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八十四章 知府驾临

第八十四章 知府驾临


  “叶沧海,知府大人传话来了,调你直接回东阳府协助破案,至于你的事,到东阳后可以另行呈报知府大人。”阳东说道,张元东一听,脸都有些绿了。
  “阳捕头,昨天有人要杀我!我要求卫大人亲自下来,先把我的案子审理结清。不然,我就死在青木县的大牢里就是。”叶沧海喊道。
  “放肆!卫大人日理万机,你的案子已经定案,何来重审一说?”张元东马上喝叱道。
  “叶沧海,别给脸不要脸。到东阳去,这是你唯一的活命机会。”阳东脸一圬道。
  “不重审我的案子,还我清白,怎么能安下心来破案?阳捕头,什么也不用说了。不然,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就是了。”叶沧海一脸倔强,绝不屈服。
  “张大人,县衙大牢由我的人接手了。来人,先把叶沧海押回大牢。”阳东手一挥说道。他也担心叶沧海再出事,要是叶沧海死了,怎么向知府大人交待。
  “阳捕头要接手就接,本官还落得清闲。不过,要是发生什么事,可就不关本官的事了。”张元东臭着脸说道。
  “当然!一切我负责。不过,县衙的捕快得在牢房外看守。”阳东道。
  “没听见吗?阳捕头怎么说就怎么办,马超,你带人防守牢外。”张元东气呼呼的甩袖而出。
  第二天上午,赵良的侄儿刘东来探监。
  “大人,果然如你所料,铁鹏回东阳了。而且,听说向守备大人告了假,说是练功岔气,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这次没趁机干掉他相当可惜。”叶沧海说道。
  “这个狗东西,他命长。不过,下回就没这好运了。”刘东愤愤然道。
  “赵大人快回来了吧?”叶沧海问道。
  “快了,他是提前回来的。”刘东点头道。
  “劳他费心了。”叶沧海说道。
  “大人,你的事我们已经捅给了郑老侍郎。老家伙昨天晚上连夜又气呼呼的去闹腾了,卫国忠好话说了一箩筐才勉强把他劝了回去。”刘东笑道。
  “干得好。”叶沧海笑道。
  下午四点,青木县衙门前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想不到知府大人卫国忠亲自来了,没坐轿,轻车简从,骑快马带了几个人下来的,一起来的还是府同知副使王文长。
  张元东自然不敢怠慢,马上招集了人马到门口迎接。
  不过,卫国忠板着个脸谢绝喝茶,说是要提审叶沧海,直接大步的就上了公堂。
  不久,叶沧海被阳东叫到了堂上。

  “草民叶沧海见过卫大人。”叶沧海下拜道。
  “为官不尊上,你哪一点像个官员?”卫国忠大马金刀的坐在县太爷的椅子上,轻瞄了叶沧海一眼那脸马上就板了起来,一开口就训道。
  不过,叶沧海并没吭声,而是故意的东张西望。
  “说的就是你叶沧海。”卫国忠脸都有些乌黑了,抬手一指叶沧海道。
  “草民我吗?”叶沧海戳了一下自己,装傻着问道,“大人何出此言?”
  “叶沧海,你装什么傻充什么愣?你堂堂解元这点都不理解吗?”张元东讥讽着训了一句后转头朝卫国忠拱手道,“卫大人,叶沧海蔑视上官,简直就是个刁民,应重打十板子以儆效尤。”
  “没你什么事,站一边去。”卫国忠当场甩了脸子,张元东顿时脸一片潮红。
  “你不听上令,不尊本府。并且,居然胆敢跟本府谈条件,你这像是一个下级官员吗?”卫国忠哼完张元东后马上又冲叶沧海训道。
  “本人已经被摘掉了顶戴,削去了功名,一介草民而已。
  而且,还是个死囚,官府要本人做事,谈些条件也应该。
  不然,你们连英雄,连一个一心为国为民,呕心历血,出身入死剿灭黄蜂寨的好官都能说杀就杀。
  你们所干之事,哪点能让我放心?”叶沧海气势十足的反击道。
  “放肆!给我打,打打打!”张元东一脸激愤的拍椅而起。
  “打!张元东,你只是个胆小如鼠,不思进取,见人家立了功又妒贤忌能,厚颜无耻的家伙而已。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叶沧海朝着他就喷口水。
  “对这种刁民,士可忍孰不能忍了?应该马上押赴刑场开刀问斩。来人,马上押到斩台!”张元东气得差点吐血,指着叶沧海抖着嗓门吼道。
  “本官倒忘了,这里是你的地盘。来来来,张大人,你请上坐。”卫国忠站了起来,做了个你请的动作。
  张元东一听,吓得一把就跪下了,赶紧说道,“下官失态了。”
  “为官者,应该懂礼数。本朝《礼仪言教》是怎么说的?”卫国忠批评道,张元东只剩下点头应和的份了。
  “好吧叶沧海,你说你有冤屈,今天本府下来了,就听听你的说词。”
  “当然是冤枉的,而且,是张元东联手孙家的孙云一伙恶意诬蔑,栽脏陷害……”叶沧海刚起了个头,张元东又是拍椅而起,大声喝道,“放屁!本官怎么诬陷你了?”
  啪!
  卫国忠拍了一下惊堂木,张元东才反应过来,马上又拱手道谦。
  “不得胡乱插话打断别人讲话。”
  “是是!”
  “卫大人,我有人证物证……而且,有备案,你可以叫马超宁冲……上场,还有孙云的孙家一伙,还有……”叶沧海说着还斜撇了一眼蔡道平道,“此事还涉及到蔡大人和驻守营的铁鹏大人,请一并传唤到场,当堂对质。”
  “传!”卫国忠一拍堂木。
  “大人,铁大人好像是练功岔气,已经向守备大人告了假,在家养伤。”李师爷拱手禀报道。
  不久,孙云一伙被叫上堂。
  结果,被堂上捕快们板子一扬,齐声一喝,吓得立即软瘫在地。
  卫国忠还没问话,孙云倒是自己先招了道,“各位大人,不管我的事啊?
  是张大人叫我干的,还有蔡大人一直逼着我们,不告叶大人就要没收了孙家全部财产,孙家人还要打入大牢。
  如果告了叶大人,可以还我们一半财家……”
  “我们也是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拿回孙家财产的。而且,张大人还逼我们,说是我们孙家串通黄蜂寨,按律要满门抄斩的……”孙云的叔公孙通也吓得大声喊叫了起来。
  “当时我们都害怕,毕竟叶大人武艺高强,又是七品的游牧大人,要是诬陷了他秋后算账怎么办?
  咱们一家怕不全得被他杀了。
  不过,蔡大人有提点我们,说是军中有人,应该指的就是铁鹏大人。
  说叶沧海不是那位的对手什么,最后,我们只好麻着胆子告了……”
  “我本来就不想告叶大人的,而且,当时还是极力反对。
  因大人是好人,好官,我们孙家一家还是他救的,我们不能恩将仇报。
  可是他们几个为了财产,都昧着良心告了叶大人,这是要遭天遣的。
  报应,报应该啊。”孙家一个族老大声喊了起来。
  ……
  “你……你们都胡说。卫大人,肯定是马超他们在背后威胁孙家才如此的。你不知道,这青木县根本就是叶沧海的了。我这个县令讲话也没用,他们全听他的。”张元东气得身子都站不稳当了。
  “闭嘴!你还有脸说?”卫国忠脸都气黑了,惊堂木都差点拍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