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九十七章 保举

第九十七章 保举


  联系上望山芽子寨并没有什么高手一说,那萧洛月回回都被郑通打得半死,虽说是护院打的,这说明萧洛月武功并不怎么高强。如果不请别的高手一起下手,估计杀不了郑通。
  而且,外边还有徐家和郑家的护院守着的,折腾出太大动静会被发现。
  不过,这个杀人计划策划得非常的完美。
  比如,萧洛月是怎么进来的,肯定是事先躲在月院里面。不然,后边再进来根本就不可能。
  “嗯,郑通太毛燥,脾气大,动不动就打人,这点很不好。
  老夫也时常教训他,可是没用。
  人哪,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如果说他是因为平时打人太多而招来杀身之祸,还真是因果报应。”
  郑方桥点了点头,“不过,不管怎么说,你可以打郑通一顿,甚至打残,但不能杀了他。
  他……他是我郑方桥的儿子……
  所以,有万般的错,老夫也要抓到凶手。
  叶大人,听说是一个叫冬春的乐师合伙什么人干的?”
  “此案还在调查取证,到底谁干的,下官暂时还没找到。”叶沧海很谨慎的说道,此刻,不宜摆出推理来。
  一旦给郑方桥听见,那萧洛月,包括‘望山芽子寨子’都会遭了池鱼之殃。
  以郑家的权势,一怒之下,就是屠寨都完全能办到。
  “叶大人在防着我?”郑方桥可是只老狐狸。
  “没有证据,下官不敢随便揣测,以免冤枉好人。”叶沧海摇了摇头道。
  “那好,我就不问了。不过,你得抓紧。你只剩下几天时间了。到时,就休怪老夫无情。”郑方桥威胁之意明显。
  “下官定当尽力。”叶沧海拱手道。
  “此案能破,老夫保举你升东阳通判一职。”郑方桥是给一巴掌再奖一颗糖豆,不愧为官场老油子,恩威并举。
  “能升官当然喜欢,但是,下官还缺少证据抓人。一旦证据确凿,定不手软。”叶沧海坚持道。
  “你很执着。”郑方桥说道。
  “无关执着,这是关系着人命,抓错了人就是一条命。而且,反倒让凶手逍遥法外,郑公子岂不九泉之下难以瞑目?”叶沧海道。
  “抓,一定要逮到凶手,老夫要让他尝尝丧子之痛,锥心之哀……”郑方桥杀气腾腾,叶沧海心脏不由得跳了跳。
  这案子有麻烦,恐怕会牵连到一些无辜的人。
  看郑方桥这架势,会让对方家破人亡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希望老侍郎节哀。”叶沧海说道。

