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叫板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叫板

“陶丁马超,给我重打十棍子。”叶沧海一看,不打不行了,那就换个法子支使两人假打。
  
  “滚开,这次老夫要亲自动手。”郑老侍郎抬起一脚踹开了陶丁马超,抡起棍子就往萧洛月身上劈去。
  
  “差不多了老侍郎。”见打了七八棍子,萧洛月骨头断了几条,叶沧海上前劝说道。
  
  “谁敢拦着老夫一块打了!”郑方桥舞着棍捧恶狠狠的说着。
  
  啪啪……
  
  不过,萧洛月也硬朗,居然一声不吭,任由棍子落在身上。
  
  “小子,居然连声痛都不叫。看来,老夫打得还太轻了。”郑方桥一看,顿时更为火起,狠狠的高举起棍子往下劈将而下。
  
  这一棍打下去,不死也得半残。
  
  “够了!”叶沧海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架住了老侍郎的手。
  
  “叶大人,你要跟老夫叫板吗?”郑方桥举着棍子,冷冷看着叶沧海。
  
  “本官受知府卫大人指令办理萧洛月一案,不是跟谁叫板的问题。要是嫌犯给你打死了,本官怎么交待?”叶沧海也是冷冷的回应道。
  
  “滚开!”郑方桥挣扎着,还要往下劈。
  
  “陶丁马超听令,把郑老侍郎送出衙门。”叶沧海喊道,马超跟陶丁一听,走向了郑方桥。
  
  “哪个敢?”郑家总护院崔景阳往前一个跨步拦在了陶丁和马超面前。
  
  “郑家护院防碍衙门办事,拿下!”叶沧海说道。
  
  “哈哈哈……来呀,你们来呀,不来是孙子!”崔景阳嚣张的大叫着,陶丁跟马超冲将上去。不过,给崔景阳一脚一个踹得翻滚在地。
  
  “哈哈哈……叶沧海,你的手下也太脓包了。”崔景阳正猖狂的大笑着,结果,人被叶沧海飞起一脚踹得飞了出去,撞在大堂墙壁上满头都是血,爬都爬不起来了。
  
  此刻陶丁跟马超冲上前去,对准他就是一阵拳脚招呼,尔后五花大绑了起来。
  
  “叶沧海恶意攻击老侍郎,郑家人给我上。”崔景阳大喊着,几十个郑家护院高叫着冲向了衙门。
  
  “放肆!想造*反吗?”卫国忠都看不过去了,脸一板哼道。顿时,衙门捕快全都堵在了门口,防止郑家护院冲击大堂。

  
  “你们今天就把案子破了,把凶手抓捕到案。不然,我郑方桥今天就不走了。”郑方桥一看,扔了棍子,往椅子上一坐,居然耍赖了。
  
  “老侍郎,你还是回府休息吧。”卫国忠劝道。
  
  “是啊老侍郎,可别坏了身子骨。”王文长也赶紧说道。
  
  “叶沧海不是能耐吗?我就等着他破案。
  
  一天不破我在这里守一天,五天不破我守五天。
  
  不过,最多五天。不然,我郑方桥就要搬起铺盖卷儿到巡抚衙门躺着了。”
  
  郑方桥活脱脱的像一个老无赖,令人大跌眼镜。
  
  叶沧海倒是一愣,这不像是郑方桥的性格。
  
  堂堂吏部侍郎都做过,怎么可能如此的没教养?
  
  难道是在演戏?
  
  但是,他演戏给谁看?
  
  如果不是演戏为何要如此的做,岂不是自毁清誉。这对一个如此级别的官员来说,那绝对比杀了他还可怕。
  
  “老侍郎真的想令郞之冤永远沉没,让凶手逍遥法外吗?”叶沧海问道。
  
  “你什么意思?吓唬我是不是?呸!”郑老侍郎往地下呸了一下,道,“笑话,天大的笑话。
  
  难道,我儿子的案子除了你叶沧海没人能破啦?
  
