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八十六章 神虚境

第八十六章 神虚境


  “那中,我先拿着,看看能否用上。”叶沧海接了过来。
  “叶大哥,这是我给你缝的衣服,觉得合身就穿着。”凤凌儿把包裹轻轻的搁在桌上,福了一福转身出门而去。
  “一掌能断碑,那人实力不弱,想不到无意中救了一个人居然救出一个帮手来。”叶沧海摇摇头感叹道。
  “没达到先天,是不可能掌断石碑的。”李木点点头,道,“所以,天道有轮回,好人有好报。”
  叶沧海打开了木盒子,里面还有用黄绫绸包裹着。
  再打开绸布,居然是一块三指宽大的令牌,令牌中央有只凶悍的黑鹰图腾。
  “鹰,应该是那人的外号或名号。到东阳城的时候再打听一下,也许能查到。”木叔看了看突然抽了抽眼,道,“天铁木,想不到这令牌居然是天铁木制的。”
  “天铁木很有名气吗?”叶沧海问道。
  “不是很有名气,懂它的人也不多,前以也是在叶府的时候无意中听说过它。据说此木是天外殒铁中长出来的,极为罕见。而天外殒铁据说来自天外,从天上掉下来的。”李木说道。
  “天外指的是什么地方?”叶沧海故意问道。
  “我哪晓得,应该是个神秘的地方吗?它好像不在咱们水蓝大陆,而且,是在天上。古人说天上是神仙住的地方,到底在哪,天晓得。”李木摇摇头。
  “呵呵,那倒是。不过,此木有什么作用?”叶沧海当然不会给李木解释这天上还有星辰银河这些现代科学理论了,不然,肯定会被李木绑进药店当疯人给治了。
  “带在身边清心明目,不容易被外物侵扰。
  据说,它还有一个很厉害的传说。
  你是知道,咱们武者内练一口气,肌肉震动摧出内气,内气一旦达到一定的地步就成了内罡。
  而先天武者可以内气外放隔空伤人。但是,先天者也只能以练身体为主,增强自身能力。
  不过,先天之上的‘神虚境’就不一样了,那才是真正的一代宗师。
  因为,他们已经超脱物外,可以摧动肉身吸收天地灵气用来淬练、打磨、提炼自身,增强能力。
  而神虚境之类的强者们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跟武功增长有着莫大的关系。
  跟普通武者相比,他们晋级的道路又多了一条。
  而天铁木就是一块天然的吸灵之物,它会主动吸收天地间的灵气。
  所以,佩戴在身上会让人感觉神清气爽,而它还有醒神的作用,可以保护心境,不为外物所侵。

  并且,可以让佩戴者无意中也能接受天地灵气的滋润,加快练功速度。”李木说道。
  “这岂不是说它是神虚境大宗师们都想要之物?”叶沧海吃了一惊,感觉这东西有些烫手。要是给那些强者们知道了,还不杀人劫货要了自己小命?
  “应该是的,所以,非万不得不可外露。
  当然,这种天铁木跟普通的木材也没多大区别,一般人都不认识,倒也不用过于担心。
  我只是有些吃惊,那人居然能用天铁木制成令牌,绝对是个奇人。”
  李木一脸唏嘘的说道。
  “陶公,我想把刀还给你。”晚上,庆贺过后叶沧海跟陶洪义单独喝茶时说道。
  “你想陷我陶洪义于不仁不义之地?”陶洪义一听,有些恼火的看着叶沧海。
  “陶公,我不是这个意思。以前,陶公你要实现‘我自横断向天笑’的鸿愿。可是你身体不行,不得志,现在不一样了,你已经是青木县令了,今后还有机会高升,完全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叶沧海说道。
  “别往我脸上贴金了,还不是沾了你的光。卫大人会如此安排,一个是因为你,另一个当然是因为‘广浩’了。不然,天上掉馅饼也不会掉一个知县到我头上的。”陶洪义哼道。
  “陶公太谦虚了,剿灭黄蜂寨陶公也是出了大力的。不过,这是个烂摊子,还需要陶公大力整顿,还我青木朗朗乾坤。”叶沧海说道。
  “我会的!我跟你不一样,你是只雄鹰,你的地盘是远大的天空,而我就是青木县。
  我老了,只要能把青木县管好。
  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安居乐业,我就心满意足了。”
  陶洪义一脸豪迈,突然间又回到了二十岁样子。
  “不过,你的担子并不比我轻。
  青木县的摊子你就不要担心了,把郑老侍郎家的案子先破了。
  不然,他们会吃得你骨头渣都不剩一块的。
  还有,陶丁今后就跟着你了。
  对那小子要严格,不听话你就是杀了他我也不会有一句怨言。
  不然,会毁了我陶家名声的。”
  “我说老爹,我是那种人吗?搞得我像个混混一般。”陶丁没好气的从外边进来,朝着老爹直翻白眼。
  “你小子下一步就是武进土,多向叶大人学习才是。你现在虽说跨入了内罡,但是,进京赶考的没一个弱者。实力还不够,还得加倍努力……”陶洪义训道。
  “知道了,我不会给你丢脸的。”陶丁哼哼。
  “铁鹏差点被你杀了,肯定怀恨在心,你处处须得提防着他。在东阳城,他比你熟,势力比你大得多。而且,玩阴耍诈的手段更多。”陶洪义满脸忧心。
  “爹,大哥不是要回海州了吗?”这时,陶若兰冒出头来道。
  “不要说他!”陶洪义没好气的摆了摆手。
  “爹,大哥真能回来就好了。至少,在省里也有人罩着点。叶大哥初到东阳城,有些事还得省里出面。”陶丁说道。
  “你还不知道他的性格吗?想他帮忙,除非你比他还优秀。他们啊,那个圈内全是一个个鼻孔朝着天的。”陶洪义哼道。
  “朝天就朝天,咱们就不靠他,照样升官。”陶丁赌气着说道。
  “你小子啊,他不帮叶大人难道还不帮你啦?真是犯浑。”陶洪义骂道。
  叶沧海一下子有些明白了,估计这是陶洪义的安排。
  叫陶丁跟着自己,就是想在东阳城碰到困难的时候陶丁出面求大哥陶广浩出手相帮。
  “陶公费心了。”叶沧海站起,朝着陶洪义正正经经的拜了下去。
  “我可没帮你,谢什么?”陶洪义摇了摇头,过去拦着不让拜。
  “陶公,血脉亲情,打断了骨头连着筋。陶大人只是有些高傲,这是每一个天才的个性。”叶沧海笑道。
  “个性,我看他是狂妄!终究是要摔跟头的,你看着就是。到时,叶大人,别帮他。”陶洪义哼道。
  卫国忠逼得紧,他虽说当天就离开了。但是,却是把阳东留下了,那意思,绑也得把你给绑到东阳城。
  叶沧海匆匆移交完一切,第三天一大早就起程赶往东阳城。
  本来是想悄悄离开的,不过,刚打开门,发现院门外站满了人。
  发现恩师罗静一站在最前面,宁冲方东包括史青都在,还有街坊邻居,以及好几百个百姓。
  “沧海,山高路远,你喝了这碗酒再走不迟。”恩师罗静一脸庄重的捧着碗。
  “谢老师,学生喝了!”为了赶时间,叶沧海下跪后才接过碗,并且,一口气喝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