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制衡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制衡


  
      “算得上,但是,不能直接证明,那只能证明是王族用的秘密手段而已。
  
      而且,他们很聪明。
  
      好些都是用暗文写的,看不出什么意思。
  
      就是看得出来也没用,要搬倒一个如此大的势力,没有大量的铁证,那是不可能的。”宇文化戟道。
  
      “孟飘雪相当可疑,而她是西陵郡王的干妹妹。
  
      这股势力是不是齐剑南为头?
  
      而且,从青木县开始就有些现象倾向了。
  
      像东亭县的罗家,而驻守营的铁鹏就是罗家侄儿,而罗家有人在郡王手下当差等。
  
      还有黄蜂寨那个高手展青,以前可是西陵郡王府的护卫,这一切都跟西陵郡王连上了关系……”叶沧海说道。
  
      “你查到的不少,不过,这些也仅仅是外围而已,他们的核心之处咱们还没能查进去。
  
      而且,这些都指向了齐剑南,但是,咱们没有相当有力的证据证明他就是阴谋的核心。
  
      所以,下边你就要关注在这一块上。
  
      当然,叫你去查齐剑南也不可能。
  
      但是,东阳府肯定有渗透。
  
      所以,你盯上孟飘雪和东阳府这边。
  
      把下边的情况先搞清楚,而核心方面我跟黄天翔去深入。

  
      毕竟,叫你去深入,那只会丢了小命。”宇文化戟道。
  
      “我这密探的身份又不能到处嚷嚷,所以,要查这些,身低位卑很难开展下去。”叶沧海道。
  
      “密探身份只能用在关键时刻,平时是没多大用,最好是不用。
  
      所以,以你目前的情况看,官是小了点。
  
      关于这个我们适当向上面禀报,到时,看看能否给你提上一级二级的,方便你查证。”
  
      宇文化戟说道,“当然,要升官也需要功劳政绩,即便你是密探身份但也不能随口就升官。
  
      毕竟,海神国是有规矩的,官府的职位是由吏部分管的,不能乱了规矩。
  
      不然,吏部官员会指责我们密探手伸得太长。
  
      而我们能帮你的就是,你有了功劳,这功劳仅仅只够你得到一次大的褒奖而无法升官时我们可以给你方便,让你提一级。
  
      所以,具体怎么操作还得由你自己去争取。”
  
      宇文化戟一脸正经的道。
  
      “密探不是由大王亲自掌控吗?吏部尚书敢跟大王叫板吗?”叶沧海问道。
  
      “的确是直属大王之手,但是,大王也不可能整天关注着密探的。
  
      所以,咱们明面上还是由一位宗室亲王在掌管的。
  
      但是,你不要忘了,吏部分官大小官员任免,在我海神国六部之中仅排在兵部之后,也是由一位宗室亲王分管。
  
      而且,大王治军严密,对官员任免也相当的认真,有一套完备的官员任免机制。
  
      而且,大王深知官员的素质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前途。
  
      因此,派了位宗室亲王来领头。
  
      所以,有些事他们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但是,一旦触及到吏部的根本利益,那他们势必反抗。
  
      到时,又得闹到大王处了,岂不麻烦?”宇文化戟说道。
  
      “大王英明,这也是国家必须要的规矩。”叶沧海点了点头。
  
      “你明白大王的苦心就好。”宇文化戟点了点头。
  
      叶沧海不得不又转悠回到了摘星关旁侧,到接头的地方发现陶丁跟马超还在。
  
      “大人,听说你捅了一个大篓子?”一看到叶沧海,马超急不可耐的问道。
  
      “你听说了?”叶沧海一愣,寻思着这事传得还真它吗滴快。这摘星关的关门一直关闭关,怎么也传出来了。
  
      “急死我们了,陶丁都急得想回转找他哥哥了。因为,我们进不来啊。”马超说道。
  
      “没事,过去了。”叶沧海摇了摇头,一脸轻松。
  
      “嗯,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已成是非之地,回到东阳城才安全。”陶丁说道。
  
      “给铁木尔达惦记上也是个麻烦。”马超皱紧了眉头。
  
      “嘿嘿,顾雪儿可是摘星城第一美女,大人,她真有那么美吗?”陶丁干笑道。
  
      “你想去掺一手是不是?”叶沧海翻了个白眼反问道。
  
      “我哪能跟大人你相比,还想留着这颗脑袋去看明天的太阳啊。”陶丁摇头道。
  
      “这事估计东阳城一些厉害的人物都会知道了,大人得堤防有些人使坏,向铁木尔达通风报信。”马超说道。
  
      “走一步看一步了。”叶沧海说道。
  
      “嘿嘿,城主可也是个大美女的,大人还真是有福气。”陶丁又来干笑,结果直接被叶沧海一脚踹成了滚地葫芦。
  
      三人回到东阳城,已经上午10点了。
  
      刚到城门口,就发现大批兵甲匆匆而去。
  
      “好像出什么事了?”马超嘀咕了一句。
  
      “把守城门的叫过来问问。”陶丁说着走了过去,叽歪了一阵子后匆匆回来,急着道,“出大事了。”
  
      “赶紧说来听听。”马超一脸兴奋。
  
      “大人,是望山芽子出事了。
  
      听说老侍郎带人过去抓捕,结果,下手太狠,寨子人都反了。
  
      谁也没料到寨子里的山民如此凶悍,老侍郎以及带去的一伙人反倒被打倒了一大半。
  
      结果,被反抓起来了。”陶丁说道。
  
      “大人早料到是这种结果了。”马超一脸佩服的说道。
  
      “回衙!”叶沧海说道。
  
      刚进衙门,发现衙门班底几乎都在,而知府卫国忠正一脸焦急的在堂上走来走去。
  
      “卫大人!”叶沧海打起招呼。
  
      “你去哪了?不知道出大事了吗?”卫国忠一看,马上训道。
  
      “属下去查找那天刺杀我的凶犯去了,所以,一路追踪,刚回来。”叶沧海说道。
  
      “那个今后再说,你赶紧想个办法把老侍郎一伙救出来。”卫国忠说道。
  
      “老侍郎怎么啦?”叶沧海故意的一愣,一脸糊涂相。
  
      “叶大人,你还不知道啊。
  
      老侍郎被望山芽子那伙刁民给抓了。这不得了啦,连官兵都给打伤了一大半。
  
      这不,卫大人都急坏了,已经向守备营发出了救援公函,咱们都在等守备康大人过来。”
  
      同知赵松洲一脸埋怨的说道。
  
      “昨天晚上都发出公函了,现在还没回应,我看这事有些悬。”王文长说道,叶沧海一听,就知道是王文长在提醒自己。这事,八成是康靖在推了。
  
      “当初我就说过,望山芽子不可轻去。你们硬不听,这下子出了乱子,唉……麻烦了。”叶沧海故意的叹了口气。
  
      “叶沧海,本府恢复你调查郑通之死一案负责人身份。你现在就想办法,先把望山芽子之事解决掉再说。”卫国忠阴沉着脸说道。
  
      “属下才疏力浅,这么大的事属下干不了,还是请赵大人主持为好。”叶沧海赶紧说道。
  
      “叶沧海,你胆敢不听从卫大人指令?你想干什么?”赵松洲一听,一脸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