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九十二章 情*杀

第九十二章 情*杀


  “那叶大人对老侍郎家一案应该有了解过了?”有捕快问道。
  “刚来,初初的了解了一点。这不,今天正准备去现场看一看。”叶沧海看着下边应道。
  “郑三公子当时就死在床上,叶大人既然了解过,那郑三公子当时的死状是什么样的?”另有人又问道。
  “听说是胸口插了一刀,一刀致命。而且,男人的阳根被切。”叶沧海答道。
  “这明摆着就是情杀,为了女人争风吃醋。”下边捕快说道。
  “那也不一定,不能就凭此武断的认为就是情杀。”叶沧海摇摇头。
  心里明白了,敢情,这就是今天阳东给自己出的难题。
  倒是别开生面,有新意。
  “明明是情杀,不然,为什么要斩断阳根,肯定是因为女子而生恨。”
  “难道凶手就不能欲盖弥彰?比如,你被人一刀斩了头颅而死,也不能就此认定你是因为破脑而死。也许,在死前,你早被人击碎了心脏。你早死了,头颅上的伤只是一个表面现象而已。”叶沧海反问道。
  顿时,台下捕快被噎了一下,一时间回不上话来。
  “呵呵,叶大人,这也不能排除是情杀是不是?”阳东一看,下边再不接茬可就败下阵来了,干脆自己亲自操刀上阵了。
  “当然不能排除,但也不能肯定。
  一切以证据说话,办案破案,最讲求的就是证据。
  不然,你讲的天花乱坠,那全是空话。
  咱们是捕快,是为老百姓办事的衙门中人,不能冤枉了一个好人,但也绝不能放过一个凶手。”叶沧海说道。
  啪啪啪……
  顿时,场面有些失控了,下边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阳东的脸都有些变了,绝不能给叶沧海造势,那是赶紧大声喊道,“好了,停下来,叶大人既然在现场,你们可以多多请教才是。不然,平时要见到他就难了。”
  “呵呵,关于郑老侍郎的案子你们可以随时来找我‘切磋’。这一切都是为了能早日破案,还受害者家属以公道。以体现咱们东阳府的公义之心,彰显卫大人……”叶沧海抱了抱拳,当即打脸阳东。
  “这小子好像知道我在听似的?”卫国忠开了句玩笑。
  “他又不是神仙,能掐会算啊。”赵世忠笑道。
  “叶大人如此英明,听说卫大人给了你六天时间,料必叶大人根本就不用六天时间就能破案了。”又有人继续了。
  “这个,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叶沧海问道。

  “当然真话了!”所有捕快都叫了起来。
  “六天时间的确太难了,我没把握。”叶沧海摇摇头。
  “到时破不了案子,卫大人岂不丢脸了?而叶大人也得倒霉?”
  “所以嘛,为了不让卫大人丢脸,咱们都得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
  至于说我丢官是小事,可千万别让人打了卫大人的脸。
  不能让人打了我们东阳府的脸,更不能让人打了我们全体捕快的脸!”
  叶沧海振臂高呼道。
  “对对对,绝不让人打脸!”
  “我们听叶大人的。”
  “破案破案破案……”
  ……
  捕快们全都激动了起来,高举双手大喊着,阳东脸都绿了。大喊着停下,不过,没人理他了。
  “好,韦副总捕头,你把当时去过案发现场的兄弟全带上,跟我去现场一趟。”叶沧海顺势而上,手往下狠狠一甩,带着人马往外而去。
  “哈哈哈……有趣有趣……”卫国忠站起大笑开了。
  “考验别人,倒给别人利用了。此人,年纪轻轻的还有些手道。”赵世忠无奈的叹了口气。
  郑通是被人杀死在‘流溪林’的,里面小桥流水,还有一条宽三十米的小溪流过。
  竹子特别的多,尽显风雅。
  这里是文人墨客们流恋忘返的地方,是徐家的产业,平时用来招待有名望的雅士权贵,武道强者们的,普通老百姓根本就没有资格进来。
  不过,自从郑通被杀后,这里就被府衙封印了。
  而且,为了防止破坏现场,郑家还派了强力护院看守。
  徐家也无奈,眼看着大把大把的银子却是没办法赚。
  “叶大人,这位就是徐府管理流溪林的掌柜徐三当家徐志理。”阳东指着院子前一个高瘦,戴文帽中年男子说道。
  “叶大人,可把你给盼来了。”徐志理好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拱手之间一把就跪在了地下。
  “徐员外请起。”叶沧海伸手扶起了他,看来,是把他给急坏了。
  徐志理可是有功名的,见官不用下跪。
  “叶大人,你们再破不了案子我们徐家就要倾家荡产了。”徐员外一脸哭丧相。
  “员外何出此言?”叶沧海装得一愣故意的问道,这事,八成跟郑老侍郎家脱不了干系。
  “唉……郑三公子死在我们流溪林,这可是给咱们徐家带来了灭顶之灾。
  为了摆平此事,我们前前后后的打点,已经花了几万两。
  一天四五千两啊叶大人,徐家就是有个金山银海也填不满这个窟窿。
  而且,如果再逮不到凶手,郑家说了,要踏平我们流溪林。”徐志理愤然说道。
  “二叔,人又不是我们杀的,郑家真要踏平我们流溪林,我徐玲珑跟他们拚了。”这时,一道凶巴巴的女子声音传来。
  叶沧海转头一看,发现左侧面小道上走来两个女子。
  讲话的就是走在前头那位,女子短衫长衩,瓜子脸柳叶眉,一身英武之气不输男儿,后边的应该是丫头了。
  “你就是徐玲珑?”叶沧海看着她问道。
  “徐玲珑见过叶大人。”徐玲珑只是微微的福了一下,转尔就道,“东阳府衙是怎么啦?一个大活人被杀了,你们查了十来天,一点线索都没有。难道,我们徐府一年几万两的锐银都给喂了狗?”
  “大胆,你怎么骂叶大人是狗?”阳东一听,指着她勃然大怒。
  “叶大人,玲珑她是个直性子,口无遮拦的,请谅解谅解!”这可是把徐志理吓得不轻,慌得赶紧拱手赔礼道歉。
  “阳东你也不是个好东西,案子先是由你接手的,怎么啦?
  查不出凶手来反倒拿我们这些苦主出气?
  有本事就把凶手抓来给我瞧瞧,到时,不要说喝我流溪园的酒,你就是要我徐玲珑伴舞都行。”
  徐玲珑还真有股子男儿风范,敢作敢当。
  “刁民,真是个刁民,来人,给我拖下去先打十棍子。”阳东气黑了脸,一指徐玲珑大吼道。
  “叶大人,不能打啊。玲珑也是给急坏了,她糊涂了。”徐志理慌了神,赶紧喊道。
  “的确有些刁!”叶沧海一甩脸子。
  徐志理吓得都跪下了,作依求饶。
  “二叔,别跪,他们没资格让你跪。要打就打,来,朝我身上打,打死我好了。”徐玲珑一脸硬气的站着,不过,眼圈儿却是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