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九十一章 知府大人也偷*看

第九十一章 知府大人也偷*看


  “呃,自古官场凶险赛过江湖十倍。”陈洛生点了点头。
  “你问问,敲打一下那人。别的我不想管,不过,在调查案子这一块上不许任何人干扰叶沧海。”郑方桥叩了下桌子。
  “这就去。”郑洛生点了点头。
  “刚才隔壁一号客房有动静吗木叔?”第二天早上,叶沧海问道。
  “没有!不过,看门的两个人中其中瘦高个子的中年男子有过来瞧着。站一旁看热烈,过后没什么表示就走了。”李木说道。
  “那人应该是个人物。”叶沧海点了点头。
  “听说这家客栈是跟官衙合作办的,1到6号只提供给官员。
  而且,还得有一定品阶的官员。
  没有官品在身,你就是再有钱也不能住。
  而1号2号3号这三套客房入住者至少得达到五品,4到6号客房五品之下,八品之上。”马超是干捕快出身的,所以,一到东阳就充分利用时间打听出了许多情况。
  “那大人怎么住2号?”陶丁一听,不解的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马超摇了摇头。
  “难道这也是阴谋的一部分,其目的就是要让一号客房的大人物作为目击者。昨天晚上如果叶大人真的中了圈套,这顶戴就飞了。”陶丁想了想说道。
  “好毒的手段。”马超倒抽了一口凉气。
  “马超,这就是官场,什么时候被人搞死都不知道。”陶丁说道。
  “唉,我脑子不好使,还是干好捕快就是了,别的,只要听叶大人的就是了。”马超说道。
  吃过饭后,三人匆匆往府衙而去。
  “叶大人,咱们也不必啰嗦什么了,你直接到捕衙带齐人手到现场去。你只有六天时间,从现在开始计时了,阳副总捕头他们都在捕衙。”卫国忠一指外边‘时刻’说道,“李师爷,你陪叶大人去一趟。还有,你暂时就不必到通判司办公,直接到捕衙现场办公。到时,案子结了后再回来。”
  这东阳府府衙的布置跟青木县相比大同小异,只是规模扩张了十几倍,而且,各个分衙多了不少。
  “叶大人,请吧。”李文远伸手作了个请的动作。
  于是,几人直奔捕衙而去。
  捕衙当然是东阳府衙最大的部门,三班衙役,加上打杂的,临时请的,人数加起来有大好几百的。
  所以,捕头的品级虽说仅仅七品,但是,权力却是不会逊色一个正六品的通判。
  当然,东阳府捕头赵世忠因为兼着十三品的海神卫一职,所以,是从六品的捕头,跟叶沧海这个通判副使相当。

  而副总捕头阳东就没那个好运气了,也就一个从七品的小官,足足比叶沧海矮了两级。
  捕衙的地盘比较大,除了多间房舍之外还有一个足球场大的练功场。
  练功场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兵器,梅花桩、哑铃、秋千、单扛双扛,火圈,登云梯什么都有。
  此刻,好些捕快都光着膀子在练功,操场上龙腾虎跃着许多身子,好不热闹。
  叶沧海突然抽了抽鼻子,顿时一愣,悄悄的用眼瞟了一下左侧面一处台子。
  那里有一处碉堡式的小阁楼,虽说看不见楼里是什么人,但是,叶沧海可以肯定,卫国忠跟总捕头赵世忠此刻就在阁楼里。
  因为,哮天鼻早就闻出味儿来了。
  看来,今天还有特殊的考验……
  不然,这两位鬼鬼崇崇的躲在阁楼里干嘛?
  还是不放心啊,毕竟自己太年轻。
  难道又会出现在青木县衙上任时马超刁难自己的一幕?
  对这个叶沧海倒是不怎么担心,毕竟,阳东也就内罡三重境左右,赵世忠强一些,但也不可能亲自操刀上阵。
  至于他的手下们,应该没有超过内罡三重的吧?
  真要考验自己还不得给自己送菜,顺便在知府大人面前长长脸子,叶沧海甚至有些期待着这些家伙跳出来让自己爽一把。
  “各位住手,是李师爷跟叶大人来了。”这时,阳东眼尖,发现了叶沧海几人,马上喊停道。
  顿时,操场上活跃着的身影全都停了下来。
  “全体到操练场集合!”这时,一个长得铁塔样的雄壮汉子大喊一声。
  “大人,此人叫韦一笑,外号‘轰大山’,脾气特别的暴臊,力气大如牛,据说天生神力。
  现在内罡一重境,能力举五六百斤。
  他也是府衙的副总捕头,应该排在阳东之后。”
  马超凑过脸来提醒道。
  “赵捕头,阳东今天安排的什么考验?”阁楼里,卫国忠笑问赵世忠道。
  “下官也不清楚,他不说,搞得很神秘。不过,好像很自信,说是非要让叶沧海栽个跟头不可。”赵世忠摇摇头说道。
  “叶沧海能击杀黄蜂寨多位当家的,实力应该有着内罡六重境吧?”卫国忠问道。
  “那不可能,毕竟,他太年轻了。
  不过刚十七岁而已,在我海神国,十七岁的内罡六重境,除非那些名门大派,或者皇亲国戚中的亲传弟子才有如此身手。
  要知道,培养一个如此天份的优秀弟子出来有多难?
  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小宗师级的师傅吧。
  叶家这些都不俱备,叶沧海就是运气再好,顶天了内罡二重左右。
  不然,如果有六重境,早进京城抢武进士去了。
  到时,正经的功名出身,一出道估计就能混个从六品,前途无量,哪还用如此麻烦,折腾了半条命才上个从六品。”不得不说,赵世忠的眼光老辣,一猜一个准。
  “难道他每次都是运气好,不然,怎么杀得了黄蜂寨众多高手?”卫国忠反问道。
  “黄蜂寨那几位当家的实力并不是特别的强大,也就二三重而已。
  而他们盘居这么多年,那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
  不然,早给消灭了。就是叶沧海最后碰到的神秘高手来讲,其实,我查清楚了,是有高手在暗中帮了他,那人八成就是宇文化戟了。
  不然,叶沧海哪还有命在?”赵世忠一脸轻蔑的说道。
  “嗯,应该也是大致如此了。不然,也太非凡了。”卫国忠点了点头。
  “请叶大人训话,拍掌欢迎!”阳东站在台上,拍掌说道。
  顿时,掌声雷动,特别的热烈。
  “各位兄弟辛苦了,叶沧海我初来乍到的,今后还需要各位兄弟照应着。”叶沧海跳上了台,抱拳来了一礼,有点江湖草莽拜码头的味儿。
  “好啊!”
  有人大叫了起来,顿时,掌声比先前还热烈了。
  “呵呵,有点匪气。”卫国忠一摸胡子,笑了笑。
  “这样很不好,没大没小的。今后,谁还听他的,不可取不可取。”赵世忠摇了摇头。
  “你认为官员就应该满身正经,面对下属时板着脸?”卫国忠笑问道。
  “那当然,不然,失了规矩就失了分寸。到时,有人会爬头上的。而在外执行任务时有人也会不听话,这就是官威。”赵世忠一脸正色说道。
  “呵呵呵。”卫国忠笑了笑,继续看戏。
  “叶大人听说是专为老侍郎家血案而来的?”下边人堆里有捕快问道。
  “没错,是知府卫大人调拔的。”叶沧海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