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城主府

第一百一十九章 城主府

    那一件金蚕丝披风怎么也得上万两银子,彰显着他款爷的身份。
  
      而卫国忠上班时都是一身正经的官服,下班后都是一身普通丝绸材质的袍服,既不高调,但也不过于低调,属于那种小富员外穿的牌头。当然,卫国忠的穿着倾向于文人。
  
      “下官见过城主大人。”叶沧海拱了拱手。
  
      “呵呵,听说咱们东阳府来了个年轻有为的通判,今日一见,果然年轻,叶大人,坐!”王汉笑着,手往椅子处一指,好像在下命令。
  
      “事情紧急,我这是来向城主求援的。”叶沧海拱手道。
  
      “是不是望山芽子寨的事?”王汉很直白的问道。
  
      “没错!”叶沧海点了点头。
  
      “呵呵,这事有卫大人在,你急什么?”王汉笑问道。
  
      “卫大人把此事全权交给了下官主持,可是,守备康大人突然发高烧了,无兵可借。所以,特地过来向城主求援,希望城主能出面,给我一些人马到望山芽子。”叶沧海说道。
  
      “人马,呵呵,有倒是有,只不过,全是一些义兵,大约也有二三千人。”王汉笑了笑。
  
      “城主可否借我一千人马?”叶沧海双手一抱拳,问道。
  
      “我为什么要借给你?”王汉突然翻脸,一脸轻蔑的看着叶沧海。
  
      “城主是一城之主。”叶沧海道。
  
      “望山芽子可不是东阳城。”王汉说道。
  
      “难道东阳城就不属于东阳府吗?”叶沧海问道。反正都借不来兵了,不如怂对这家伙一顿再说。

  
      “哈哈哈,东阳城是属于东阳府。
  
      但是,东阳府衙也在东阳城之内。
  
      我王汉是城主,在本城之内,东阳府衙按理讲不是在我城主府的地盘之内了吗?”
  
      王汉嚣张的大笑了三声,更为不屑的看着叶沧海。
  
      这事扯得还真是分不清了,东阳城在东阳府内,而东阳府衙又在东阳城内,王汉讲的还真有道理。
  
      你可以管我,我也可以管你。你不管我,我也不管你。
  
      “同朝为官,城主大人这又是何必?”叶沧海口气软了下来。
  
      “这话你去问卫国忠。”王汉冷笑道。
  
      “老侍郎家在东阳城,郑通血案岂不是也是东阳城的事?现在牵扯到了望山芽子,东阳城主府有责任派人出现协助破案。”叶沧海说道。
  
      “破案嘛,你们衙门的事。不然,养着一帮捕快天天喝酒放屁啊。”王汉哼道。
  
      “告辞!”叶沧海袖子一甩,转头就往外而去。
  
      “不送!”王汉的声音从后边硬梆梆的传来。
  
      “狐假虎威,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通判副令,就是卫国忠来了又如何?”王汉嘀咕的声音也不小,故意说给叶沧海听的。
  
      “不知天高地厚!”站王汉身旁的吴云师爷冷笑道。
  
      “卫国忠这屁股屎想叫我去擦,门都没有。”王汉说道。
  
      “老爷,他也只是一颗可怜的棋子而已。”吴师爷说道。
  
      “听说满堂官员都没人站出来主持望山芽子之事,他居然跳了出来。想跪舔卫国忠,居然还想借兵,痴人说梦。”王汉说道。
  
      ‘唐园’的主人‘唐经东’可是一个黑白两道通吃的主儿,这是宇文化戟当初提醒自己的。
  
      而唐园的建筑跟苏州园林有些相似,内里假山池沼,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应有尽有。
  
      “呵呵呵,能再次见到叶大人,唐某很是庆幸。”唐经东一见面就笑道。
  
      “前天晚上的事让唐兄见笑了。”叶沧海拱了拱手。
  
      “有什么好笑的,自古英雄爱美人,铁木尔达爱得,你叶大人怎么就爱不得了?”唐经天摇了摇头。
  
      “其实,我跟顾雪儿本没什么,头次见面。只不过,哪会料到会惹出铁将军来?”叶沧海苦笑了笑。
  
      “怕他干嘛,叶大人可是城主的弟弟。”唐经天说道。
  
      “这次来是想向唐兄借些人手,老侍郎在望山芽子的事料必唐兄也听说了。而卫大人把此事交给了我,奈何无兵可用,只好厚着脸皮来向唐兄借些人手了。”叶沧海道。
  
      “人手倒也有几百,只不过,这里是东阳城的地盘。要动用这么多人,得向城主说一声。不然,到时城主说我们是叛*党,岂不麻烦了?”唐经天说道。
  
      “有官府手谕,谁也不能说三道四。”叶沧海说道。
  
      “呵呵,叶大人啊,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唐某总得在东阳城生存下去。得罪了城主,我也就不用在东阳城混了。”唐经天说道。
  
      “唐兄怕得罪城主,难道就不怕得罪府衙吗?”叶沧海反问道。
  
      “呵呵,毕竟,我还是城主府的一份子。”唐经天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叶某也无话可说,就此告辞!”叶沧海又碰了一鼻子灰,好像,王汉对东阳城的影响力可不小。
  
      而且,东阳城明显的分为了两大派。城主一系,卫国忠的官府一系。
  
      这厮气得袖子狠狠一甩转身就走,当地一声,一块东西不小心从袖子中滑落掉到了地上。
  
      唐经东瞄了一眼,顿时讶然,在后边叫道,“叶大人请留步。”
  
      “唐兄还有什么事吗?我可没功夫跟你闲谈。”叶沧海一脸不耐烦。实则,故意的。
  
      因为,刚才那块滑落在地的东西就是凤老爹送的用天木制成的黑鹰令牌,据说是凤老爹无意中救的一个高手送的。
  
      而这位神秘高人就住在东阳府一带,唐经东可是绿林大鳄,叶沧海也就故意的掉地上让他瞧瞧,也许能瞧出点什么来。
  
      果然,唐经东一看脸变了变态度马上改变了。看来,唐经东极有可能认识这令牌的主人。
  
      “你东西掉了,请收好。”唐经东捡起令牌,居然是双手拿着递向叶沧海的。
  
      从这些动作可以看出,唐经东很尊重这块令牌。
  
      在绿林,令牌就代表着某个人,对令牌不敬就是对本人不敬。
  
      当然,绿林江湖,全凭功夫。
  
      “噢。”叶沧海应了一声,随手接过就往袖子中塞。
  
      “叶大人,我想了想,我也是东阳府人氏,叶大人需要,我应该鼎力相助才是。不过,不晓得叶大人需要多少人马?”唐经东问道。
  
      “你有多少人?”叶沧海问道。
  
      “临时头能叫上五六百号人。”唐经东道。
  
      “好,二个时辰过后叫他们到府衙来集中。不过,你得派一个得力的护院过来带队。”叶沧海道。
  
      “那是应该的。”唐经东说着,转头朝侧旁站着的一个老成年轻人道,“唐元,你亲自带人马过去。记住,叶大人说什么你照办就是。”
  
      “我知道了哥。”唐元点头道。
  
      “大哥,这样子干王汉肯定会暴跳如雷的。因为,叶沧海先前已经去过城主府了。不过,好像铩羽而归的。王汉不借人,咱们借人,这个,很不好啊哥。”叶沧海一走,唐元一脸忧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