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八十七章 中特别大奖

第八十七章 中特别大奖


  “沧海,好好为官,替我们青木县所有百姓长长脸。要让世人知道,青木出了个叶沧海。”罗静一扶起了叶沧海,一脸自豪的说道。
  “罗院长,也许咱们青木县会因为叶大人而扬名天下。”宁冲大声笑道。因为,罗静一已经是青木书院的院长了。
  “那是必须的!不然,我罗静一撞死在青木书院。”罗静一居然也张扬了一回,眼中充满殷切的希望。
  “老师,学生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叶沧海眼眶有些湿了,把大碗往地下狠狠一砸,跳上了马,冲马超一挥手喊道,“走!”
  “叶大人……叶大人……”
  身后,是声声不舍的呼喊声。
  “重创内罡五重境武者铁鹏,奖解毒‘小还丹’三颗中其中一颗,先存着。另,特别大奖‘哮天鼻’一个,一鼻在脸,一里内范围可闻出同样的味儿……味之道,千锤……”真要命,刚跑了几里路,嗡嗡的钟鸣声响起,惩恶扬善塔上青光一闪,青铜大门上露出字来。
  “马超,本官突然有所感悟,下马休息!”本来以为这次白伤了一个铁鹏,哪料到大奖系统给延迟了奖励时间。这厮心里大喜,马鞭一扬冲马超喊道。
  “叶大人,今天赶不到东阳府是要吃板子的。”阳东一看,认为叶沧海对破案也没把握,想拖延时间。
  “阳捕头是练武之人,难道不懂顿悟的重要性吗?”叶沧海怂了一句,跳下马来钻入一片树林中准备接收‘哮天鼻’,马超赶紧跑过去担当起了临时头的护卫。
  “到时卫大人追纠下来,这责任谁来担当?”阳东问道。
  “本官是领头的,难道还要你这个副手来担待?”叶沧海没好气的应着。
  这阳东明显的是在忌妒自己爬他头上,一直找茬,干脆不给他脸了。
  “这话你们都听到了,到时挨板子可就不是我的事了。”阳东冲大家喊了一句,冷笑一声,就地坐下掏出一壶酒喝了起来,又瞄了一眼树林子,哼道,“我倒要看你能拖到什么时候,丑媳妇也得见家翁。
  这次青铜大门上露出的是紫色光芒,叶沧海一瞄,顿时无语了。
  因为,大门中跳出的居然是一个很大的狗鼻子,那狗鼻子相当牛叉,闪动着一身紫气飞向了叶沧海的鼻子。
  不久,青芒大作,叶沧海感觉鼻子一阵颤抖。
  好像高明的大夫拿着手术刀在移植鼻子似的。
  下一刻,叶沧海感觉鼻子一通,一股臭味儿传来,差点吐了出来。
  感觉五味俱全,这树林子里闻不出的味儿全都涌上来了。

  真它吗滴恶心,这鼻子太灵也不好,臭味儿都给放大了十倍似的。
  如果掉进茅坑,那岂不得活活给臭死了……
  良久才感觉味儿变淡了一些,这估计需要时间来适应了。
  这厮赶紧掏出一面小圆镜照了照,还好,鼻子没变成狗鼻子,原装货,要是真变成狗鼻子还真没脸见人了。
  “走吧,起程!”不久,叶沧海出来了,重新上马。
  阳东哼了一声,紧跟在后边。
  “你离远点都不会啊?老子又不是囚犯?”叶沧海没好气的冲他说道,气得阳东脸都绿了,拚命的一抽马,往前冲去。
  不好意思啥,你太臭了,那汗味儿能熏死人……
  “嘿嘿,大人,阳东给你气得不轻。”马超凑过脸来干笑道,“该!”
  “马超,下回记得用茶水擦一下牙。”一股腐烂味儿传来,叶沧海赶紧说道。
  “使得使得,属下早上一忙,给忘了。”马超一愕,臊得满脸通红。
  这该死的哮天鼻子,得多罪多少人哪……
  可又不能解释,叶沧海只能一边跑路一边做深呼吸运动,以加快鼻子的适应能力。
  不过,他有个惊喜的发现。
  每个人身上的味儿都不一样,而且,只要给自己的鼻子闻过后就能记录下来。
  今后,不用看人,一闻就知道了,还真日子狗了。
  东阳城是青木县城的好几倍大小,最近因为郑老侍郎家的血案问题,所以,城门口盘查得很紧,黄昏的时候才匆匆到了东阳府衙。
  一进府衙,发现众多官员好像都在等着自己。
  这面子,够大的。
  “呵呵呵,叶大人到了,老侍郎家血案指日可破啊。”一番寒喧过后,同知赵松州一脸笑眯眯的说道。
  “那是当然,叶大人可是青木县英雄,剿灭了几十年都破不了的黄蜂寨。老侍郎家血案跟黄蜂寨相比,小菜一碟了。”府丞安华接话应道。
  “对此案卫大人特别的重视,特地派下官去迎接的叶大人。料必叶大人不会让知府大人失望,三天内就可破案。”阳东笑呵呵的说道。
  “叶大人能破了此案也是给我们东阳府衙长脸,相信他不会辜负了卫大人的期盼和栽培。”史房使刘鸿江摇头晃脑。
  ……
  一时间,听到的全是好听话。
  捧杀!
  绝对的捧杀!
  叶沧海可不敢盲目乐观,拱手道,“各位大人太抬举下官了,破案跟剿灭山贼不一样。
  山贼虽多,但是,只要有武力就能剿灭。
  破案就不一样了,像赵捕头,阳副总捕头的武功还不高强吗?
  他们绝对比我强得多。但是,破案讲运气,有力也使不上。
  所以,三日内破血案,那根本就不可能。
  不然,赵捕头还得上本官我吗?
  本官过来,也是协助赵捕头破案的。
  论经验,论武功,论人脉,赵捕头都是我的前辈。
  初来乍到的,本官会向赵捕头阳副捕头多多请教的。”
  “叶大人此言差矣,你可是卫大人亲点的干将,特地从青木县调拔过来的。而你是负责老侍郎家血案的领头人,赵捕头,阳捕头都是你的下属。当然是他们听你的,不能搞反了。”赵松州干笑着说道。
  “嗯,此案是卫大人亲点,是我们协助叶大人。一切行动听指挥,叶大人,我赵世忠虽说破案多年,但是,这次会尽力协助你的。”赵世忠点头道,只不过这话讲得有点假,有些不自然。
  毕竟,在破案这个行当上,赵世忠可是号称‘铁拳神捕’,在东阳府,他就是这方面的泰斗级人物。
  谁爬他头上,人家心里会痛快着那才怪了?
  “叶大人有什么事尽管招呼,我就是你的兵。”阳东一脸豪迈的说道。
  那气势,他才是将军,叶沧海只是一个马仔。
  “老侍郎家血案个中复杂,都过去十来天了,凶手一点影都没查到。
  这说明,此案的难度非比寻常。
  叶大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对案子也不了解,咱们总得给他点时间适应一下。
  所以,三天内要破案这个要求太高了,一个月差不多。”王文长当然帮着叶沧海了。
  “一个月,郑老侍郎还不活扒了咱们?”赵松州冷笑道,他是同知,王文长是副职,正副之间想尿到一个壶里永远都是个难题。
  而且,王文长这次只升了半级,心里不服气。
  赵松州要保住自己的位置,对于王文长的同伙,当然都是极力打压的。
  毕竟,为官,自己的圈子也相当的重要。
  到时,一起哄,就抬上去了。
  没有朋友就等于没有人脉,孤掌难鸣,一推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