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称王

第一百一十二章 称王


  “这些家伙难道想谋*反?”叶沧海顿时吓了一跳。
  这个杜重绝对是个高手,估计跟黄天翔差不多实力。
  再加上保护飞天狐狸尸体处窜出来的先天强者,目前,孟飘雪手下就有两个先天武者了。
  在小小的东阳府,这股势力的实力可是不少。
  一旦拿下摘星关,再加上西陵郡,海神国南边可就丢失了一块不小的地盘。
  杜重嘴里的主公极有可能就是西陵郡王齐剑南。
  再联想到罗家以及铁鹏,估计,在东阳府的局西陵郡王早就开始布了。
  回头再一想,宇文化戟一直要找飞天狐狸展青,难道宇文化戟也是官府的人?
  而他混在江湖草莽之中,实则暗中却是在调查西陵郡王之事。
  包括摘星关的黄天翔估计都是他一伙的,这两伙人马目前只是在暗斗而已。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宇文化戟并不是朝庭的人。
  而是另一股势力,两股势力都想拿下摘星关,在南部沿海称王。
  朝庭之中,明争暗斗,谋反之事偶有发生。
  自己无端的居然卷入了这个大旋涡之中,现在想抽身估计不可能了。
  宇文化戟不会饶过自己,孟飘雪也不会让自己活下去。
  不过,叶沧海决定了,谋*反之事绝不干。所以,孟飘雪这边绝不能参加。
  至于宇文化戟,那还得了解清楚他到底属什么派的。
  “奴才定必甘脑涂地。”杜重满脸激动的单膝跪下了。
  不久,孟飘雪叫来一个叫春儿的丫环给叶沧海灌下了解迷之药。
  估摸着叶沧海要醒转时,孟飘雪居然还搬了张椅子,拿了把扇子轻轻坐在叶沧海身边微微拂动,自然是做出一幅姐姐关心弟弟的亲密架势。
  “啊,姐,你这……”
  叶沧海睁开了眼,一看孟飘雪在帮自己煽扇子赶蚊虫,装得赶紧要翻身坐起。
  “弟弟,你这就见外了。我是你姐,帮你赶赶苍蝇是应该的。躺下躺下,睡够了再起来。”孟飘雪说着,尽管一脸的关切,不过,叶沧海觉得恶心,全它吗得虚情假意。
  “姐姐,我睡够了。”叶沧海赶紧摇摇头。
  “饿了吧?春儿,赶紧伺候我弟去洗唰一番。”如果不是早识破了孟飘雪的阴谋,叶沧海绝对会感激得流泪的。
  不久,弄完了回转,桌上早摆上了热气腾腾的早餐。
  “弟弟,这是摘星楼的酱猪蹄子,这是得月楼的油炸花生米,这是……”孟飘雪给叶沧海夹着菜,这个大姐演得真是很入戏,估摸着就连她自己都有些相信了,太它吗滴投入了。

