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二十章 卫国忠的震惊

第一百二十章 卫国忠的震惊

    “管不了那么多了,你照办就是。还有,记住,对叶沧海要尊重,尊重!”唐经东一再交待道,唐元都吃了一惊,呆呆的看着平时牛叉哄哄的哥哥好像变性了似的。
  
      “有些事你不明白,我也不能说,你照办就是。”见弟弟一直呆看着自己,唐经东一脸严肃的又重申了一句。
  
      “哥,我就不明白。
  
      为了一个叶沧海,有这必要吗?
  
      这可是在跟王汉结仇。你是知道的,叶沧海一来就跟大风园的范西风顶上了,而王汉跟范西风交情也不错。
  
      咱们这样子干不光得罪了王汉,还得罪透了范家。
  
      叶沧海一个小小的通判副令而已,又不是知府大人?”唐元有些不满的说道。
  
      “你懂什么?刚才掉地下那块令牌就是我以前跟你说过的那位高人。”唐经东脸一圬说道。
  
      “是他?”唐元顿时吃了一惊,“哥,你没看错吧?”
  
      “你以为我笨啊,刚才,我捡起令牌还探测了一下,绝对是真货。再说了,在海州,也没人敢冒充他。”唐经东说道。
  
      “明白了哥,我马上就去。”唐元郑重的点了点头,匆匆而去。
  
      “哈哈哈,跟我作对,怎么死的都不清楚。”大风园,范西风正搂着一个美娇娘喝着小酒,好不惬意。
  
      “那是自然,少爷,你看,这回连王汉都给你面子了。”管家卫松一脸得意。
  
      “听说他又去了唐经东那地儿?这倒是奇怪了,他怎么认识的唐经东?”范西风问道。

  
      “这个不清楚,不过,唐经东可是咱们东阳城名流,他厚着脸皮去求救也正常。而且,肯定有人告诉叶沧海,咱们范家跟唐家不对付。如此一来,就怕唐经东会借人给他。”卫松说道。
  
      “不会!”范西风想都没想。
  
      “怎么不会,咱们跟王汉的关系唐经东也知道一些。王汉不肯借人,肯定也是看少爷你的面子。而唐经东反倒是会帮他的。”卫松说道。
  
      “你错了卫松,你很不了解唐经东这个人。
  
      他跟我是对头,但是,他肯定不会借人给叶沧海。
  
      毕竟,王汉不借人之事肯定传到他耳里了,他如果借人给叶沧海。岂不是打王汉的脸?
  
      如此干是最蠢的,那基本是在表态,要跟王汉对头干。
  
      你想想,唐经东会如此的没脑吗?”范西风摇了摇头。
  
      “也是啊,叶沧海跟王汉怎么比?唐经东是只老狐狸,肯定不会借人给他了。”卫松顿时松了口气。
  
      “呵呵,到时,孤家寡人的一个人上山救人吧?”范西风笑得十分的灿烂。
  
      “找死!”卫松哼道。
  
      “叶沧海到王汉处碰了一鼻子灰。”李师爷瞄了卫国忠一眼,说道。
  
      “这个王汉,私心过重,总不识大体,分不清家国天下。”卫国忠哼了一声。
  
      “谁叫他出身好,不然,城主之位哪轮得到他去坐?”李师爷冷笑一声。
  
      “文远,你说,叶沧海能办妥此事吗?”卫国忠搁下了手中的书,看着李师爷。
  
      “难难难!”李师爷连说三个难字。
  
      “嗯!”卫国忠应了一声。
  
      “大人应该留得有后手。”李文远笑道。
  
      “不留不行啊,老侍郎滋事体大,要是出了差错,我将受千夫所指,这顶戴不用说可就飞了。”卫国忠叹了口气,皱了下眉头,道,“这衙门里没一个省心的,唉……要官要权要钱的时候蜂涌而上,一碰到事儿全都躲一边去了。”
  
      “叶沧海倒是有这个心,可惜根基不稳,实力不足。无兵可用,怎么解决望山芽子的事。但是,大人却是把任务交待给了他,这应该是对他的考验。”李师爷说道。
  
      “玉不磨不成器,我总得培养几个新人。
  
      不然,你看衙门里那群人,全都人老成精了。
  
      真心替你办事的没几个,见好处上的一大把。”
  
      卫国忠哼道,“你叫人盯紧点,我给他一天时间磨砺一下。
  
      下边,就该启动第二步方案了。
  
      唉,文远,我是真不想去求人,这下子又得欠上一个大人情。
  
      人哪,欠债还钱,就这人情债最难还清了。”
  
      “大人,叶大人集合完毕,准备出发了。”这时,卫勇匆匆进来。
  
      “你跟上就是,随时向我禀报情况。”卫国忠有些无精打彩的说道。
  
      “衙门里还剩多少人马?”李师爷问道。
  
      “就剩下几十号了,不过,叶大人没用。”卫勇道。
  
      “没用衙门的人,难道他自己一个人上?”李师像一愣。
  
      “不是,借了不少人。有一千多号,连河防营也派了三百兵丁过来。”卫勇道。
  
      “看来,他跟赵良的关系不错。”卫国忠摸了一下下巴。
  
      “赵良估计是还人情,前次刘家牧场的事是叶沧海破的案子。”李师爷道。
  
      “还有什么人?”卫国忠半眯上了眼。
  
      “唐经东那边借了几百号人,还有龙虎镖局也来了一批。另外,还有一些来路不明的。连流溪园的徐家都派了上百个护院杂丁过来帮忙,合起来估计有一千三百号人左右。”卫勇道。
  
      “唐经东怎么肯借人给他,倒是奇怪了。”李师爷有些疑惑。
  
      “不但借人了,而且,还是由唐经东的亲弟唐元亲自带队过来的。我看了一下,好像连唐府家丁护院都带过来了,简直是倾囊相助。如果不是很‘铁’的关系,那不可能如此的。”卫勇道。
  
      “呵呵,倒是相当的意外。好,卫勇,你盯紧点,看叶沧海怎么弄?”卫国忠把书搁在了桌上,人站了起来。
  
      “大人,前面就是望山芽子寨。”唐元指着半山之处说道。
  
      叶沧海发现,半山腰上建着许多房舍,而且,全是木土小楼。
  
      而上山就一条石阶小道,一米五宽,马车肯定上不去,倒是称得上是一处险地。
  
      “马超、陶丁、唐元、李总镖头、卫勇,你们几个跟我上去。”叶沧海点将道。
  
      “大人,他们呢?”赵良的侄儿刘东一指带来的三百兵丁问道。
  
      “先在山下守着。”叶沧海道。
  
      “大人,就咱们几个人上去,太危险了。”马超一听,赶紧说道。
  
      “郑老侍郎在他们手中,带再多人也没用。而且,带人上去会引起他们误会。要是一失手杀了郑老侍郎,你我可是要掉脑袋的。”叶沧海道。
  
      “既然不带上山,那还弄了这么多人干嘛?”唐元有些不明白。
  
      “呵呵,一定的威慑力量还是需要的。
  
      如果望山芽子寨主萧马天要杀了我们,也得考量一下后果。
  
      如果不带他们到山下驻扎,咱们一点保障都没有。
  
      他们一激动,杀了就杀了。
  
      即便是今后官府大兵压撞屠了整个望山芽子寨,咱们可全都冤死了。”叶沧海笑道。
  
      “大人还真有一手,好!咱们就听大人的。”李元奇总镖头抚须大笑道。
  
      “出发!”叶沧海一挥手,沿着石阶,几人往山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