  “那是老夫之事,你做好自己份内事就是。”郑方桥霸道的说道。
  唉……
  叶沧海叹了口气,怏怏然出了‘百静园’。
  “郑家可是有当年皇上赏赐的‘一龙泡’,此酒不光是人间美味,而且,滋神补阳,拇指粗的一杯就能让功力提升一级。叶大人满面春光,料必尝过了。”一出来,呆立着的阳东就冷嘲热讽道。
  “一旦破案,本官定能尝到。不过,阳捕头好像没这机会了。”叶沧海摇摇头说道。
  “那可说不准,也许本捕头运气好,突然逮到了凶手。”阳东冷笑一声,带头大步而去。
  “不得胡来,切记切记!”叶沧海朝着阳东后背喊道。
  不过,阳东根本就没回应,步子更快了。
  “大人,这个阳东三番两次的找茬,太可气了。”马超哼道。
  “红眼病患了,都是如此,不必理他。”叶沧海摆了摆手。
  “我是担心阳东会坏事。”陶丁说道。
  “他若敢坏事,我定不饶他!”叶沧海斩钉截铁的说道。
  刚出百静园,想不到知府卫国忠大人派人过来催自己回衙门,叶沧海匆匆直奔府衙而去。
  卫大人催得急,叶沧海决定抄近路往衙门赶。
  不过,刚到古宁塔附近时,辄辄微响之中,几支孥箭从塔中飞射而至。
  当即就有几个捕快中箭倒下,叶沧海立即踩在马背上往空中狠狠一甩袖子,力劲突然爆发,‘寒梅三星’弹出。
  三点寒光闪过,工尺刀立即把射向陶丁和马超的短孥打偏,把两人从阎罗殿上抢了回来。
  不过,身子突然下沉往旁边翻滚而去。
  因为,马被射杀挣扎着乱路乱倒,一片刀光映着烈阳,像狂乱的鱼鳞在水上跳跃似的砍向了叶沧海脑袋。
  这要是给砍中,脑袋立即大卸八块。
  ‘清扬木刀’挥动,秋风扫落叶往前一个旋转,划出一道可怕的刀弧。
  旁旁旁……
  仓促之间,虽说躲过了切入脑门的一刀,但还是被对方刀背斜勒了一下,脸上鲜血直流。
  轰!
  一对拳头大的铜锤儿轰杀而至,暗算之人怎么也没料到叶沧海还有人暗中保护。
  此人就是一直没露面,躲在暗处的罗平昌。
  一个身影歪了歪,被双锤砸得倒地,像皮球一般翻滚了出去。
  不过,身影倒地一瞬间,刀片往回一卷,银光翻卷,罗平昌侧腰给旋去一片肉,鲜血顿时就湿了衣袍。
  叶沧海顺势翻滚过去,跳起,迅速的‘弓身弹影’。
  蚀月三杀之‘断肢’出!
  叶沧海像箭一般往前一跃,清扬一刀,这一刀斩出,滋啦一声,身影双腿被狠狠的斩中。
  那身影痛叫一声一路翻滚着跳跃而去,地上留下斑斑血迹。
  不过,叶沧海速度比他还快,弓身弹影,如流光飞逝一般几秒就冲刺到达。
  撕心!
  清扬狂乱的飞舞着,像凌乱的刀片在飞切猪肉,顿时,血肉纷飞,黑影痛得大吼一声,轰地爆出一团黑烟。
  “有毒快闪!”飞扑过来的马超大喊道。
  叶沧海就地一个翻滚,黑影趁机往前方狠狠一撞,迅速翻滚,几个跳跃投入古宁塔旁的小树林中不见了人影。
  “吗得!给跑了。”马超气得大吼道。
  “你们还好吧?”叶沧海从地下爬起赶紧问道。
  “他们三个活不成了,我倒是没事,受了点伤。”罗平昌一指倒地的三个捕快说道。
  叶沧海一看,三人都被短孥射透了身体,已经活不成了。
  “大……大人……我家还有妻儿老小……”其中一个叫刘满的捕快吐着血艰难的说。
  “大人,拜托多给些银子给家……”另一个捕快话还没讲完,头一歪,死了。
  “你们都是府衙的英雄,是为公而亡,放心,每家一千两,衙门不给我自己给。”叶沧海赶紧安慰道。
  “我……我就放心……”刘满跟另一个捕快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时,陶丁匆匆从树林子里跑了回来,道,“跑远了,跳进了一条河,追不上了。”
  “肯定跟冬春被抓有关系,难道此人就是杀死郑通的凶手?”罗平昌说道。
  “我回去活扒了冬春。”马超一听,气得骂道。
  不久,衙门大批捕快赶到,查验现场,追捕凶手……足足折腾了二个时辰。
  三个时辰过后,嗡嗡钟鸣声响起……
  ‘惩恶扬善青铜宝塔’再显,一行行文字显示在了古老的青铜大门上。
  “斩杀六重境飞天狐狸‘**成’,奖宿主内罡四重境!”
  一条蚯蚓样的青色光线弯曲着弹入了叶沧海身体之中,直冲丹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