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仙之谜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仙之谜


  两人本来就紧挨着,给她这一侧身,变成面面相对,孟飘雪鼻子里呼出的气息都打到脸上了。
  那是一丝如兰似芬的味儿,令人迷恋。
  “姐……好……美……”叶沧海双眼迷离,突然的一头垂下,撞进了孟飘雪胸前‘晕’了过去。
  “哼!搬到我侧室去。”轿子停了下来,孟飘雪一脸冷冰的冲护卫道。
  孟飘雪匆匆洗浴休息了一阵子,早上七点左右,天亮了,她匆匆梳理,尔后坐在了小客厅的椅子上。
  而叶沧海就躺在小客厅旁侧一个小房间床上,隔壁就是孟飘雪的主卧,叶沧海刚才偷偷的瞄了几眼,发现了一铺好大的床。
  其实,这厮根本就没晕。
  那是因为,他身体中有孔雀兰之毒,根本就无惧天下一半的毒。
  而先前孟飘雪是坚信他晕了,因为,她用的是皇室密探们才能用的‘迷香’。
  不要说叶沧海一个小小的内罡二三重武者,就是先天强者照样子迷倒,没有解药,直接睡到死。所以,换睡衣都没避晦一下。
  叶沧海好恨,为什么系统不早点奖励自己‘天眼通’。不然,就可以大饱眼福了。
  这时,一道紫色身影像幽灵一般出现在了客厅中。
  “见过城主!”
  “起来吧。”孟飘雪点了点头,紫影站起,叶沧海才看清,那是一个留着一溜山羊胡子,眼神练达的中年男子。
  “查清叶沧海撞进后院的事没有?”孟飘雪问道。
  “当时太乱了,查不到。”紫衣男子道。
  “是不是他干的?”孟飘雪问道。
  “应该不可能。”紫衣男子道。
  “嗯!”孟飘雪点了点头,“杜重虽说离开了,但是,还有个齐飞。
  齐飞功力高达半步先天,又躲在秘室,一旦偷袭,就是先天强者也会受伤。
  再加上里面的机关布置,完全可以杀了先天二重境者。
  叶沧海进去,必死无疑。”
  “嗯!”紫衣男子点了点头,道,“所以,另有高手。我怀疑他跟宇文化戟是一伙的。”
  “如果跟宇文化戟是一伙的,那黄天翔也是一伙的。”孟飘雪道。
  “那个难说,也许,黄天翔被利用了。当然,这事,也许跟他们都没关系,他们也只是时逢其会而已。都是铁木尔达搞出来的,唉……”紫衣男子叹了口气。
  “这事我也有些失算了,当时,本来是想利用叶沧海点燃铁木尔达的怒火。
  进一步让他跟黄天翔的矛盾激发,哪料到最后会惹出这事儿来?

  真是事事难料,都有意外。
  不过,为今之计,一定要抓到进入屋子的人。
  传令下去,要不一惜一切代价,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
  孟飘雪一脸杀气,哪里还是一个温婉可人的美女?
  “城主,属下没能力对付宇文化戟。此人实力过于强大,属下发现,铁木尔达根本就不是他对手,他好像在故意作弄铁木尔达似的。”紫衣男子一脸愧疚。
  “嗯,这点我也看出来了。不过,也没必要去找他麻烦,不是宇文化戟干的。而且,此中还牵扯着黄天翔。也太明显了,他们都不是笨蛋!”孟飘雪霸道的摆了摆手。
  “铁木尔达此人看似粗鲁,实则是粗中有细,想说服他加入我们的阵营太难了。而且,此人还有王亲身份,更是难上加难。”紫衣男子说道。
  “呵呵,自古英雄爱美人。甚至,冲冠一怒为红颜者在古往今来也不少。”孟飘雪笑了笑。
  “城主是说顾雪儿?”紫衣男子问道。
  “她就是铁木尔达的软肋。”孟飘雪哼道。
  “不如用强,生米煮成熟饭,加快步伐。不然,拖得越久对咱们越不利,这也会打乱主公的布局。”紫衣男子捏了捏拳头。
  “不行!”孟飘雪摇了摇头,眉头紧锁。
  “怎么不行,再刚烈的女子咱也能让她变成绵羊,城主交给我就是了。”紫衣男子一脸霸气。
  “这法子对付别人能行,但对付孟飘雪不行。
  而且,别看铁木尔达一脸凶悍,实则,在女人方面却是喜欢用软法子征服,而不是用强。
  不然,根本就不用咱们动手,铁木尔达早霸王硬上弓了。
  不过,真的如此的话,铁木尔达估计只能得到顾雪儿一具尸体了。”孟飘雪说道。
  “她有那么难缠吗?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紫衣男子表示怀疑。
  “杜重,她就属于那种极端个性的女子。
  假如咱们帮铁木尔达得到了她,顾雪儿必寻死,到时,恐怕适得其反。
  铁木尔达一怒之下会把此事怪罪到咱们头上,此人真的发起狂来,没有几个人能摆平他。
  到时,反倒坏了大事。”孟飘雪想了想说道。
  “顾雪儿不是欠了城主你恩情吗?”杜重说道。
  “正因为如此,我暂时还能看住她。
  不然,她早走了。
  不过,结果就是死。当然,此女也有一个软肋,那就是极重情义。
  所以,只能慢慢消磨。
  你看,铁木尔达对她也很有耐心。
  不然,早出事了。”孟飘雪道。
  “此女来自何方,家里还有什么人……”杜重问道。
  “没有了,就一个奶妈,中毒了。当时,是我用一颗‘保心丸’暂时保住了她的命。不过,那奶妈杨氏中的毒很奇怪,至今也没查出来到底是什么毒。所以,根本就治不好。”孟飘雪说道。
  “不如请主公调派药师过来看看。”杜重说道。
  “看了,没看出来。只是,王宫中的御医就不好请动,太扎眼了。一旦漏出风声,麻烦大了。不过,最近请了一个很有名气的,过段时间会过来。到时,估计有办法了。”孟飘雪说道。
  “嗯,到时,跟她谈好条件。”杜重点着头,转头看了侧屋的叶沧海一眼,问道,“此人怎么处理?”
  “呵呵,我弟弟,当然要好酒好菜招待了。”孟飘红笑道。
  “城主,你还真要收下他啊?”杜重吃了一惊。
  “呵呵,杜重,咱们的眼光要放长远些。光是一个摘星关可不行,而摘星关还是东阳府的地盘,你懂吗?”孟飘雪说道。
  “他就是咱们的眼线。”杜重笑了。
  “我调查过,此人很有潜力。
  现在虽说位低官小,武功也不强。
  但是,只要好好培养,将是一匹黑马。
  到时,摘星关到手,东阳府就靠他了。
  东阳一定,海州沿海咱们定了二成。
  再往外扩张,多头并进,到时,海州就是咱们的了。
  再加上西陵那边,南边地盘咱们占了不少。
  到时,只要主公一声令下,杜重,到那个时候才是你我辉煌的时候。
  等着吧,不远了。”
  孟飘雪一脸豪迈,丝毫不输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