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八十八章 小凤仙

第八十八章 小凤仙


  “是啊,站着讲话不腰疼。
  我虽说没有参与破案,但是,老侍郎三天两头过来,卫大人相当头疼。
  前天,我去省里报批,连布政使大人都有问起过此事。
  这事干系太大,各方都压下来,卫大人肩上的担子更重。
  我们应该竭力为卫大人分忧,而不是推卸责任,三天推成一个月。
  省里一旦派人下来,咱们东阳府的脸可是丢尽了。”刘鸿江说道。
  “即便如此,三天也是强人所难。
  这事,你们可以问一个赵捕头此案的难度有多大?
  并不是我们不为卫大人分忧,这是两件事。
  假如咱们给叶大人的压力过大,到时,反倒搞得一包糟。
  不但帮不了卫大人,反倒陷卫大人于泥坑之中了。”王文长哼道。
  “拖一个月,老侍郎这一关怎么过?还有,一个月时间,赵捕头他们早破了案子,呵呵,叶大人来干嘛?”东阳府户房使江罗冷笑道。
  “卫大人,请给我半个月时间。”叶沧海朝卫国忠拱手道。
  “半个月,呵呵,今后老侍郎来你去‘招待’就是了。”卫国忠那脸一圬,不高兴了。
  “最多五天时间,不然,老侍郎就要往上捅了。”赵松州说道。
  “闲话不说了,叶大人,本官给你六天时间,必须破案。不然,本官要摘你头上顶戴。”卫国忠定了拍子,一摆手道,“别的就不说了,晚上为叶大人接风洗尘,咱们到醉月楼。那里有许多乡绅名流们听说叶英雄到了,都想见识一番。走吧……”
  “唉……”王文长看着叶沧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跟着出去了。
  “听说叶英雄剿灭了黄蜂寨,是我东阳府的骄傲。我‘跳山虎’黄强久仰大名,今天先拔个头筹,敬叶英雄一碗。”一个胡子拉碴,满脸凶悍,身上纹着一只老虎的壮汉拿着一碗酒先喝干了,尔后拿了个新碗装满酒哐哐过来了。
  那厮大步到了叶沧海面前,双手往碗上一箍,撞向了叶沧海道,“叶英雄,请!”
  “呵呵,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叶沧海笑着站起,手伸向了酒碗一旋,跳山虎感觉手上一轻,酒碗已经给叶沧海旋走。
  而刚才用力过猛,身子往前一扑,往旁边桌子狠撞了过去。
  现场人哪有不明白的,这厮明显是想借敬酒给叶沧海难堪。
  不过,跳山虎可是东阳城一霸,内罡境强者。
  见他撞了过来,吓得那张桌子的人赶紧侧身闪开。
  啪啦一阵脆响,顿时,桌子被撞翻,桌上酒水菜汤撒了跳山虎一头一脸一身都是。

