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一十章 梅花阁

第一百一十章 梅花阁


  麻烦大了,一旦出去,到时,怎么逃出摘星城可就是个难题了。
  两人还真没理会叶沧海,这厮没辄了,厚着脸皮回去求他们,那不是叶沧海的脾性。
  叶沧海只好灰溜溜的出了伯乐园,还得装着一脸昂扬的样子,真它吗滴憋屈。
  到哪里去?
  叶沧海在墙根处想了想,脸上露出了笑容,置之死地而后生,找自己的城主姐姐去。
  这厮简单化了妆,找到人一问,孟飘雪的住处倒是好找,就在‘梅花阁’。
  “宇文兄,怎么不留下他?”叶沧海前脚刚走,黄天翔就憋不住了。
  “想成大事者就得要有决断之心,要有大勇气,要有大智慧。不然,我是不想推荐一头蠢猪的。到时,打的可是我的脸。”宇文化戟哼道。
  “这件功劳相当厚重,应该能得到一个有份量的职位。”黄天翔扬了扬手中的薄膜状物。
  “凭此,可以争取到第13等,不过,我想让他更上一个台阶。不然,你是知道的,在我们这里想升一个等级很难,甚至,为此丢了命的大有人在,下回可就没这好运气了。”宇文化戟说道。
  “嗯,他功力太差了,就连13等都达不到。
  想再往前进一步,那得需要更大的理由。
  不过,咱们不伸手,他这次危险了。
  摘星城可不大,铁木尔达一声令下,封闭了一切,他现在就是瓮中之鳖。
  想逃出去,那比登天还难。”黄天翔点了点头。
  “当然凶险,但是,也最能考验人。师傅教徒劳,打磨就是如此的。”宇文化戟说道。
  “你说,他会藏什么地方?”黄天翔问道。
  “呵呵,要是我就直接藏在铁木尔达的家里。”宇文化戟道。
  “妙!如此一来,铁木尔达作梦也想不到。
  而且,手下也不可能搜查将军的家。
  不过,有个问题,铁木尔达的家以你的身手可以藏进去。
  换成他,那就是个死亡陷坑,根本就藏不进去。
  不过,要是我的话,就得找一个最普通的地方藏起来。
  摘星城虽不大,但是,也有几万人,想找到一个人,也不容易。”黄天翔说道。
  “哈哈哈,哪咱们就赌一把,悄悄尾随,看看他选的是你的方案还是我的。如果你输了,那坛贡茶就是我的了。怎么样?黄兄,你敢赌吗?”宇文化戟大笑三声,刺激着黄天翔。
  “赌了!”黄天翔一掌击在树竿上,尔后道,“宇文兄,我就要你的‘醉八仙’。”

  “你还真会挑!”宇文化戟不满的说道。
  因为,宇文化戟嗜酒如命,当然,他并不是醉鬼,而是喜欢高档的酒。
  特别是一些绝品,更是视若生命。
  这醉八仙就是其中之一,为了得到它,差点还丢了命,平时都舍不得喝。
  “咱们俩,彼此彼此!”黄天翔干笑了一声。
  “嗯?”叶沧海突然抽了抽鼻子,不过,他并没有回头看,暗中骂道,“这两个家伙,居然跟着老子,看来,并没把我给忘了……”
  虽说两人远远的跟着,但是,叶沧海的哮天鼻子对气味的感知范围在直线一里范围内。两人,自然难逃开他的‘狗鼻子’。
  “怪事了,跑梅花阁来干嘛?”见叶沧海悄悄停了下来,黄天翔一脸呐闷。
  “梅花阁难道很有来头?”宇文化戟自然不知。
  “当然有来头了,孟飘雪住的地方。”黄天翔应道。
  “笨蛋,还真以为孟飘雪把他当弟了啊?那只是人家玩笑之语,现在找她,岂不自投罗网?真是令人失望!”宇文化戟当即骂道。
  “算了,咱们还是赶紧叫他离开吧。不然,一旦见到孟飘雪,那他就成了孟飘雪向铁木尔达示好的棋子了。”黄天翔点了点头。
  “死了活该!不救!咱们走!”宇文化戟失望透了,硬是把黄天翔给扯走了。
  “这个,宇文兄,咱们这样子是不是有些不地道。再怎么说,他也立了大功的。”黄天翔有些不忍。
  “黄天翔啊黄天翔,为什么你一直当不了头头,就是因为,你魄力还不够,决断之心不够利落。心太软,这对你来说可是致命的。”宇文化戟直接就训道。
  “唉……”黄天翔叹了口气。
  直到深夜,一顶精致的小轿才出现在了叶沧海视野之中,应该是孟飘雪回来了。
  因为,他闻到了她身上那股特殊的,令人有些着迷的纯天然花香味儿。
  “姐姐!”到小轿刚接近叶沧海时,他立即张嘴喊道。
  “停!”孟飘雪耳朵灵,立即说道,轿夫马上停了下来。
  “姐……姐……是我啊……”叶沧海又叫道。
  这时,两个护卫也听到了,立即抽出刀剑。
  “你们退下。”孟飘雪下了轿,转到一株大树后,“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找你。”叶沧海小声说道。
  “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给卖了?”孟飘雪脸上挂着一幅玩味儿的微笑。
  “姐不是那种人!”叶沧海摇了摇头。
  “咯咯咯,就冲着你这句话,好吧,进轿子里来。”孟飘雪笑了三声,胸前波涛起伏,叶沧海不由得吞了下口水,眼神有些直勾勾的。
  孟飘雪自然也感觉到了这厮一点龌龊想法,得意的一笑,胸脯更挺了。
  其实,叶沧海是故意的。女人,当然喜欢有人欣赏。
  君不见好些女人大骂着男人‘下*流’,特别是丑的女子骂得更凶。
  其实,男人都不‘下*流’,女人还有什么活头?
  而丑女骂得更凶,那是因为男人对他不‘下*流’。
  当然,这种下*流是一种欣赏,而不是乱七八糟的色*色。
  这种好事,叶沧海当然不会拒绝,钻进了轿子,轿子进入梅花阁。
  “姐身上好香。”轿子在悄悄的前行,叶沧海挨紧了孟飘雪笑道。
  因为,这轿子太小了,坐两个人只能紧紧的挤坐在一起。
  “是吗,我是不是很庸俗?”孟飘雪问道。
  “姐不庸俗。”叶沧海摇了摇头。
  “你哪里看出姐不庸俗?你没看到,那些自视高雅的女子往往都只用了几滴香水,只有挨近身边才能闻到一丝香味儿。而姐我可是用了不少,往往都是那些庸俗的女子才会如此的。”孟飘雪笑道。
  “因为,姐用的是‘天仙’。”叶沧海说道。
  “你知道?”孟飘雪突然激动了起来,居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叶沧海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