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脸猴急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脸猴急


  “姐你怎么啦?”叶沧海赶紧问道。
  “唉……弟弟,我实话跟你说吧。
  打小我就得了一种怪病,需要常吃天仙草来治病。
  不过,这病断不了根,所以,这天仙草都吃了二十来年了。
  你是知道的,天仙草太贵了,家里都给我吃空了。
  唉,再这样子下去,今后可就没银子买了。
  到时,姐只能等死了。”孟飘雪说道。
  “这个……”叶沧海故意在犹豫,良久还是摇了摇头,道,“姐,弟我今后能赚大钱时一定多买些天仙草给姐治病。”
  “看来,你还是没把我当姐。”孟飘雪眼圈儿一红,终于掉泪了,居然微微抽噎了一下。
  旁边的丫头春儿马上就愤愤然指责叶沧海道,“叶公子,你太不尽人情了。你不知道,城主为了你花了多大的心思吗?”
  “春儿,别多嘴。”孟飘雪脸一板。
  “城主,你就让我说,你就是打我板子我也要说。为了你这个弟,你知道他喜欢顾雪儿,今天还逼着顾雪儿要接见他。为此,城主你可是付出了代价的。”春儿说道。
  “顾雪儿,她在哪?我还担心她出事呢?”叶沧海马上装得一脸焦急,色*迷心窍样子。
  “不带你去!”春儿呶嘴道。
  “好了春儿,别说,你带我弟去就是。记住,如果我弟喜欢,就想办法搓合一下。到时,姐出面帮他定下这门亲事。”孟飘雪说道。
  “春儿姐,赶紧带我去啊。”叶沧海装得一脸猴急,催道。
  “便宜你了。”春儿愤然说着,前头带路走起。
  叶沧海赶紧屁颠跟上,这边转头跟孟飘雪道,“姐,我先去见见雪儿,昨天晚上肯定受惊了,得安慰一下,过后再跟姐谈天仙草的事。”
  “弟弟,别怪乱来噢。雪儿那丫头是软硬不吃的,到时,真惹火她了你今后就见不到了。女人嘛,终究是心软的。所以,你要慢慢来,别急。”孟飘雪交待道,叶沧海应着,走了。
  “你良心给狗吃了,要不是城主,你早死了。要是换成我,早把你扔给铁木尔达,叫他活扒了你。”一出来,就被春儿数落道。
  “春儿姐,别生气嘛。你说,雪儿喜欢什么?”叶沧海卖萌道。
  幸好宇文化戟隔得很远,听不到。不然,绝对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喜欢什么,我干嘛要告诉你?”春儿哼哼道。
  “不告诉我也行,到时,雪儿不跟我,我就跟姐说,晚上叫你来陪我。”叶沧海发狠道。

  “你敢!”春儿勃然大怒,转头,杀气腾腾的盯着叶沧海一脚飞踢,旁边一块磨盘大石头给她踢得飞滚得老远。
  这丫头好强,好像实力不输给自己。
  叶沧海又吃了一惊,看来,自己低估了孟飘雪的实力。
  丫头都内罡六重了,主子绝对先天级的。
  孟飘雪都先天级了,那她的干哥西陵郡王齐剑南的实力是不是更恐怖?
  “我有什么不敢,你是我姐的丫环。算起来,我也是你的主子。你难道还真敢杀了不成?信不信试一下,晚上我就要求我姐叫你过来陪我。”叶沧海哼道。
  “好吧,顾雪儿最疼的就是她那个奶妈。”春儿妥协了。
  “她奶妈是谁?喜欢吃什么……”叶沧海故意问道。
  “吃什么,一个病得快死的人。当然,如果你能治好她你就能得到顾雪儿。只不过嘛,凭你,除非铁树开花。咯咯咯……”这下子逮到机会了,叶沧海被春儿嘲讽了一番。
  “我就治给你看。”叶沧海貌似嘴硬道。
  “切!”春儿直接一个白眼,自然不信了,以她主子孟飘雪的能耐都治不了,你也配。
  不久,春儿停在了一座老旧的小院子前。
  “不会就住这里吧?”叶沧海故意的问道,其实,已经闻到了顾雪儿的味儿。
  “她喜欢住这里,城主都给她安排了一个大院子,她死活不去。铁木尔达也送了一座豪宅给她,她也没要。这些人,自命清高而已。其实,什么都不是。”春儿自然没有好脸色的。
  “春儿姐,你请到神医了?”听到春儿的喊声,顾雪儿兴匆匆的跑了出来。
  不过,一看到叶沧海,顿时吃了一惊,失口问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他想追你噢顾雪儿,咯咯!”春儿使坏,像下蛋的母鸡样笑得欢。
  “叶公子,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是回吧。”顾雪儿脸一板,转头就走。
  “雪儿姑娘,好歹咱们也共舞过一场,一杯茶都没有,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叶沧海厚着脸皮说道。
  “我只是在还孟城主的人情而已,你别想多了。”顾雪儿是毫不留情,一旁的春儿嘴角抿起一个嘲讽似的表情。
  “算啦,本来好心想来给你奶妈看看病的。哪料到你拒人千里之外,我也不必自作多情了。”叶沧海哼了一声,立即扭头就走。
  顾雪儿一听,倒是愣了一下,又回过头来,道,“你是药师?”
  “顾雪儿,别给他忽悠了,什么药师,一个芝麻大点的小官而已。当官的嘛,都这幅德性。能骗则骗,能哄则哄。”春儿说道。
  “春儿,你再敢胡言乱语晚上老子给你好看。”叶沧海生气了。
  “顾雪儿,你看到没,他威胁我。”春儿马上就告状道。
  “叶大人,顾雪儿我一介平寒女子,不合适。你就别多想了,还是请回吧。”顾雪儿冷漠的回了一声,又要回院子。
  “呵呵,阴寒之毒,的确可怕。
  没有阳气介入,永远就别想好。
  而且,越拖越麻烦。是不是越来越冷,身体慢慢僵硬,好像冰冻过一般?
  这只是开始,时间一长,彻底会变成一个冰块。
  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言尽于此,告辞。”
  叶沧海夸夸其词了几句,大步而去。
  实则,是从味儿方面感觉到的。
  刚好在爷爷珍藏的药经之中看到过这种现象,马上就搬出来忽悠人了。
  “你等等。”顾雪儿急了,一把冲了过来,拦在了叶沧海面前。
  而刚才还摆着一张嘲讽脸的春儿那脸立即就僵硬了,一脸震惊的看着叶沧海。
  “顾姑娘这是何意?”叶沧海板着脸问道。
  “请叶公子进院子喝茶。”顾雪儿道。
  “本公子没兴趣。”叶沧海摇了摇头。
  “我可以专门为叶公子弹琴跳舞。”顾雪儿道,春儿又愕了愕。
  “笑话,你那点舞昨天还是我带跳的。你说,本公子有兴趣吗?”叶沧海摆足了架子。
  其实,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在孟飘雪心里落下一个喜欢顾雪儿的印象,让孟飘雪认为用顾雪儿就可以控制住叶沧海,以方便自己从容的脱身而去。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进去一坐?”顾雪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