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零九章 护尸者

第一百零九章 护尸者


  果然,飞天狐狸**成的尸体就在里面。
  而且,是装在一幅水晶棺材里头,里面放得有冰石保护尸体。
  此人身上肯定有着大秘密,不然,何必花了大笔银子购冰石保护,而且,还是装在昂贵的水晶棺材里。
  叶沧海橇开了棺材,凝目看着,发现臀部有一丝痕迹。
  当然,这道痕迹一般的肉眼都难以发觉。因为,上边好像有秘法缝住,几乎跟皮肉融为一块了。
  这厮翻开拿出工尺刀划了进去,一细查,顿时吃了一惊。
  伤口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夹层,此刻,外边的响声越来越大了,救火的喊声响成一片。
  叶沧海也来不及多想,迅速的把夹层抽出塞进袖中。
  那东西就像是一片极薄的塑料袋,不过,异界是没有塑料那玩意儿的。
  尸体肯定带不走,目标太显眼了。叶沧海干脆点了把火,毁尸灭迹。
  嘶!
  一声微响传来,叶沧海迅速一个翻滚,工尺刀一个‘三星照月’往响动处迅速射去。
  那边立即的窜出一道身影,见三把暗器过来,那厮绝对没料到叶沧海早就发现有问题,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顿时,闪过两把,被第三把正中目标。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蚀月三杀!
  断肢!
  嚓一声,那人尖叫一声,双腿被清扬木刀一把割断。
  身体从书柜后扑将下来,叶沧海没丝毫退脚,往前挺进,第二杀第三杀连环使出,破脑撕心!
  从动用暗器到蚀月三杀三招完成,电光火石一般,一气呵成。
  叶沧海整个人被震得摔倒在地,全身疲软,因为,力气被消耗光了。
  这还是因为叶沧海喝了一壶贡酒碧螺春,不然,绝对不能如此干净利落的杀了暗藏之人。
  一旦机会失去,结果就是被反杀!
  “嗡嗡嗡……”
  古老的钟鸣声再次响起,青铜宝塔大门一亮,露出字来:
  “杀得好!干净利落斩杀半步先天武者‘齐飞’,奖宿主内罡六重境,另,奖小还丹一颗留着和成中还丹。如果能斩杀先天一重强者,奖‘天眼通’一层。10米之内,你将拥有初步透视能力。”
  这个诱惑太大了,透视啊,高大上啊。
  那岂不是说老子一眼就能看清你,那遇到美女,有穿衣服跟没穿岂不一个样?
  正龌龊着时,突然眼睛一痛,眼前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我瞎了?

  叶沧海差点给吓死……
  “切记!本系统一切都是为了能让你‘惩善扬善’,行正气,扬光明,斩邪恶,破黑暗。
  而不是用来干坏事的,一旦用本系统奖的武学干坏事,你将受到百倍惩罚,生不如死。
  这短暂的黑暗就是在警告你,当你拥有透视的时候,比如偷*窥善良的美女,那将永远变成瞎子……”
  完蛋了……
  叶沧海内心在嘶吼……这什么的破系统,就不能通融一下,让我爽一把……
  “当然,为了惩恶扬善,在你必须偷*窥美女的时候另当别论,可以不用受罚……”
  “还能开后门……”叶沧海笑了,哥的生活真是充满阳光啊。
  哥是哪种人吗?
  一颗小还丹飞出,存入了进去。
  尔后,强大的青光冲入,痛苦,挣扎……
  一翻煎熬,叶沧海站了起来,内罡六重了,下一步,先天……到时,就可以打开青铜宝塔,进入第一层塔楼……
  无限期待啊……
  往里看了看,发现尸体藏匿的地方居然是一个秘室,而一个大的靠壁书柜就是它的门户。
  机关设置得非常的巧妙,要不是齐飞自已开门出来,叶沧海不可能发现。
  里面有很多贵重的箱子,一看就价值不菲。
  叶沧海正准备查探一下,看看能不能捞些好货。
  这个,到东阳府任职,口袋没钱可是吃不开的。
  不过,这时,外边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以及吼声。
  应该是流香园的护院们过来了,叶沧海来不及多想,顺手抓起一个尺来见方,紫檀木料盒子就想溜。
  刹时,嗖地一声,叶沧海赶紧就地一个翻滚。
  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刚才自己站的地方插着二把黑溜溜的钢孥,上面好像还带有毒,要是给扎中,小命就交待在这里了。
  喊声越来越近,叶沧海气得拿起清扬木刀往前狠狠一壁,只不过想出出气,搞破坏,劈完就溜。
  不过,‘嚓’地一声微响,一个拳头大小盒子居然给震得从里面飞弹了出来。同时,几道小孥箭飞射而出。
  这厮想也没想,‘五阳同月’,同时弹出五把工尺刀,这边卷起盒子就往外跑。
  刚窜到外边发现十几个护院气势汹汹扑来,这厮赶紧往外就跑……
  ‘伯乐居’。
  这是黄天翔事先商量好的碰头地点,叶沧海在外观察了一阵子,没发现什么情况,也就悄悄溜了进去。
  里面很安静,一切如常。
  “两位,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叶沧海坐在一个凉亭里。
  “小子,你怎么发现我们的?”宇文化戟从一株树洞中冒出头来,而黄天翔却是从假山里走出来的。
  “这点本事都没有,我早死在流香园了。不过,两位这么早就溜到这里了,可是没把我放在心上。”叶沧海相当的不满。
  “你的生死跟我何干?”宇文化戟冷哼道。
  “好歹咱们也有几面之缘,你这人怎么一点人情味没有?”叶沧海说道。
  “人情味,那也得看你有没那实力。不然,我总不能为一只猪去人情。”宇文化戟一脸高调的盯着叶沧海。
  “小兄弟别怪,宇文兄就这脾气。不过,想真正接交他,你得拿出‘有用’的来。”黄天翔说道。
  “不要以为跟我有几面之缘就是朋友了,朋友,那不是一般人所能接交的。
  你,充其量一个熟人而已。
  真要谈辈论交,等你‘先天’的时候再来。
  不过,这也只是结交的基础。
  还得看你对我有没用,没用就是废物,我跟一个废物交什么朋友?”宇文化戟毫不给面子的说道。
  “本公子还不稀罕跟你接朋友,咱们就此别过。”叶沧海生气了,转身就走。
  “慢着,飞天狐狸的事查得怎么样了?”宇文化戟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叶沧海豁然转身,冷冷看着他。
  “就凭我比你强!”宇文化戟轻蔑的一抬眉毛,一幅吃定你架势。
  “有发现,不过,我不想告诉你。因为,你没人情味。”叶沧海冷笑一声,摸出那张薄膜样东西往黄天翔手上一塞道,“黄大哥,送给你,我先走了。”
  两个家伙马上凑在了一起,居然不理叶沧海,任由他离开。
  吗得!还不留我……
  怎么还不开口……
  叶沧海硬着头皮往前走,不好意思停下来。
  因为,他在赌两人会开口留下自己。
  毕竟,这东西怎么来的也得问清楚,不过,这次好像失算了,两人根本就没有留下他问话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