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八十九章 叶大人不如狗

第八十九章 叶大人不如狗


  叶沧海发现,那个房间被一块薄纱似的丝网遮挡了,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个窈窕女子坐在一方昂贵的古琴边。
  同时,叶沧海还发现,满堂宾朋之中有八九成都一脸贪欲的看着那方纱帘。
  这群色*货……
  “呵呵呵,叶大人可能不知吧?小凤仙可是我东阳城落雨坊的头牌。
  一代琴艺大师,平时很难请到的。
  此女弹琴对客人的要求极高,不合心意的即便是出再多的银子她也不赏脸。”
  王文长一摸下巴,笑道。
  “小凤仙从来说,她的琴只弹给懂琴之人。即便是罗掌柜的想请到他也有难度,不过,今天肯来,大概是听说了叶大人的英雄事迹,想见识一番。”阳东说着,眼神却是没离开过那方纱帘,连吞口水的声音叶沧海都听到了。
  “咱们都是沾了叶大人的光。”户房使江罗点头应道。
  吭!
  一道琴音响起,顿时,所有人都闭上了嘴,一幅侧耳倾听模样。
  “叶大人,不过如此!”纱帘后传来了一道淡漠的声音,顿时,全场哑然,个个都看向了叶沧海。
  “姑娘,咱们素未谋面,何出此言?”叶沧海问道,倒还真有些纳闷,老子招谁惹谁了……
  “一个莽夫,只懂杀人,哪会什么风雅?令人失望。不过,既然来了,至少,叶大人还是剿灭了黄蜂寨山贼,此琴是小凤仙我替青木县老百姓弹奏的,并不是为叶大人。”小凤仙道。
  顿时,场上宾朋都想大笑,不过,不好意思笑,看着叶沧海憋得难受。
  “各位,想笑就笑出来吧,憋太久会生病的。”叶沧海倒是一脸豁达的笑道。
  哈哈哈……
  顿时,整座楼差点都给笑塌了。
  鹿叫声,猪叫声,什么样的笑声都有。
  “唉……”小凤仙叹了口气,顿时,笑声嘎然而止。
  “我就弹一曲‘失落雨’吧……”话落,失落的琴音响起。几秒过后,响起了小凤仙那落寞的唱腔:
  “本期与君见……哪知是百闻不如一见……见面不如不见……江湖草莽,秋戈起……奈何不解风情……”
  这词儿,明显的针对叶沧海了。
  宾朋们一边听着一边都用怪怪的眼神看着叶沧海。
  “敬酒敬酒!”和着琴音,阳东大喊道。
  不久,一个接一个,轮翻上阵,叶沧海终于醉了,醉得路都走不稳当了。
  “凤仙姑娘,能否扶叶大人上楼休息。”二掌柜罗晋阳朝着小凤仙请求道。

  “玉儿,把我家的‘大毛’牵过来,我要牵它下楼歇息了。”小凤仙的声音传来。
  “大毛,不是她家养的金毛犬吗?”有人小声的说道。
  “小声点,别给叶大人听到了,不好。”
  “唉……小凤仙也太高傲了,宁愿牵狗也不愿意扶叶大人上楼……”
  “嘿嘿,这不正是说叶大人连她家的狗都不如吗?”
  ……
  “少爷,咱们走吧。”李木铁青着脸过来要扶叶沧海离开。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共婵娟……共……婵……”
  叶沧海拿着一个酒壶,歪歪倒倒的一把推开李木,一边往嘴里倒着酒,一边呻吟着《水调歌头》。
  虽说没有天后王*菲的唱功,但是,在内气充足之下,再加上他那醉酒后的沙哑声音,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好!”知府卫大人第一个拍掌叫好。
  “妙,妙不可言……”王文长跟进应和。
  “我李元奇虽说是个大老粗,但是,叶大人这一曲让我看到了一个孤独的落寞高人……唱得好,好好好!”李元奇拍桌叫好。
  “叶大哥,让‘甜心’我送你回去歇息吧……”一个美妙女子站起,盈盈而至。
  这一声叶大哥叫得好些人都感觉骨头酥软,腿脚发酸,只想跌入美人怀抱……。
  梅甜心,东阳书院大师姐,在东阳城也是排得上号的大美女。
  此女文武双全,出身名门,天纵之姿,据说梅家堡的门槛都换了好几茬,全是给上门提亲者踩烂的。
  “花间一壶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二人……哈哈哈……”叶沧海洒脱不羁,甚至,略有些放浪。
  他一只手拿着酒壶,另一只伸手揽住梅甜心的腰歪歪倒倒的要下楼。
  身后,是那方纱帘里传来瑟杀的《金戈铁马》。
  阳东看了江罗一眼,两人都会心的一笑,成了!
  “梅姑娘,你是不是很热?”马车起动了,叶沧海问道。
  “嗯,是很热。都快入秋了,怎么还这般的热?”梅甜心脸儿绯红,点了点头。
  “呵呵,吃了龙精丸,不热才怪了。”叶沧海怪怪的笑了笑。
  “龙精丸?”梅甜心顿时一愕,她可不笨,“叶大人怎么知道的?”
  “我也吃了。”叶沧海说道。
  “谁下的?”梅甜儿脸上露出一抹恐怖的杀气。
  “谁叫你来的就是谁下的。”叶沧海哼道。
  “不可能!是二叔叫我来的。”梅甜儿说道。
  “这事有两种可能,第一,你二叔知道下药的事。第二,连他都不知道。”叶沧海说道。
  “无耻!叶大人,赶紧停车,我要到药铺。”梅甜心气得骂了一句,赶紧说道。
  “不用担心,我这里有解药,你吃了就没事了。”叶沧海掏出了一颗药丸子。
  “你先吃一颗。”梅甜心有戒心。
  “呵呵,我早吃了,不然,你就麻烦了。不过,这药再吃一颗也无妨。”叶沧海拿过给梅甜心的药丸子吞了。
  梅甜心一看,也吃了一颗。
  “停下,我要杀人。”吃完药后百息时间,梅甜心感觉好了一些,立即喊道。
  “你要杀谁?”叶沧海问道。
  “我……我……”梅甜心一愣,一时间有些茫然。
  “放心,他们还有后手。等下子就会露脸,来看我们俩的热闹的。咱们演场戏就是了……”叶沧海说道。
  “给我逮住一定杀了他。”梅甜心应道。
  叶沧海心里暗暗庆幸,幸好有哮天犬鼻子在,早就闻出味儿来了。
  不然,一入坑,今天这糗可就丢大发了。
  叶沧海刚来,所以,府衙总管暂时给他安置在东阳客栈,说是有处老宅要修整一下再搬进去,还得等上几天。
  既然有人设了套让自己钻,肯定派得有眼线随时盯着自己的,这戏就要演得像一些。
  所以,一下马车,叶沧海装得大醉一把就搂紧梅甜儿,那妞脸一下子红得像水密桃,手一动就想推开叶沧海。
  “你想不想逮到幕后黑手?”叶沧海凑她耳旁道。
  “可你也不能占我便宜。”梅甜儿哼道。
  “舍不得孩子套不中狼,如果咱们规规矩矩的进客栈这戏肯定就穿帮了。”叶沧海说着,手一紧,两人差点贴在一起了。
  “你……不行……”梅甜儿挣扎着。
  “不演的话你先回去。”叶沧海手一松装得要走人样子。
  “我……”梅甜儿有些举足无措,毕竟,人家黄花大闺女,那见过这种阵仗?
  “进门,挨过堂厅进了房间就好了。”叶沧海手一紧硬是把人给带了进去。
  “掌柜的,叶大人房间安排好没有?”马超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