  “呵呵呵,跳山虎,你成落汤老虎了。”龙虎镖局的李元奇总镖头一看,顿时大笑了起来。
  当然是借机替叶沧海出气,羞辱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叶大人好身手,我跳山虎再敬你一碗!”跳山虎顿时下不来台,脸红得猴子屁股似的大喝一声,拿起隔桌一碗酒又冲了过来。
  门外的陶丁马超一看就要冲进来阻拦,不过,被叶沧海眼神制止了。
  刹那间,跳山虎一身虎威的冲到。
  这次绝对昴足了劲,肌肉块状鼓起,青筋暴露,好像一条条蚯蚓在手臂上爬似的。
  十个有九个都在看热闹,因为,他们也想看看叶沧海的身手,就是卫国忠也装着在品菜并没有出声阻拦。
  饿虎扑羊!
  距离叶沧海就一米距离时,跳山虎突然加速,双脚一蹬跳起,人如老虎一扑冲撞向了叶沧海。
  不过,拿碗的手被叶沧海直接插入抓住。
  跳山虎立即飞起一脚踢向了叶沧海,叶沧海反手把碗往他脸上一扣。
  啪!
  一声脆响,酒水泼了跳山虎一脸都是,而酒碗破碎,把跳山虎的鼻血都砸出来了。
  这还不够,叶沧海干完后顺势侧身一闪,手抓住那家伙脑袋一个暴*力旋转,跳山虎飞扑了出去,一路翻滚着下了楼。
  “好!”李元奇带头拍掌,顿时,掌声雷动,响成一片。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敬来的酒没喝着倒让敬酒者给喝了。”叶沧海抱拳环了一周说道。
  “叶沧海,我跟你没完!”楼下传来跳山虎愤怒的咆哮声,大家都以为这家伙会再次冲上来,哪料到是在放空炮,人早就溜了。
  “呵呵呵,叶大人不愧为青木英雄,范西风我佩服佩服!”这时,一道敞亮的笑声传来,侧旁桌子走过来一位身穿蚕丝白袍,脚蹬昂贵黑孔雀皮靴,脸圆眼利的帅气公子。那人轻轻一抡,手中扇子一开,朵朵鲜艳的桃花跃然纸上,好不惹眼。
  范西风,大风园的范西风,青木三秀之一,指使孙道彪在叶家祖坟事件上还暗算过自己。
  不过,叶沧海怎么也没想明白,他为什么暗算自己?
  自己跟他可没什么交集……
  现在到他的地盘了,估计有一番龙争虎斗的了。
  “这位是?”叶沧海装得不认识他样子问同桌道。
  “呵呵,东阳大风园的范家大少范西风,东阳三秀之一,叶大人还真有些孤陋寡闻啊。”赵松州大笑道。
  “呵呵,以前,叶某在青木县一心剿灭山贼,没空去理别的事。现在也是初来乍到的,不知道东阳城的名流也正常。”叶沧海笑道。
  “连范公子都不知道,叶大人眼光高远啊。”刘鸿江竖起大拇指说道,明显火上浇油。
  “本来想敬叶大人一杯的,既然叶大人不知道在下,在下也没必要自作多情,就不敬了。”范西风一听,脸一圬,袍服一摆,大马金刀的坐下了。
  “翘什么皮,在东阳城没有范大少你,想办事,那得看范大少你高不高兴。”有人打诨插科道。
  “这种不识好歹的人,咱们也没必要替他接风洗尘了,走吧,这酒没味。”
  “走走走……”
  顿时,好些家伙站起起哄了。
  “知府大人请客,你们要走,呵呵,不走的就是王八孙子!”叶沧海笑道。
  顿时,那伙站起来的人又停下了脚步。
  你看我我看你,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时间,场面十分手尴尬。
  “卫大人,今天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下回在大风园我好好请你尝‘百鸟朝凤’。”范西风站起来了,朝着卫国忠拱手道。
  “也罢!”卫国忠点了点头,范西风一伙才往外而去。
  不过,在经过叶沧海身边时,好些个家伙都在冷笑。
  “来来来,咱们共贺叶大人到咱们东阳城。”卫国忠举起了杯子。
  “好,一口喝干!”李元奇应道。
  “咱们不醉不归!”阳东大喊道。
  顿时,气氛又搞起来了。
  不过,叶沧海知道,这是卫国忠在警告自己要听话。
  不然,可以给自己一颗糖豆,也可以马上给自己一巴掌。
  像刚才范西风之事,卫国忠同意他一伙离开,这是在敲打叶沧海。尔后又当即带头举杯共贺,又给了叶沧海一颗糖豆,是罚是奖全在他的掌控之中。
  “各位,为了欢迎叶大人的到来。本酒楼特地请来了落雨坊的金牌琴师小凤仙过来助兴。”醉月楼二掌柜罗晋阳说着,手往侧旁一指。
  “还是罗掌柜的面子大,居然能请到小凤仙,佩服佩服啊。”刘鸿江一摸胡子,赞叹了起来。不过,那双眼却是直勾勾的盯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