵,我朱雄赌叶大人会输!哪位肯下注,晚上小凤仙一出场,这元宝就是你的了。”这时,站在范西风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当即掏出一个金元宝重重的搁在了旁边桌上。
  
      此人是是朱家巷子的第一大土豪朱雄,名下有多处房产,经营着多家商铺,在东阳城也小有名气。
  
      朱雄如此爽快的掏出了一锭元宝,自然有拍马屁的嫌疑。
  
      “我加一锭,谁跟我缪宏杰赌一把?”当,又一锭金灿灿的元宝重重的顿在了桌上。出手之人手劲了得,居然把元宝都嵌进了木桌之中。
  
      “缪副总镖头说笑了,明摆着会输,哪还有人跟你们赌?”有人笑道。原来,先前之人是飞鹰镖局的副总镖头。
  
      “陶丁我应一锭!”坐角落处的陶丁赶紧站起来,掏出了一张银镖搁桌上道。
  
      “马超我也应一锭!”马超当然不会落后,幸好叶沧海的银票自己代管着一部分,不然,还真拿不出来应下这锭金元宝。
  
      “我加一千两,不好意思叶大人,我是赌小凤仙不会出场。”户房使江罗从袖中掏出一张银镖拍在了桌上。
  
      “我也加一千两,还是赌小凤仙不可能出场。”吏房使刘鸿江马上也跟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