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九十九章 发飙

第九十九章 发飙


  “公道,公道个屁!”郑方桥怒极了,突然抬腿,一脚踹得叶沧海打了个踉跄直接摔扒下。
  老侍郎越想越气,唰啦一把抽出佩剑,剑尖指着叶沧海脑袋,杀气腾腾的说道,“小子,你再敢拦着,老夫当堂杀了你!”
  郑老侍郎虽说六十几了,但是,人家可是实打实的半步先天境强者。
  现在老了,虽说功力有所后退,但击杀能力绝对还有着内罡六重颠峰。
  而关于他告老还乡还有隐情,不然,就是再当上二十年的吏部侍郎也没什么问题的。
  毕竟,武者的身体比普通人强很多,像海神国七老八十的大臣多得海里去了。
  “不要伤害叶大人。”陶丁正好在场,赶紧飞扑上去想拦着。结果,被郑老侍郎一脚踹飞,“滚一边去!”
  “郑公息怒!”卫国忠一看,赶紧喊道。
  “叶沧海,你到底出不出兵?”郑老侍郎剑尖往下一滑,顶在了叶沧海脖子上。
  老家伙虽说气到了极点,但是还是懂得海神国规矩的。
  出兵需要官府的令谕,不然,自己带人去望山芽子寨抓人,师出无名。
  要是出了乱子,郑家再厉害也扛不住朝庭律令的。
  到时,要是郑家对头趁机捅刀子,郑家有可能完蛋在这件事上。
  “老侍郎要杀就杀,要我下令出兵不可能。”叶沧海冷冷的看着他。
  “你!”郑方桥的剑往前一送,顿时,皮肤被刺破,叶沧海脖子处开始流血。
  “叶大人,赶紧下令吧。”赵世忠喊道。
  “本府决定,暂时解除叶沧海主掌郑通一案,由赵捕头、阳副总捕头联手全权处理。”卫国忠被逼无奈,只好想了个法子灭火。
  “出发!”阳东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头,见捕快衙役都集合完毕,还没等赵世忠开口,自己抢先开口道。自然,是为了向郑老侍郎表功了。
  “守备营众将士听着,协助阳副总捕头抓捕凶犯!”郑方桥朝外吼道,杀气腾腾的上马跟着去了。连赵世忠都不理了,看来,是气坏了。
  “叶大人,你真是一根筋,这是何苦啊?冬春既然已经招供,就凭这个完全可以抓捕萧洛月的了,此事并无不妥。”人马都走后,卫国忠叹了口气。
  “卫大人,望山芽子寨非比寻常。
  我也了解过,没有铁证不可抓人。
  即便是要抓也可以暗中悄悄派人潜入寨子抓捕,这样大张旗鼓的会惹出乱子来。”
  叶沧海一边抹着药水一边说道。

  “一个寨子,难道比黄蜂寨还可怕?我早听阳东说过了,那寨子没什么高手,叶大人过于担心了。算啦,你先回去歇息一下吧。”卫国忠说道。
  “我去看看冬春。”叶沧海说道。
  “随你便吧!”卫国忠摆了摆手。
  打开了牢门,冬春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蓬头散发的蜷缩在草堆上,早不见了先前的美貌跟芳华。
  “怎么没上药?”叶沧海一愣,问牢头柳远道。
  “一个杀人犯,马上就要斩首了,上什么药?”柳远说道。
  “谁告诉你她是杀人犯了?”叶沧海脸一板问道。
  “阳捕头都说过了,她就是死囚,不是杀人犯是什么?”柳牢头回道。
  “上药!”叶沧海哼道。
  柳远没办法,只好弄了些药水过来。
  “喝了吧。”叶沧海亲自递上了药汤。
  “叶……叶大人,我真没杀人啊?他们都是畜牲,特别是阳东,一边打我还一把污辱我,我不说,他居然说要扒光了我,他就是个畜牲,畜牲!”冬春抖瑟着身体,眼泪直往药汤里滚落。
  “可是你合伙萧洛月这是事实。”叶沧海把药汤喂完后轻轻搁下碗,蹲在她身边说道。
  “郑通也是个畜牲,他把洛月往死里打的。要不是洛月命大,早死了。而洛月只是说要打回来,说是绝对不会杀他的。所以,我才同意的。”冬春说道。
  “萧洛月骗了你知不知道?”陶丁说道。
  “不可能,他不会骗我的!绝不可能!”冬春摇头道。
  “人心隔肚皮,冬春,你太天真了。萧洛月是不是还讲过要娶你回望山芽子?”马超冷笑道。
  “他讲过,他一定会娶我的。”冬春说道。
  “可是你在大牢,他来看过你吗?”陶丁讥讽道。
  “他不知道,而且,他不能来,太危险了。”冬春摇头道。
  “你太可怜了,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银子。那些公子哥讲的话你也信……”陶丁一脸无语样子。
  “这把剑是萧洛月平时用的吗?”萧七月亮出了杀人之剑。
  “不是,他平时练武都是用三截棍。
  有次我问过他,他说三截棍好用。
  而且,我从没见过他用剑。那三截棍收缩后就环在腰间,从来不离身的。
  而且,他还说过,他就是要用那棍子狠狠的揍郑通一顿,把一切都打回来。”冬春说道。
  “这是预谋,骗你上钩,真傻!”马超气得说道。
  “萧洛月有跟你说过他武功实力如何吗?”叶沧海问道。
  “有,以前不怎么样。所以,一直不敢报复。
  后来说是祭祖时得到了一颗小朱果,吃了后居然奇迹般的一路突破到了内罡二重境。
  所以,才想到要报仇的。”冬春说着,看着叶沧海道,“大人,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弹琴了?我想回落雨坊。”
  “还想回去?老侍郎和阳东都带人去抓你相好了。一经落实,你们就是同命鸳鸯,一起上刑场了。”陶丁讥讽道。
  “不要啊大人,千万不要啊大人,洛月是好人,他不是坏人,要不是他救我,我早就跳河了。求你了,要杀就杀我吧,我替他顶罪……”冬春吓得脸色大变,硬是撑着爬起,朝着叶沧海磕头求饶。
  “唉……”叶沧海叹了口气出了牢房。
  “这女子太纯了,真是可惜。”马超摇头道。
  “愚蠢,什么纯,笨蛋一个。”陶丁骂道。
  “纯有什么不好,只不过,她生不逢时。”叶沧海没好气的哼道。
  “大人,咱们现在干什么?”马超问道。
  “走,找尸体去!”叶沧海说道。
  “找尸体,谁的尸体?”陶丁一愣,问道。
  “想杀我的那个人。”叶沧海哼道。
  “不是逃了吗?”马超愣愣的问道。
  “逃不了。”叶沧海冷笑道。
  “可大人怎么肯定他死了?”陶丁一脸不信。
  “我会算。”叶沧海随口说道,不过,陶丁跟马超脸上都是你在忽悠人的表情。
  不久,到了古宁塔附近,一路用哮天鼻子搭配痕迹术沿着那肉眼根本就发现不了的痕迹追踪。
  飞天狐狸很强悍,受了如此重伤居然还渡过了二条小河,翻越了几座山。
  最后,三人停留在了一座大山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