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零三章 肉痛

第一百零三章 肉痛


  “讲得好!叶小子,咱们进去喝茶,管你喝个痛快!”黄天翔豁然大笑,往家里走去。
  刚才费了好大劲黄天翔就是不入套,没料到一句话让他舒服着了,一下子就跌坑里了。
  世上之事,还真是难料。
  叶沧海发现,这无非就是在一座小山丘里挖出了几间房而已。
  书房,客厅、卧房,还配得有专用厨房,茅厕、小练功室等,麻雀虽小,但也五脏俱全。
  不过,因为有厚厚的岩石罩着,冬暖夏凉倒是真的。
  只不过,进到里面后,叶沧海突然的精神一振。
  心里有些讶然,感觉空气都清新了不少似的。
  往四周瞄了几圈下来,有些明白了。
  因为,这个小山丘的岩石之中居然夹有一丝天铁成份,实际上就是一个含量极少的天铁矿。
  而天铁拥有吸收天地灵气的作用,所以,周遭灵气就往小山丘聚拢来,自然,令人神清气爽。
  黄天翔虽说还没达到神虚境,无法吸收天地灵气。
  但因为是先天武者,所以,身体已经拥有了一定的自然吸收天地灵气的能力。
  如此一来,在这里长住久了,练功、吐纳的速度自然更快,武功进展也快了不少。
  只不过,这种天铁一来珍贵,李木说过,一般人都认不出来。
  二来,这小山丘天铁含量极为稀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黄天翔即便是先天武者,也未必看得出来,倒是给叶沧海这个拥有痕迹术结合哮天鼻子的菜鸟发现了端倪。
  “唉……还是天翔兄这里舒服。每次过来躺一躺都感觉到神清气爽,真是个调养的好地方。”宇文化戟吸了口气,往竹木躺椅上一躺,叉开腿儿叹了口气。
  “那你搬过来常住就是了,我给你再开一间房。”黄天翔笑道。
  “我有那闲功夫就好了。”宇文化戟叹了口气,闭上眼开始一呼一吸,叶沧海发现,这应该是一种吐纳之术。
  “呃,也是,你是大忙人,事多。”黄天翔摇了摇头。
  不久,一个清纯可人的丫头捧来了茶。
  黄天翔拿出一把铜钥匙给她,那丫头走到岩壁入打开了一个小洞,里面有个陶罐,尔后小心的挖出了一两左右的茶叶过来。
  叶沧海嗅了嗅,顿时讶然。
  那茶叶色泽金黄,外形像是一根根参须,好像一条条黄金制的参须一般。
  叶沧海讶然的就是在这黄氏参茶里面闻到了纯阳蜂蜜的味儿,在痕迹术下,果然如此。里面肯定含有纯阳蜂蜜成份。

  难道这黄氏参茶先要浸在纯阳蜂蜜中酿制?
  “呃呃,我说你不要太小家子气。今天小叶子是头次来,再怎么说你也得多拿些。”宇文化戟抽了抽鼻子,突然睁开了眼喊道。
  “已经翻倍了,足足一两一钱有余。”黄天翔肉痛着说道。
  “一两,还一钱,你这算盘拔得很精。不过,三个人怎么够喝?”宇文化戟说道。
  “让叶小子多喝点,咱们俩个少喝点。”黄天翔把茶叶直接分了一半装得碗里,尔后把那个精致的玉碗推到了叶沧海面前。
  “就这点,还不够打牙祭,算啦,不尝了,都给小叶吧。”宇文化戟貌似生气了,把自己碗里的也倒给了叶沧海。
  这边叶沧海耳旁传来声音道,“别跟他客气,给你你就拿着,喝就是了。到时,他难道让我干看着?”
  果然,黄天翔相当为难了,咬了咬嘴唇,又冲丫环道,“算啦,再挖三钱出来给宇文兄。”
  “八钱。”宇文化戟说道。
  “四钱!”黄天翔应道。
  “咱们都退一步,六钱算啦。”宇文化戟恶狠狠的瞪着他说道。
  “半两,不能再多了。”黄天翔这话可是喊出来的。
  “哈哈哈,半两就半两。”宇文化戟貌似奸*计得逞,十分得意的笑了。
  “今后来可就没有了,没事别来了。”黄天翔哼道。
  “你以为老子想来啊?还不是给事整的,真是烦死了。”宇文化戟说道。、
  “唉……是烦……”黄天翔跟宇文化戟肯定有事瞒着叶沧海,两人都在叹气。那事,必是大事。
  莫非跟飞天狐狸**成有关系?
  叶沧海决定试一下,突然朝外喊道,“飞天狐狸!”
  “在哪?”哪料到两人都同时站了起来,影子一晃,两人都到了门外张望。
  “小子,你在玩什么?”没发现什么,宇文化戟回过头来,凶巴巴的盯着叶沧海。
  “叶小子,你什么意思?”黄天翔冷冷的盯着叶沧海。
  “我……我眼花了,突然见好像看到了一只狐狸窜去。”叶沧海揉了揉眼。
  “是吗?”黄天翔不好骗,好像变了个人,一脸阴冷的盯着叶沧海,杀气已经逼进。
  这次,连宇文化戟都没帮叶沧海的意思了,在一旁冷眼旁观。
  “两位前辈在找他?”豁出去了,叶沧海决定冒险一试。
  能成,自己估计就能抱上两位的大腿。
  不能成,自己的小命就将丢在这里了。
  “你果然是奸细!”黄天翔说着,手一挥,一股强大的内气冒出,隔空一掌干得叶沧海飞撞在了岩壁之上翻滚着落地。
  先天武功,太它吗滴强悍了。
  自己根本就没有还手或闪挪的机会,人家随手一掌,隔着二米就打飞了自己。
  “叶沧海,想不到你心计如此之深?连老子都给你骗了。”宇文化戟走过来,一脚踩在了叶沧海身上。
  “是两位前辈自己糊涂,如果我是奸细,会露出口风吗?你们猪脑子啊?就这点头脑,还想抓飞天狐狸,作梦差不多。”反正都豁出去了,叶沧海也不怕了,有什么说什么。
  “说!说清楚。你有理,我那坛茶就是你的。不然,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黄天翔一脸凶厉的看着叶沧海。
  “昨天小子我刚查到郑老侍郎家血案的一点线索,想不到在回衙门的路上就给人暗算了。结果,我一路追踪过来,发现居然是飞天狐狸干的。”叶沧海道。
  “你怎么知道是飞天狐狸干的?”宇文化戟问道。
  “那人轻功了得,像狐狸一般灵敏。他应该就是飞天狐狸**成,不过,怎么样查到,这是小子我的秘密。两位如果信我就跟我去找他,如果不信,你们立即杀了我就是。”叶沧海说完,闭上了眼。
  “难道他就在摘星城中?”黄天翔问道。
  “在!”叶沧海道。
  “走!”黄天翔相当的急,马上就要走。
  “别急,晚上再行动。”宇文化戟往外点了点。
  “晚上不会跑了吧?”黄天翔问道。
  “跑不了,他估计死了。”叶沧海道,“他中了孥箭,还有……”
  “宇文兄,不能再等晚上了,咱们乔装出去。”黄天翔说道。
  “也好。”宇文化戟点了点头,两人当即易容了起来。不久,又帮叶沧海易了容。
  “前辈这易容术还真是神奇,我都不敢认自己了。”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叶沧海一脸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