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九十八章 恨

第九十八章 恨


  连续冲撞之下,不久,轰然一声,丹田一阵抖动,膨胀,下一刻,叶沧海体内骨骼一阵颤栗,皮肌抖动,顿时,失去的精气神全部回来了,而且,比以往还旺盛。
  叶沧海发现,眼神更好使了。
  痕迹术下,好像比以往更清晰了不少,看到的痕迹构图更完整。
  似乎,居然还有一丝3D立体效果。
  鼻子也一样,臭味更臭,现场的血腥味儿更浓了,这说明哮天鼻子的灵敏度更高了。
  唯一遗撼的是没有附加奖励一颗‘小还丹’,要知道,叶沧海的时间只有三个月,要三颗小还丹合成一枚‘中还丹’用来解孔雀兰之毒,不然,小命不保。
  不过,隔了几分钟过后古老的嗡嗡声又响起!
  来了,保命灵丹啊……
  叶沧海心情大好,往塔门上一瞄:飞天狐狸**成不光是内罡六重境强者,更厉害的是轻功。你既然能斩杀他,属于超阶位灭杀。附加奖励【七十二手错骨分筋手】一套。
  不错的啊!
  听说此套武学是‘淮阳派绝技’。空手进招,暗点三十六处大穴,搂、打、腾、……虚实莫测,擒、拿、封、……声东击西、欲虚反实;手、眼、身、法、步、腕、肘、膝、肩,疾徐进退,刁拿锁……身形施展开后穿行如飞。动若江河,静如山岳。
  对敌时,陷巧之处竟是一羽不能加,虫蝇不能落,起如鹰隼凌霄,落如沉雷击地。
  还有人写了首诗赞它:“轻舒铁臂似雷霆,伏如处女瞥如鸿,铁鞋踏破江湖上,还让淮阳妙术工。
  不久,一道道武学身影窜入了叶沧海身体之中。
  叶沧海在树林之中域跳域窜,灵动如蛇……
  半刻钟过后,身子直立,收手拢腿,貌似,已经深得其中三分火候。
  此武学特点在于分筋错骨,其实是最精妙的推拿招式。
  而且,它还有一个妙用,可以用来折磨敌人。
  到时,把你的骨头活拆了,那种痛苦绝对是天下酷刑,其痛难以用言语表述。
  “叶大人你没事吧?”一进衙门,卫国忠居然亲自在等着。
  “运气还不错!”叶沧海说道。
  “听说凶手跑了?”赵世忠问道。
  “唉……跑了。不过,应该也活不成了。”叶沧海说道。
  “你刚查出线索就有人暗杀于你,看来,此案已经触及到了对方的痛点。这条线索太重要了,八成跟凶手有关系。”赵世忠道。
  “这个需要调查,没有证据我也不能随便猜测。”叶沧海摇了摇头。

  “还用调查?很明显了。
  刚才我们审过冬春了,她已经招了,真是望山芽子寨的萧洛月干的。
  两人还是情侣,而萧洛月被打多次,早就怀恨在心。
  最近,那小子运气好,在拜祭祖宗时得到了一异宝,功力居然跳跃到了内罡二重境。
  所以,早就在策划谋杀郑通。
  萧洛月事先在月院内暗藏了好几次,这次刚好撞上郑通又来了。
  所以,守在外边的护院根本就没发现有人进来,一时大意让萧洛月得了手。
  而当时琴音很大,郑通又喝醉了,打斗时院外人根本就发现不了,让萧洛月得了手。”赵世忠说道。
  “这些都是冬春招的?”叶沧海问道。
  “不全是,冬春只是招了跟萧洛月合伙,怎么杀人的她说也不清楚。不过,叶大人发现的线索完全正确。当时冬春借口去小解,实则是掩护萧洛月橇开门窗,后来怎么样她也不清楚。”赵世忠道。
  “萧洛月藏在什么地方?”叶沧海问道。
  “这个你绝对想不到,那小子居然藏在大树底下。
  因为院中一颗大树底下居然有个洞穴。
  估计萧洛月经常入住月院,所以不经意发现的。
  而徐家护院也没料到这个,才让萧洛月钻了空子。”赵世忠说道。
  “萧洛月恨之心特别的旺,也很有心计,为了杀死郑通,居然连续隐藏了好几次,总有一次会给撞上。
  这次还真是撞个正着了,也是郑通该死。
  不过,叶大人在本案中居头功。
  没有你发现的线索,也绝想不到冬春头上。
  不抓冬春,也招不出萧洛月来。”卫国忠说道。
  “所以,叶大人,我们决定马上到望山芽子寨抓捕萧洛月,以免夜长梦多给他逃了。”赵世忠说道。
  “赵大人,不要废话了,赶紧点将吧。不然,就怕晚了。”一旁的阳东都急了。
  “此案是叶大人为首,所以,还是由叶大人来点将。”赵世忠道。
  “此案还有许多疑点,不宜立即抓捕萧洛月。”叶沧海摇了摇头。
  “叶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人证物证俱全,难道你想包庇萧洛月?”阳东一听,问道。
  “萧洛月跟我无亲无戚,本官也是刚听说过他,为何包庇于他?”叶沧海脸一冷,看着阳东反问。
  “我哪晓得,有些事,不好明摆着罢了。”阳东哼哼道。
  “阳捕头,自从本官到任后你一直含沙射影,本官得罪过你吗?”叶沧海有些恼了,直接问道。
  “公是公私是私,东阳城的百姓送我‘神眼’外号,本捕头眼睛不瞎!不然,在证据确凿面前,为何叶大人一直执着于不抓捕凶犯?”阳东一脸气势问道。
  “叶大人,本官也觉得可以抓捕了。”这时,赵世忠接了一句。
  “此案疑点重重,本官还发现了一些别的证据。只不过,暂时不宜外露。所以,还需要时间来证实。”叶沧海说道。
  “时间,难道还要等罪犯跑了你才去抓捕?叶沧海,老夫不晓得你安的是什么心?但是,现在必须、马上去抓人。”这时,郑方桥气匆匆的冲了进来。
  “老侍郎,不是我们不抓人,是叶大人拦着不让抓。就连赵总捕头都同意抓人,卫大人也认为可以抓捕了。”阳东马上告状。
  “卫大人,你是知府还是叶沧海是知府?”郑方桥一脸高调的盯着卫国忠。
  “抓吧!”卫国忠说道。
  “阳东,马上调集捕快衙役,准备出发!”赵世忠一听,下了命令。
  “赵大人,你是‘铁拳神捕’,本案如此简单的话早就破了。望山芽子寨子人马众多,一旦出了乱子,那是相当麻烦。”叶沧海喊道。
  “多,再多也是我东阳府治下百姓!捕快不够可以请求调派守备营的兵甲协助。”阳东冷笑道。
  “不必了,老夫已经康大人说过了,借来了五百兵甲,你们不去的话老夫自己去抓。”郑老侍郎一脸霸道,难怪老家伙居然穿着银丝片甲衣到的衙门,原来早作好了准备,而康靖是东阳守备,郑方桥的面子总得卖。
  “老侍郎不可,我向你保证,凶犯一定抓捕到案,还郑通一个公正公道。”叶沧海赶紧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