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八十三章 夜杀

第八十三章 夜杀


  “板子拿稳些,你们俩个这点素质不是一个合格的捕快。”叶沧海动都没动,两个捕快给吓得不轻,啰嗦着手,好像抽风似的就那样颤颤抖抖的打着。
  如此一来,根本就使不上力。
  再加上叶沧海铁布衫神功已经进入了第二个层次,这种力度的板子打在身上好像在挠痒痒。
  见下马威耍够了,阳东指着叶沧海大声厉喝道,“叶沧海,你真要违抗卫大人指令吗?”
  “卫大人,你回去问他一声,他是怎样对待一个剿灭了黄蜂寨的英雄的?
  自从考中解元之后,我叶沧海为官府出身入死,连身家性命都不要了,结果却是被小人诬陷。
  东阳府不为我作主,反倒是火上浇油,令人心寒。
  郑老侍郎的案子,关我何事?
  要杀要剐,你们提刀照准我脖子上砍就是了。”叶沧海一脸从容。
  “这是你自找的,咱们走!”阳东气得一甩袖子,拍屁股走人了。其实,这是他最想要的结局。
  “哼,叶沧海要找死咱们正好看热闹。”铁鹏听说后,举起杯子一口喝干。
  “张元东这下子有些坐不住了。”黄元强干笑道。
  “势成水火,狗急跳墙。”铁鹏淡淡哼了一声。
  “大人是说张元东要朝叶沧海下手了?”黄元强一愣。
  “不信!你等着看就是。”铁鹏笑了笑。
  “怎么,叶沧海带到了?”傍晚时分,赵世忠阴沉着脸找到了卫国忠。
  “这是阳东八百里加急送回来的,大人请看。”赵世忠递上了信。
  卫国忠有些不解的接过信抽出来看了看轻轻搁在了桌上。
  “太嚣张了!气得我都想带人下去立刻送他上刑场。”赵世忠哼道。
  “呵呵,还有点个性嘛。”卫国忠居然笑了笑,伸手指头在信上弹了弹,道,“你传回去叫阳东问一下,他要怎么样才肯到东阳来?”
  “难道大人还真要跟他谈条件,这可是纵容。一旦不死,今后岂不爬大人头上了?”赵世忠相当的不理解。
  “难道你还怕他真的破了案子打了脸子戴罪立功了?”卫国忠看着赵世忠。
  “我怕什么?老侍郎天天催命鬼一样。而且,到处搬人弹压,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他能破案,我千恩万谢。不过,大人,我看你也别太高看他了。到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赵世忠都给气笑了。
  “你们又破不了案子,往上呈报你又觉得面子挂不住。为了争这口气,你说,要叫本官怎么样?”卫国忠板起了脸。

  “下官无能,既然这样,我传话就是。”赵世忠有些悻悻然的走了。
  “他跟阳东都很矛盾,这边又想破案子,可是,面子又挂不住,又不想调叶沧海到东阳。”赵世忠一走,身边的师爷李文远摇头说道。
  “换成谁都一样,人活一口气。不过,叶沧海倒是有些个性,咱们是不是得改变想法了?”卫国忠说道。这李师爷是卫国忠私人请的,而且,还是表亲,两人亲如兄弟一般,无话不谈。
  在东阳府,李师爷就是卫国忠的代言人。
  “改变主意可就得罪省里那位了,其实,叶沧海也是冤枉。只不过怪他命不好,怎么无端的就得罪了如此一个重量级人物。”李师爷有些感叹的摇了摇头。
  “他们的恩怨咱们没必要插进去,不过,既然如此了,我决定改改了。”卫国忠说道。
  “如果要改,正好可以借郑老侍郎的东风。到时,往他头上一推,咱们也好担待。”李师爷说道。
  “我也有这想法。”卫国忠应着叹了口气道,“表兄,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其实,朝庭比江湖复杂得多,更是多方扯肘。”
  “呵呵,不这样怎么能体现表弟你的水平。”李师爷笑道。
  “讲得好!好男儿志在四方,太平淡反倒无趣。作人,就应该迎击挑战,才不愧于一生。”卫国忠一掌击在桌上。
  “唉……表弟,你干脆把桌子击碎算啦,每次都是桌子好好的反倒要换地砖。”李师爷瞄了地面一眼直叹气,因为,桌下的青砖全裂开了。
  “你好像功力又增强了,不然,这手隔山打牛不会震碎两层青砖,以前只能震碎一层。”
  “还是表哥眼力劲足,国忠我不如也。”卫国忠一摸胡子,两人哈哈大笑开了。
  凌晨二点了,月黑风高,是盗贼出没的最佳时机。
  叶沧海躲在一块木板上,表面在睡,实则,耳朵一只支着的。
  嘶……
  几道青烟冒了进来,不久,值班的捕快们全昏了过去。
  “迷魂香!”叶沧海心里一动,装得被迷样子昏睡着。
  一道黑影迅速窜入,居然还有钥匙,轻轻打开了牢房。
  “铁鹏!”虽说黑影易过容化过妆。但是,黑影进来时的习惯动作却是出卖了他。
  在‘痕迹术,,叶沧海发现,那动作的轨迹跟铁鹏平时的习惯一样的。
  这就是痕迹术的牛逼之处,平时多观察某个人,在脑中记下来。
  而人的习惯却是很难改变的,一旦重合,痕迹术就能辨别出来。
  “小子!谁叫你不识相,无端的撞入一个大旋涡之中,死了也是个糊涂鬼。不过,我会替你报仇的,让张元东到地下陪你一起。”黑影看着昏迷不醒的叶沧海,用变了调门的沙哑声音嘀咕了几句。
  哧!
  叶沧海突然翻身往前一扑,‘弓身弹影’配合蚀月三杀中的‘断肢!’,清扬木刀如一抹可怕的幽灵横割向了黑衣人大腿。
  黑影仓促间扭身侧闪,手中之刀往前一挡。
  卟!
  大刀被清扬击得脱手飞落,不过,黑影突然间感觉胸口一痛,闷叫一声,随手一抹,全是血。
  这是叶沧海的‘飞刀问情’,蚀月三杀之断肢只是掩护它。
  叶沧海早就摸透了铁鹏的出招轨迹,知道他会往左闪。
  所以,工尺刀在弓身弹影扑出的一瞬间跟着射向了左边。
  铁鹏急着挡刀,哪里能料到还有暗器在左边等着自己?
  不过,铁鹏没有丝毫停留,掏出一包药粉往牢房里一砸转身往外如飞梭一般猛窜了出去。
  叶沧海凝足了力气的一阳指在翻滚之际狠狠戳在了铁鹏飞起来的脚踝上,而铁鹏利用叶沧海这一戳之力窜得更快了。
  眨眼间窜到牢房门口,给带人过来的马超哐哐一个横扫,踢翻了几个捕快狂逃而去。
  牢房里出事了,阳东都从客栈赶了过来。
  自然,张元东也无法安睡了,折腾了大半夜才消停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接到赵世忠传来的令谕,阳东匆匆又到了县衙。
  “张元东,你想我死干脆直接在堂上打死就是了。”叶沧海大声指责道。
  “叶沧海,你这是在诬陷本官,来人,给我打!”张元东气极了,要下狠手。
  “张大人,知府大人新的令谕到,等我办完事先问不迟。”阳东开口说道。
  “阳捕头你先办事。”张元东一甩袖子,气呼呼的坐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