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灭凤之毒

第一百一十四章 灭凤之毒


  “本公子什么都没兴趣,还是请顾姑娘让开。一个大姑娘的拦着一个男子,给人看到会讲闲话的。”叶沧海一脸拽拽。
  “我……我求你了……”顾雪儿眼圈儿一红,福了一福。
  “让开!”叶沧海一脸冷凌,一旁的春儿都看不过去了,咂了下嘴,终于没开口。
  “叶……叶公子,你铁石心肠啊……奶妈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没有她。如果她走了,我也会跟着‘走’的。”顾雪儿哽咽着,眼泪终于顺腮滑落,一脸的楚楚可怜。
  “哪跟我何干?”叶沧海不为所动。
  “你不是叶英雄吗?听说你还攻破过黄蜂寨。你不是爱护百姓吗?有人还说你是叶青天,可是你怎么能这样……”顾雪儿越哭越凶。
  看来,她也在关注着自己。
  “唉……算啦,我这人就是心软,前面带路。”叶沧海叹了口气,就驴下坡。
  进得院子,发现满树桃花居然正开得旺,大概是因为这里山较高的缘故。
  进得屋来,发现卧室里躺着一个中年妇人。
  只不过,全身发紫,身上即便是盖着好几床棉被,还是直打啰嗦。
  一摸手,娘的,好冰。
  “什么时候开始的?”叶沧海把了一会儿脉,拿腔作调的问道。
  “十年前。”顾雪儿答道。
  “什么原因造成的?”叶沧海又问道。
  “从山上摔到山下,皮外伤倒是好了。摔断的骨头也接好了,不过,从此后就落下了这个病根。”顾雪儿道。
  “大概是摔的地方有寒毒,侵入之后难以清除,从此后就落下了病根。只不过,我姐和铁木尔达应该都有请药师过来看过的。你奶妈补气血,调阳刚之药也吃了不少吧?”叶沧海问道。
  “嗯,天天喝补阳之药。可是,只是稍稍好一些,但还是越来越严重。”顾雪儿道。
  “雪儿,你让我死了好了。每次一发作,你就抱着我睡,冻得直打啰嗦,这样下去不行,会冻坏你的。”这时,妇人醒了。
  “奶妈,我不让你死。如果你死,我也不独活。”顾雪儿一脸坚决的看着她。
  “唉……是我拖累你了。”妇人叹了口气,看了叶沧海一眼,道,“大夫,如果你能治好我的病我作牛作马报答你。不然,雪儿一直被我拖累着,这如何是好?”
  “暂时断不了根,不过,可以缓解。”叶沧海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是这样……”妇人叹了口气,一脸失望。
  “其实根本就不必问,他能治好,鬼才信。而且,他根本就不是药师。缓解,呵呵,全是骗人的。什么叫缓解,没死都可以说是缓解。”春儿哼道。

  “叶公子请外面喝茶吧,我奶妈累了,她要休息。”顾雪儿又恢复了一脸的冷漠。
  “也好,就请雪儿姑娘弹一曲‘苦海问情’吧。”叶沧海说道。
  “我今天没兴致。”顾雪儿说道。
  “没兴致,那好,我给你奶妈缓解一下就走。”叶沧海说着,突然伸指在妇人手臂上几点。
  虽说无法让内气顺指注入妇人身体之中,但是,通过指穴相触,还是让一丝内气传递了进去。
  ‘一阳指’弹出的全是阳刚之气,自然,一翻点穴下来,妇人突然的一张嘴,喷出一口乌血,吓得顾雪儿大叫道,“你干什么?滚开!”
  “雪儿,别误会了叶公子,我好一些了。”妇人赶紧说道。
  “淤血积于身体,自然难受。
  现在血路畅通一些,缓解了一点。
  不过,我也没时间隔几天就给你缓解一次,这一次缓解估计能让你舒服上几天的。
  药就不用开了,效果不怎么好,你好好休息就是。”
  叶沧海讲完,转身就走。
  “叶公子,坐下来喝茶,我给你弹‘苦海问情’。”顾雪儿追上来说道。
  “不必,要是给将军发现,我就没命了,就此告辞!”叶沧海讲完,匆匆而去。
  “你还知道这一点啊,我以为你为了美色连命都可以不要了啊?”春儿出来后讥笑道。
  “没了命美色也不能享受,本公子又不是蠢蛋。”叶沧海冷笑一声,回转。
  不过,他可是给顾雪儿埋下了一颗炸*弹。
  如果想经常缓解,哪你就到东阳城来的我吧?
  那是因为,叶沧海感觉这个顾雪儿有些奇怪。
  因为,奶妈中的可是‘灭凤之毒’,此毒只有王宫中有。
  而且,极难炼制,一般的普通人想要中毒都没那机会。
  为什么叫‘灭凤之毒’,意思是专门用在皇宫中那些高贵的贵妃、娘娘们身上的。
  而这些身份的人常称之为凤,因为,皇帝是龙嘛。
  所以,称之为‘灭凤之毒’。
  一个普通的妇人怎么可能中这种毒,那她的身份就相当的值得怀疑了。
  这个杨氏,有可能不是个普通人。
  因此,叶沧海给顾雪儿挖了个坑,让她主动来找自己。
  这些,江湖上好些高手都不知道这种毒,因为,它是宫中秘方。
  而爷爷贵为太师,自然知道它了。
  “奶妈,你真的好些了吗?”叶沧海刚走,顾雪儿就急不可耐的回头进了房间问起来了。
  “嗯!此人的指术高明,居然能驱走我身体中一部分灭凤这毒。孟飘雪虽说请了几个名医,但是,都没看出我的病来。这个小子,他哪里学来的指功?”杨氏说道。
  “听说在东阳府作官,还是个通判副令。不过,出身贫寒。凭着攻破黄蜂寨才升的官。不过,此人文采了得,是海州省本届文举解元。”顾雪儿道。
  “贫寒之家能培养出此等了得人才吗?”杨氏说道。
  “他也许是刚好学到了这门指功而已。”顾雪儿道。
  “有点像是北漠凤家绝学。”杨氏道。
  “北漠凤家,不会吧。堂堂凤家子弟怎么会如此落魄?而且,也不可能入朝当一个小小的官。”顾雪儿一脸惊愕。
  “也是,不过,跟凤家一阳指类似的武学还是有几种的,应该不是凤家子弟了。”杨氏点了点头。
  “奶妈,你经常需要缓解。看来,咱们不得不去东阳城了。”顾雪儿道。
  “过段时间看,不过,这里挺安全,比东阳城安全。”杨氏道。
  “还是治病重要,病一好,奶妈就可以想办法回去了。不然,虽说摘星城安全,但是,一直窝在这里也不好。而且,病情越来越重,对奶妈身体不利。”顾雪儿道。
  “可笑的就是铁木尔达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更可笑的就是孟飘雪居然想利用你去操控铁木尔达。一个个都自认为聪明,其实,蠢猪一对而已。”杨氏笑了笑,看了顾雪儿一眼,叹了口气道,“这二年下来也让你吃了不少苦头,辛苦你了雪儿。唉……你不是这命啊,奈何苍天作弄人哪……”
  “没事奶妈,只要奶妈身体好,雪儿就知足了。”顾雪儿说道。
  “唉……我得赶紧好起来才是。”
  杨氏说道,双眼中突然寒光一闪,特别的刺眼。
  只不过,昙花一现而已,马上就暗淡无光了。接着,就是连续的猛烈咳嗽,连血都咳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