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零七章 顾雪儿

第一百零七章 顾雪儿


  “城主你自己说不要的。”黄天翔说道。
  “我现在改主意了,弟弟送的东西,礼轻情义重。”孟飘雪哼哼,把蜂王卵递给了旁边站着的一个丫头收起来了。
  “不错不错!这‘怨情三叠’催人泪下。不过,今天是好日子,本城主高兴。来人,给我奏一曲‘莺歌燕舞’。”孟飘雪一拍掌,顿时,乐声开始响起。
  “顾雪儿,你来,伴我弟跳一曲。”
  “孟城主,我今天没兴致伴舞。”顾雪儿站起,摇了摇头。
  “雪儿,城主邀请,你不可拒绝。”武苍脸一板说道。因为,武苍就是这流香园的老板。
  “如果东家硬要这样,雪儿我只好离开流香园了。”顾雪儿说道。
  “这一舞可以抵你一个月之债。”孟飘雪说道。
  “二个月。”貌似,顾雪儿还要讨价还价,两人之间好像有什么交易。
  “一个半月,多一天也不行。”孟飘雪哼道。
  “50天,少一天也不行。”顾雪儿摇头。
  “依你!”孟飘雪居然妥协了,倒是令堂上众人都深感意外。
  “嗯!”顾雪儿点了点头,轻移莲步,袅袅到了台子上。
  “小子,还不快上啊。”
  “快点快点……”
  “你不上,我出千两银子让与本居士啊……”
  见叶沧海没反应,好些人都着急得叫了起来。
  “我没兴趣,谁愿意上请便。”叶沧海淡淡的回了一声,顾雪儿一听,蓦然回首,看着叶沧海道,“你不想上,那是因为你没见过本姑娘伴舞。如果给你见一次,你还会讲这话吗?井底之蛙!”
  “不用看,我就知道效果不怎么样?”叶沧海硬梆梆的回道。
  “你这是在污辱本姑娘!”顾雪儿眉毛一挑,貌似生气了。
  “姑娘之舞本人不怀疑,但是,舞,并不是姑娘跳得好就行。”叶沧海道。
  “庸俗!”有人在堂下叫道。
  “你懂什么?”叶沧海一指声音来处,道,“舞也需要好的乐师伴奏才能挥洒得淋漓尽致,一只好曲,几个乐师,再加上伴舞者,缺一不可。不然,舞伴得再好,但是,红花也须绿叶映。”
  “无稽之谈。”顾雪儿冷笑道。
  “井底之蛙!”叶沧海还以颜色,把话还给了顾雪儿。
  “叶沧海,你就是个官也不能一二三,再二三的污辱本姑娘。你的官德,人品哪里去了?”顾雪儿气坏了,指着叶沧海质问道。
  “本公子能夺得本省解元,官德人品自不必说。顾雪儿,今天本人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曲,什么叫乐!什么叫无乐不成舞。”叶沧海冷笑一声,大步走向了台旁侧的乐队,几个乐师赶紧站起让开。

  “掌柜的,找些长矛、木棍,铁片之类的东西来。”叶沧海说道。
  “叶公子要这些做什么?”武苍问道。
  “叶公子想耍杂技,掌柜的,你就按他的要求准备就是,本姑娘倒要看看他会不会像猴子一样上跳下窜的。”顾雪儿冷着脸,轻蔑的说道。
  “雪儿姑娘,说不定他会来个母猪上树,金鸭倒立。”
  “不不,是仙人摘桃!”
  “野狼叫春……”
  有些人大声的喊叫,顿时,引来了一堂哄笑。
  “好,叶公子你讲来就是,我会吩咐下人按你的要求准备。”武苍难掩脸上的讥讽。
  “宇文兄,他在玩什么?”黄天翔不解的问道。
  “我哪晓得。”宇文化戟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迷糊。
  “唉……这脸别丢太大了。不然,咱们俩个可得钻地缝了。”黄天翔叹了口气,有些后悔。
  “是你丢脸,跟我没关系。”宇文化戟一脸幸哉乐祸的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米,嘎嘣着吃了起来。
  “可人是你介绍的……”黄天翔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里是你的地盘,没几个人认识我。”宇文化戟摇了摇头,喝干了一杯酒。
  “你还真是……”黄天翔一脸无语。
  “这样,一米九左右一根铁棍……木架……”叶沧海说道。
  不久,武苍的手下扛来了一堆东西。
  台下众人都以嘲讽的态度看着叶沧海。
  这厮开始工作,尽量把古代乐器往架子鼓方面组装,尔后又竖起了大鼓……铜啊钹儿的倒是不缺……就差了电声设备……
  “好了?”见叶沧海忙活了一阵子后停了下来,有人问道。
  “嗯,马马虎虎凑和一下。”叶沧海点了点头。
  “这什么玩意儿?”台下有人大笑了起来。
  “叶沧海,你简直是在污辱神圣的乐师们。”顾雪儿愤然说道。
  “弟,你到底要玩什么?”一直没作声的孟飘雪都忍不住问起来了。
  “姐!你准备着欣赏就是了。”叶沧海朝着下边豪迈的一挥手。
  “切……”
  自然,迎接来了下边一片嘘声。
  咚咚咚……
  啪啪啪……
  旁旁……
  随着欢快的,别具一格,古今结合的鼓乐声响起,叶沧海翘腿挥臂……
  和着节拍,学着李丽*芬的唱腔,沙哑着调门唱起了《我得意的笑》……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
  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
  名和利啊
  什么东西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顾雪儿脸上的嘲讽渐渐退去……
  武苍脸上挂上了一丝惊异……
  黄天翔一脸意外……
  宇文化戟摸着胡子,彼为欣赏……
  孟飘雪安静坐着的身姿开始有些晃动……
  半截过后,顾雪儿居然主动扭动着阿娜的身姿伴舞。当舞到高潮时居然进了乐器队里,围着叶沧海扭动……
  “好好好……”
  气氛上来了,下边人和着节拍不断的拍掌叫好。
  而叶沧海伸手相和,钢指柔肠,情琴和拍……
  舞到浓时,叶沧海已经带着顾雪儿一起‘飞’……揽腰勾腿,人生,好不快哉……
  孰不知,此刻堂厅一个偏僻的角落处正坐着主仆二人,正是铁鹏的师傅水若烟跟丫环杏儿。
  “小姐,太可气了,恶心!”杏儿一脸愤愤不平。
  “乐是好乐!”水若烟板着脸应了一声。
  “什么好乐,就懂得趁机占顾雪儿便宜。你看,还揽腰,还勾人家腿,还……真是个花花大少,简直有辱官德人品。”杏儿哼哼道。
  “呵呵,揽腰勾背,跟我何干?”水若烟微微摇头,笑了笑。
  “小姐不生气?”杏儿表示怀疑的问道。
  “丫头,我生什么气,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水若烟马上又板起了脸。
  “你看,都挨到臀上了。”杏儿说道。
  “登徒之辈。”水烟若柳眉一竖,哼道。
  “我早说此人人品有问题,没料到人品如此之差,有辱斯文啊。”杏儿道。
  “不看了,咱们走!”水若烟一口喝干了杯中酒,就要站起走人。
  “小姐,干脆上台煽他几耳光。”杏儿恶狠狠的道。
  “煽他,脏手!”水若烟站了起来。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