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八十二章 动用关系

第八十二章 动用关系


  “你是听说过他,但是,你仔细的研究过此人吗?
  此人到青木县仅仅几个月,就由八品县学教谕升到了现在的从六品副通判一职。
  他既没背景也没银财,凭的是什么,凭的就是一颗为国为民之心。
  为了剿匪,他宁愿自己贴银子。
  而且,屡破奇案,你看,吴记钱庄的案子,人家一出马,马上就破了。
  要知道,东阳府也派了阳东下去的,可是怎么样,铩羽而归。
  还有……三弟,以前知府大人给你几分薄面,那是在没触及到他的利益。
  现在郑老侍郎逼得紧,他自己的乌纱帽都难保,还能顾及到你吗?
  到时,你就是替死鬼,背锅的人。
  不如向卫大人推荐叶沧海,死马当活马医。
  如果侥幸能破了案子就当是他戴罪立功,如果破不了,再斩不迟。
  对你来讲也没什么损失。当然,三弟,我知道你这个人要面子。
  可是脸跟官位相比,哪个更重要?
  真没了官位,你什么都不是。”李元奇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这个时候推荐他,许多人会跳出来反对的,而且,太敏感了。”赵世忠有顾虑。
  “怕什么!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只要对自己有好处,管别人怎么样?你赵世忠也不是泥捏纸糊的,随便出来一个就能吓倒你不成?”李元奇打气道,“更何况,这事的好处多多。一旦破了案子,对郑侍郎也有交待。郑家可是不简单,今后有事他们罩着,好办事了。”
  “二哥,那我就给你一个面子。能成就成,不能成也别怪我。”赵世忠当然明白,这只不过是二哥转了个门道想救叶沧海而已。
  至于说指望他破案,赵世忠压根儿就没那想法。
  “不去找线索,又来找我干嘛?赵世忠,你只剩下二天半了。”一见到赵世忠,卫知府就生气,直接就甩脸子了。
  “大人,我正是为了此事而来的。”赵世忠拱手说道。
  “来了也好,这是按擦使杜追云大人的信,你也看看吧。”卫国忠拿起桌上的信递了过去,赵世忠接过后看了看,脸越来越严肃。
  “明白了吗?”卫国忠抬眼看了他一眼问道。
  “嗯!”赵世忠心情很不好,道,“大人,我需要人配合我查案。”
  “你要谁,直接点将就是了,我东阳府的兵你都可以点,你就是要守备营的人我也可以出面跟康大人要。”卫国忠也是被逼无奈。
  因为,按擦使杜大人在信中可是严厉的批评了东阳府。

  同时也下了破案令,时间仅有五天。不然,整个东阳府都要问罪。
  “青木县的叶沧海。”赵世忠一咬牙,说了。
  “他?”卫国忠一听,顿时愕了一下,摇了摇头,“要他干嘛?他已经办成铁案,上头都批了的。一个死囚犯你拿来干嘛?要是给跑了,这责任你担当得起吗?”
  “我担了。”反正都豁出去了,赵世忠寻思了一阵子后咬牙应承了下来。
  “你派人拿着直接去青木县提人。”卫国忠写了封信,盖上了大印。
  递给赵世忠过后拍了拍他肩膀,道,“赵兄,咱们讲几句私话。这事干系很大。你得叫人看着他,不然,后果很严重。”
  “卫兄,我明白,我会派阳东亲自跑一趟。”赵世忠一脸慎重的点了点头。
  两人私交还不错,私底下都兄啊弟的。
  “赵捕头,事办妥了?”赵世忠出来刚安排好,就给李元奇请到了状元楼。
  “卫大人同意了。”赵世忠说道。
  “还是赵大人面子大。”一旁的费青副镖头笑道。
  “事没你想得那么简单。”赵世忠表情严肃的微微摇摇头。
  “老三,到底怎么回事?叶沧海在东阳府好像没认识谁?前次阳东下去跟他还有点纠葛。难道是王文长?”李元奇不解的问道。
  “王文长肯定有讲过情,不过,用处并不是很大,我是听说陶洪义到府衙去闹了一回,为此,还差点吃了板子。”赵世忠道。
  “是了,听说陶洪义有个了不得的儿子陶广浩,此人居然拥有10级海神令,卫大人看他面上才没打陶洪义吧。”李元奇说道。
  “没错,这次也是看他面子,再加上我这一提,而郑侍郎家的案子的确麻烦,所以才点头的。”赵世忠道。
  吃完饭,出得状元楼正准备回家,这时,一个捕快飞奔而来,说是卫大人叫他赶紧回衙门。
  一打听,才知道郑老侍郎又到衙门了。而且,把公堂上的砚台都砸了。
  看来,老侍郎这次气得不轻。
  卫国忠有些招架不住,赶紧叫赵世忠回去顶缸了。
  明知道不是好事儿,赵世忠也只好无奈的直奔衙门而去。
  过后李元奇才知道,是卫大人交待要赵世忠八百里加紧把叶沧海提回东阳府参与破案。
  这次是卫国忠急了,赵世忠倒是松了口气。到时,有责任咱们一起担了。
  “叶沧海,阳捕头要提审你,给我老实点。”阳东带着两个手下快马加鞭的到了青木县,只是说要见叶沧海。
  张元东还以为他下来是死刑前的复核,自然兴匆匆的带着蔡道平直奔牢房而去。
  “叶大人,马上收拾好东西跟我走。”阳东板着脸说道。
  “阳捕头要我去哪里?”叶沧海问道。因为阳东没叫人给自己戴上重枷,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奉知府卫大人之令,允许你戴罪立功,到东阳府参与郑老侍郎第三子被杀一案的侦破。”阳东一说。张元东脸色顿变,蔡道平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我一个死囚了,还破什么案子?”叶沧海哼道。
  “这不叫你戴罪立功吗?到时,真破了案子你就不用死了。”阳东不耐烦的说道。其实,阳东心里也十分的不甘愿,巴不得叶沧海早死。
  “阳捕头,叶沧海一个死囚还办什么案子,这是不符合我海神国律制的。”张元东赶紧说道。
  “这话你可以去问知府大人,我只是奉命行事。”阳东硬梆梆的顶了回去。张元东给噎了一下,闭嘴不说了。
  “对不起,我的案子还没审清,就不参与破案了。”叶沧海直接拒绝了。因为,心里对卫国忠以及东阳府有怨气。
  他们如此的对待一个剿灭黄蜂寨的英雄,那是非常不地道的。
  如果真要执行死刑,那只能逃狱了,最坏的打算就是离开海神国。
  “这是知道大人的令谕!”阳东亮出了手谕。
  “哈哈哈,我一个死刑还听什么令谕?”叶沧海的笑声特别的刺耳。
  “大胆!叶沧海,你知道违抗知府大人令谕的后果吗?”阳东脸一板,凶道。
  “不就是死吗?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有何区别?”叶沧海冷笑道。
  “阳捕头,这死囚太刁蛮了,来人,给我先打他二十板子以儆效尤。”张元东说着就一声令下,二个捕快冲上前去。
  叶沧海站着魁然不动,瞪了他们俩一眼,吓得两捕快赶紧退后了几大步。
  “打!直接打!”张元东气坏了,吼道。
  两个捕快一听,想上前拿人可是又不敢,只好抡起板子自个儿弯着身子横劈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