  叶沧海,你懂什么,我海神国的海神阁中还有八大名捕。
  
  他们任何一个人下来,你给他提鞋都不配。”
  
  “八大名捕响誉我海神国,但是,老侍郎面子虽大,但也未必能请得动他们。”叶沧海冷笑道。
  
  “请不动他们总有徒弟,我请他们弟子出面总行,但也比你强十倍百倍。”貌似两人较上劲了。
  
  “那行,你去请就是,本官还不伺候了。”叶沧海摘下官帽,托着到了卫国忠面前,道,“卫大人,沧海感谢你对沧海的提携之恩。不过,如今,郑通血案居然遇到这样的干扰,下官实在无法办理下去,还请卫大人另请高明。”
  
  “叶沧海,你认为本府的指令能朝令昔改吗?废话少说,排除一切阻扰,迅速破案。本府还有事,先走一步。”卫国忠一讲完,甩袖而去。
  
  “呵呵,叶大人,赶紧办案吧。”赵松洲干笑了一声,跟着走了。
  
  “唉……”王文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走了。
  
  不久,能管事的全走了个精光。
  
  就剩下陶丁马超以及一干捕快们大眼瞪小眼的,叶沧海没走,他们肯定走不了,只能干耗着了。
  
  不过,一个个都有些怕怕。
  
  毕竟,郑方桥就是一只大老虎,打不得惹不起。
  
  一个不小心还得吃板子,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差事没人愿意干。
  
  郑方桥斜躺在椅子上,貌似要打瞌睡了。
  
  “老侍郎请进屋说话。”叶沧海朝着郑方桥说了一声,自个儿转身走进了旁侧的临时头茶室里。
  
  “我不会离开大堂的,休想骗我。”郑方桥抬了抬眼,眼皮子一耷,又要睡去。
  
  “来不来由你,不过,担搁了大事你自己的事。”叶沧海刚好走到门口,讲完就就进了茶室。
  
  就这样,两人干耗开了。
  
  足足一个时辰,终于,外边响起了郑老侍郎的咳嗽声。
  
  叶沧海知道,老家伙投降了。
  
  果然,郑方桥又咳嗽了一声,人走了进来。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夫才没闲功夫跟你在这里瞎扯。”郑方桥板着脸。
  
  “门关上。”叶沧海说道。
  
  “你……”郑方桥顿时火起,指着叶沧海就要发飙,不过,叶沧海却是冷冷的瞄了他一眼,尔后就自个儿泡起茶来。
  
  郑方桥一看,自当没趣,呯地一声给狠狠关上了门,尔后一屁股坐在了叶沧海对面,双眼喷着熊熊怒火盯着他。
  
  “你好大胆子?要是换成以前,我一刀斩了你,就是那些三品四品见了老夫也得像老鼠。”郑方桥大马金刀的坐着,一脸威严。
  
  “老大人是猫啦?”叶沧海漏了一句。
  
  “胡说!”郑方桥气得说道。
  
  “这话你自己说的。”叶沧海说道。
  
  “我只是比方一下。”郑方桥狠狠道。
  
  “我也是比方一下。”叶沧海也说道,那是气得郑方桥干瞪眼。
  
  “赶紧说,不然,我回大堂睡觉了。他们棉被都搬来了,我是要打地铺。”郑方桥威胁道。
  
  “呵呵,老大人,你这演的是什么?”叶沧海给郑方桥泡了一碗茶轻轻搁在他面前笑问道。
  
  “你以为我演戏啊,老夫才没那闲功夫。”郑方桥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是不是演戏你自己清楚。”叶沧海喝了一口茶,碗盖刮着碗边,发出哐地一声脆响。尔后伸指头沾了一些茶水在桌上比划着。
  
  郑方桥拿眼瞄了一下,讥笑道,“你这字写得不怎么样?这个‘秘’字偏旁太大,脱体了。而后边的……还本省‘解元’,我看是徒有虚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