  “好吃么?”
  “嗯嗯,好吃好吃,我从没吃过这样的美味。”叶沧海一边点头,一边是毫不客气的大快剁矣,不吃白不吃。
  “好吃就多吃些,吃饱饱的才有力气练功。”孟飘雪笑道。
  “谢谢姐!”叶沧海抬头看着她,眼眶湿润了。吗吗得,你会演老子也不差,这奥斯卡有你的一半也有咱的一半。
  “唉……一看你以前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你家里还有谁?”孟飘雪掏出手帕,香风阵阵之中轻轻帮叶沧海擦去了感动的泪。
  “唉……姐,我家在青木县,穷得掉渣,好不容易考了个秀才,可是……”叶沧海早就想好了说词。
  “没药可吃,可是你居然拥有内罡境身手,可见你是多么的努力,吃了不少苦头吧?”孟飘雪旁敲侧击。
  “苦头肯定吃了不少,不过,小时候身体不好。后来有次碰到一个乞丐,把我卖字画的半两银子给了他,后来,他教了我武功。而且,经常熬些药汤给我洗澡……”叶沧海说道。
  这东东反正都没什么考究,想怎么编都行。
  “那乞丐是个高手,现在哪里?”孟飘雪问道。
  “不知道,他说有事走了。不过,一走就是好多年。”叶沧海摇了摇头,本来是想把这个虚构的师傅给编死的,想想还是让他活着为好。至少,偶尔用来震慑一下还是有用的。
  “你师傅可能是先天高手吧?”果然,孟飘雪来兴趣了,估计是想师傅徒弟一网打尽。
  “不清楚,不过,有次带我到山上练功。中午肚子饿了,见他随手一掌就把天上的老鹰给打下烤着吃了。”叶沧海胡吹海编,反正吹牛不要本钱。
  “当时老鹰飞得有多高?”孟飘雪一听,更是兴趣得很。
  “百层塔楼那般高吧。”叶沧海说道,发现孟飘雪眼皮子居然跳了一下,嘿嘿,吓着了吧?
  这种级别的高手估计都快达到神虚之境了,那可是一代小宗师,全海神国也是数量有限的。
  “呵呵呵,高人啊。到时,见到你师傅一定给我传个信,定必去拜访一下。”孟飘雪笑道。
  “姐说什么话,到时,我带那糟老头子过来拜访姐才是。糟老头子也没什么,只要有好酒好菜就够了。”叶沧海点头道。
  “使得使得,不过,他都没说自己是谁或者住什么地方吗?”孟飘雪不死心,还想挖掘一些有用的干货出来。
  “没有,就是个糟老头了。要钱没钱,衣服又穿得乱七八糟的。”叶沧海摇了摇头。
  “对了,你先前在马车里说姐用的是天仙什么的,到底什么意思?”孟飘雪问道。
  “天仙草啊。”叶沧海道。
  “你知道天仙草?”孟飘雪问道。
  “糟老头子告诉我的,说天仙草不但是最天然的香草,只有大美女才能用得起。而且还说……”叶沧海刚讲到这里,发现孟飘雪居然双手肘儿支在桌上托着自己的下巴,一双明眸凝视着自己,好像在看一件心爱的宝贝,这清纯可人的形象简直能令男人流鼻血。
  怪事了,她好像很关心天仙草似的,到底什么原因?
  “弟,你赶紧说嘛!”见叶沧海停了下来,孟飘雪嗲着嗓门撒娇道,幸好知道她在演戏,不然,叶沧海骨头恐怕都会酥软了。
  “姐身上不是洒的就是天仙草吗?还用问弟我吗?”叶沧海随口反问道。
  “我用的是天仙草,不过,我就喜欢听弟弟你说嘛!”孟飘雪发起嗲来真要命,叶沧海都感觉心都给揪了一下似的。
  挺住!
  这厮在心里为自己打着气,虽说孟飘雪没有‘水若烟’美,但是,水若烟太冷傲,可远观而不可近玩也。
  至于顾雪儿,根本就不搭边。
  而这妹,有着一股子刚性和柔性综合的美,别有一番风味儿。
  “这个,糟老头子不让说。”叶沧海故意说道。
  心里也有些好奇,孟飘雪怎么这么再乎天仙草,难道有什么麻烦?
  “我是你姐,你都不说吗?”孟飘雪眼圈儿一红,要流泪了。叶沧海顿时感觉心痛,奶奶的,简直就是哭派大明星。
  “唉……糟老头子虽说从没叫我拜师,但是,在我心中,他就是我师傅。我打小父亲就死了,师傅如父,虽说平时嘻嘻哈哈,但是,我很尊重他的。”叶沧海说道。好像也有些入戏了,感觉自己还真有这么一个高大上的师傅似的。
  看来,谎言说久了都能变成真的。
  难怪有些用套牌的司机用久了假牌照碰到真牌的反倒指责别人套他的,这都什么人……
  “唉……姐我……”孟飘雪突然捧着胸口,好像心绞痛发作了似的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