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九十五章 落雨坊之春

第九十五章 落雨坊之春


  “为了保护客人,我们对于邀请来进入包院的乐师们都有特殊的检查的。而女子落雨坊是我们这里的常客。”徐志理说道。
  “传她们四个过来。”叶沧海坚持道。
  “叫吧,叶大人是神捕,能查出她们就是凶手的。”阳东气得朝外一摆手,自有手下捕快去招呼。
  四个美貌女子,都有着修长的身材,姣好的面容,裙衫颜色代表着春、夏、秋、冬四季。
  “郑通被害的当天晚上,你们都在现场?”叶沧海问道。
  “在!”四人都点头道。
  “没昏过去,也没醉酒,一直清醒着?”叶沧海再问。
  “没有!我们都没喝酒。”四人齐声说道。
  “没昏过去,也没醉,难道凶手会化为空气在你们眼皮子底下窜进来?而且,杀了人还会从容离开?”叶沧海脸一板。
  “我们不清楚,的确没昏也没醉啊叶大人。
  当时,我们就在卧室外边弹唱,而郑公子喝醉了,骂骂咧咧的进了房间就没出来。
  郑公子没出来招呼,我们不敢走。
  所以,就轮流弹唱,累了的话也歇一阵子。
  一直到天亮,郑家护院冲进来大叫,我们才知道郑公子被杀了。”
  春春是四人大姐,她带头说道。
  “是啊大人,差点把我们吓死了,太可怕了。”夏春来了个西施捧心,一幅怕怕样子。
  “叶大人怀疑你们就是凶手?”阳捕头突然插了一句,吓得四个女子当即变色,一把扑倒在地哭喊道,“冤枉,冤枉啊,我们没有,真不是我们干的,我们哪敢啊?再说,郑公子对我们还不错,出手又大方,我们会杀财神爷吗……”
  “闭嘴!本官还没问完,你插什么嘴?”叶沧海气得冲阳东说道。
  此人,明摆着是在打诨插科,捣乱来的。
  如此一来,四个女子料必有了戒心,对破案很不利。
  “我只是吓吓她们而已,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叶大人,都像你这样子温声细雨的谁怕你?”阳东不服气的说道。
  “凶神恶煞就能破案啦?怎么到现在你还没破了案子,请我来干嘛?”叶沧海反怂道。
  “叶大人你能耐着,我不讲了。”阳东气得大步走到了门口,闭嘴当起了电线竿子。
  “你们四个确定没有进过卧室?”叶沧海问道。
  “绝对没进去过,我们只是在外边堂厅里弹唱。”四人都说道。
  “有没人离开过堂厅?”叶沧海继续问道。

  “没有!”夏春说道。
  “谁上的茅厕?”叶沧海突然大声问道。
  “我!”冬春脱口而出。
  顿时,屋子里安静得可怕,阳东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大人,我是上过茅厕,不过,这茅厕就在包院里,还是没有出过院子的。”冬春赶紧解释一下。
  “刚才本官是问你们离开过堂厅吗?你们都说没有,难道茅厕在堂厅里?”叶沧海一脸冰冷的看着四人问道。
  “大人,茅厕不在堂厅里,是在厅外右侧靠近院子的角落处。”徐志理说道。
  “徐家护院在院子的角落外都有安排人守护着的,而且,门口还有郑公子的贴身护卫守着,我只是内急去了一趟茅厕而已。大人总不能让我们连茅厕都不让上吧?”冬春反问道。
  “是啊大人,我们上茅厕也正常。
  而且,冬春妹妹上过茅厕就回来了。
  也就半刻而已,她怎么可能杀得了郑公子?
  再说,冬春妹妹不会武,根本就打不过郑公子的。”春春是大姐,赶紧帮腔着说道。
  “本官没问你,如果冬春是凶手,你就是帮凶!”叶沧海伸手一指,吓得春春花容大变,眼泪直流。
  “冬春,你说你上完茅厕过后就回到了堂厅是不是?”叶沧海问道。
  “是是是。”冬春赶紧点头道。
  “没去过别的地方?”叶沧海哼道。
  “没有,绝对没有!”冬春赶紧点头道。
  “好!你们全跟我来!”叶沧海站了起来,走向了茅厕。
  “呵呵,叶大人英明神断,审茅厕也能审出个结果。”阳东讥笑了笑也跟了过来。
  “马超,给我拿牛筋鞭子来。”叶沧海不理他,马超应着拿了一条长达半丈的水牛筋鞭子过来。
  “茅厕啊茅厕,你给我从实招来?你有没看到过凶手,冬春有没去过别的地方?”叶沧海冲茅厕问道。
  顿时,所有人都傻哩叭叽了。
  叶大人是不是糊涂了?
  “还不说?”叶沧海不理他们,一指茅厕厉声喝问道。
  “哈哈哈,有趣有趣。”阳东在一旁大笑开了。
  “马超,这茅厕不老实,给我狠狠的抽。”连问了好几句茅厕哪能回应,结果惹毛了叶沧海,要下狠手。
  马超应着,只能稀里糊涂的拿着鞭子照准茅厕乱抽了起来。
  啪啪啪……
  徐玲珑赶紧捂住了嘴巴,差笑出声来。
  跟着进来的捕快们也差不多表情,忍得难受。
  就是陶丁也赶紧打着呵欠,怕自己大笑出来。
  不久,茅厕外边的木板都给马超抽裂开,抽碎散了一地,露出里面装粪尿的缸来。
  “停!”叶沧海手一摆,马超停了下来。
  “陶丁,把粪缸挖开搬上来。”叶沧海道。
  “大人,这东西又臭又脏的有什么好检查的?”陶丁有些不愿意。
  “你不挖我挖。”马超很听话。
  “算啦,还是我来吧。”陶丁赶紧摇头,拿起捕快找来的锄头挖了起来,不久,把缸搬了上来,还是青花瓷的,比较考究。
  “阳捕头,这缸没清理过吧?”叶沧海问道。
  “我又没发疯,去审这臭烘烘的东西干嘛?”阳东没好气的应道。
  “血案发生过后,这里的一切都没动过,保持原样。”徐志理说道。
  “冬春,你上过茅厕吗?”叶沧海问道。
  “当然上过,大人问这干嘛?”冬春满脸通红。
  “既然上过,怎么这么干净?”叶沧海一指粪缸。
  “我……我上的‘小解’,当时怕郑公子出来发现我不在要挨打,所以,只拉了一点点就匆匆跑出来了。”冬春说道。
  “胡说!”叶沧海一掌拍在旁边一颗树上,道,“既然怕,说明你上小解很快。而且,才拉了一点就跑出来了,为何还要用半刻时间?”
  “我……我不知道啊大人,我的确……当时害怕啊……我也记不清了……”冬春顿时慌了神。
  “刚才记得那般清楚,现在又什么都记不着了。
  而且,这缸里什么都没有,一滴尿都没有。
  这茅厕上面有瓦片遮着,四周又有木板隔着,太阳照不进来。
  肯定得有尿残存,你们看,里面有吗?”叶沧海叫马超托起缸来递向了现场各位。
  “没有大人,我们流溪林每天都会清理。而且,还会擦拭干净。过去还不到十天,就是尿干了也得剩下一点残渣的。”徐志理说道。
  “大人,我真没有,我不知道。当时很怕,也许没拉出来就吓得跑回去了。”冬春一把跪在了地上哭喊道。
  “没拉出来你用的时间怎么那么多?”叶沧海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