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密探的权力

第一百一十六章 密探的权力


  (中午12点10分连爆四更,看爽!)
  宇文化戟出手还真是大方啊,一给就给了块铁令。能调动的最高上限是10等海神卫,相当于五品官。
  像东阳府总捕头赵世忠还兼职着13等海神卫,只要自己亮出来,他马上就得屈服。
  一想到今后出示令牌后赵世忠那目瞪口呆的模样。太它吗滴牛XXXX……
  “这东西虽说权力大,但是,极度危险。”见叶沧海一脸荡漾,宇文化戟又泼了瓢冷水降温。
  “属下知道,密探是王室暗探,相当于王族的眼线。
  下边官员人人害怕,但是,人人都防着你。
  而且,一旦知道了你密探的身份,有些干了坏事的肯定会千方面计干掉你了。”
  叶沧海点头道。
  “你明白就好,所以,不必要露的时候千万别露,非万不得已再露。
  一来,有利于你暗中调查。
  二来,也是保护你自己。
  你看我,在外的身份就是一个江湖浪子,草莽一个。
  要是给那些厉害人物知道我是密探,就没这般舒服的了。”
  宇文化戟说道,“小子,要好好珍惜啊。你要知道,为了能帮你争取到铁令,老子差点脱了一层皮。”
  “这是小子我应该得的。”叶沧海一脸理所应当,差点气死了宇文化戟,一指叶沧海道,“你……你,狗屁不通。要不是老子,你最多一块木令。而且,上头的意思根本就是给你一块12等的海神卫令牌,而不是密探令。”
  “难道我的功劳还不够大吗?当然,小子我得感谢你的引介。”叶沧海拱手相谢道。
  “算啦,不说了,小子,老子帮了你这么多,你怎么报答我?”宇文化戟哼哼。
  “今后尽心尽力为王室干事。”叶沧海道。
  “切!来点实惠的。”宇文化戟从鼻腔里哼了一声。
  “你要金银?”叶沧海问道。
  “俗!”宇文化戟又‘切’了一下。
  “美女?”
  “少来!”
  “除了这些,权力我也给不了你……”叶沧海双手一摊。
  “别跟我打马虎眼,你小子看似一脸正经,实际上相当猾头。难道,你干姐就没给你点什么?”宇文化戟一脸怀疑的瞄着叶沧海的兽皮背包。
  “好吧,给你一瓶碧螺春。”被盯上了,没办法了。
  “哈哈哈,就知道你小子懂事。好好好,今后有我罩着,你小子大胆干事。”顿时,宇文化戟笑成了弥勒佛,“来,我先帮你融血一下。”

  滴血认主,一翻忙活下来,宇文化戟还真是上了心,全身都湿透了,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下。
  “唉……吃人家的嘴软。为了这一瓶碧螺春,老子去了半条命。”
  “我怎么感觉好像有一丝别样的内气进了丹田?”叶沧海也有些吃惊的问道。
  “知道不,那是老子一丝先天之气,亏大了。”宇文化戟说道。
  “听说先天之气能帮先天之下的武者改善内气品质,得到的先天之气越多,内气的质量也就越高,攻击时的威力也就越强。”叶沧海说道。
  “那当然,先天中的强者注入给你的先天之气是最初修炼出的先天之气。
  也叫先天精元,跟普通的先天之气是不一样的。
  不像那种打完架后修炼几天就能回过来的那种。
  这是先天之精,那是给你一点少一点,像刚才给你的那一丝,我至少要三年才能恢复过来。”宇文化戟说道。
  嘭!
  叶沧海当即飞起一脚踢去,咔嚓一声,一株碗口粗的树应声而断。
  “半步先天!”宇文化戟顿时吃了一惊,呆呆的看着叶沧海,指着他道,“你……你小子瞒着老子?”
  “没!其实,我就内罡六重而已。不过,你的先天之精帮助下,使得我的攻击实力达到了半步先天。”叶沧海道。
  “内罡六重还不够高啊?相当年,老子达到你这种地步也快26岁了。你才多大……”宇文化戟有些无语了,半晌,才愤然道,“早知道如此,我向上头禀报时就不用这么费劲了。
  你想,我向上禀报你的功力只有内罡三重,如此低阶身手想拿到铁令,太难了。
  所以,脱了一层皮。要是你是内罡六重,虽说还是达不到铁令的标准。
  但是,你年轻,我也不用如此费劲了。”
  “木令的最低标准是多少功力?”叶沧海好奇的问道。
  “先天!”宇文化戟道。
  “木令都先天了,那铁令岂不是要先天四五重境了?”叶沧海大为震骇,还是太低估了海神国王室密探的实力。
  难怪那些牛叉哄哄的海神卫碰到他们也差太远,人家的实力摆在哪里的。
  爷爷的笔记本里虽说有介绍密探这个角色,但是,并不是特别的详细。
  而且,对于密探等级功力划分基本上没说。
  大概是因为当年爷爷的位置高,即便是牛叉哄哄的密探在他眼中也算不上什么的了。
  “差不多吧,所以,小子,要弄到一块铁令是多么的难?”宇文化戟洋洋自得。
  “前辈拿的应该是铜令了。”叶沧海笑道。
  “你这不废话吗?一个执铁级令牌的密探能推荐一个刚入门的新鸟拿到铁令吗?
  小子,你不知道,推荐一个人进去,那是过五关斩六将。
  王族对密探的审核特别的严格,一丝差错都不能过关。
  毕竟,整个海神国密探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二三百人。
  咱们海神国人口上亿,强者如林,二三百个,那得多难。”宇文化戟眉毛一挑,非常不屑的说道。
  “哎呀,那不得了,晚辈敬仰之心如大江东去滔滔不绝啊。”叶沧海一脸惊叹,拱手说道。
  “你小子什么意思?”宇文化戟一愣。
  “前辈是‘神虚境’宗师啊。”叶沧海说道。
  “神虚境?”宇文化戟愕然了一下,嘴角不由得跟着也抽搐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然。
  这家伙肯定没达到神虚境,叶沧海顿时明白了。不然,早洋洋得意的显摆了。
  不过,叶沧海自然不会说破,装得一脸崇拜模样看着他。
  “唉……算啦,不谈这个了,我跟你说说你要执行的任务吧。”宇文化戟摆了摆手。
  “我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叶沧海点了点头。
  “你很聪明,查出什么了?”宇文化戟问道。
  “好像是有股大势力在干一件天大的事。”叶沧海道。
  “多大的事?”宇文化戟变脸得严肃。
  “造*反!”叶沧海道。
  “你果然不笨,不过,现在还不能确定。只不过有这方面倾向,咱们是苦于没有证据。”宇文化戟说道。
  “飞天狐狸身上的那份东西应该算是一件证据。”叶沧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