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八十一章 探监

第八十一章 探监


  当然,这《博古手扎》当年爷爷想得周到,把它夹在一本普通的名著之中,行文方面也有讲究,只有用爷爷留下的秘法看才能读懂其意,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只不过,整整一夜下来,不要说东阳府某官员受过爷爷恩惠,就是东阳府三个字都没出现过。
  叶沧海反应过来,才想起爷爷叶博古可是天龙王朝文武双全的‘帝师’。
  哪会认识东阳府这种小地方的官员?更何况,海神国也只是天龙王朝下属的一个诸侯国而已。
  第一天牢饭就这样子吃过了,相当的平静,张元东也没露过面。
  看来,陶广浩的十等海神令还是起了作用,张元东想暗害自己也是投鼠忌器。
  “大人,我已经把信加急的送到了龙虎镖局。”下午的时候马超过来说道。
  “柳二掌柜也在四处活动,包括吴家的人。不过,张元东这次是铁了心的。已经把此案八百里加急呈报到了东阳府,要求对你执行绞刑。”宁冲一脸忧心。
  “吗得,张元东真这样子干老子先杀了他再劫狱!大不了陪大人浪荡江湖,四海为家,实在不行落草为寇都行。”马超气呼呼的骂道。
  “这个节骨眼上别给大人添乱,咱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宁冲脸一圬训道。
  “昨天晚上我跟罗平晶喝到半夜,已经商量好了。不行就那么办!”马超一脸凶悍。
  “大人,你不知道,马超跟罗平昌都开始演练怎么样劫狱了。而且,马超为了劫狱,吃了‘冲心草’。”方东在一旁说道。
  “马超,你找死啊,那草能吃吗?”叶沧海顿时火起,一脸严肃的指着他骂道。
  “没事没事,我蟑螂命,死不了。
  大人你看,哈哈,我功力居然一下子飙升到了锻体六重。
  奶奶个熊,这年月还真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马超拿起一根木棍往膝盖上一拍,咔嚓一声,木棍断了,一脸的得瑟。这家伙天生神力,力气完全可以跟内罡一二重相比。
  “下回你再敢这样我不认识你。”叶沧海一脸严肃的说道。
  “大人,我错了,今后不敢了。”马超低下了头。
  “唉……算啦,下不为例!”叶沧海摆了摆手。
  不过,心里却是相当的感慨。
  这三个人中马超文化最低,但他却是最忠心了,他是那种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
  至于宁冲,心思活,不过,现在的自己还没真正的失势,真失势时他是怎么样的态度那就难说了。

  方东表现只是尚可而已,谈不上真正的忠诚。
  这个节骨眼上是最考验人性的,也让叶沧海的想法有所改变,如果去东阳府任职的话决定把马超带在身边。
  “沧海,我没用啊……”正说着话,青木书院的老夫子罗静一过来了,满脸内疚。
  “老师,这事跟你没关系。”叶沧海赶紧摇头道。
  “唉……真是天妒英才啊。这世上的人都怎么啦?有功的反倒要下大牢,太不公平了。”罗静一人纯朴,想不通这么多的弯弯绕绕。
  “大人,田虚那个狗院长一听说大人下了大牢,马上就活动开了。最近,投到了蔡道平门下,他居然把罗夫子给赶出了青木书院。”宁冲说道。
  “没事没事,我早就不想干了。干脆回家办个私塾,自由自在更好。”罗夫子赶忙摇手道。
  “混账东西,我会给他好看的。”叶沧海哼道。
  “大人,还有件事,陶洪义去东阳府了,说是要见知府大人,不行的话就击鼓喊冤。”马超说道。
  “陶公之心,沧海我何德何能啊?”叶沧海的眼眶都有些湿了。
  牢房里呆一天,闲来无事,叶沧海干脆捣鼓起魔神图来。
  反正这牢房里的捕快是马超的亲信,而且,有人来会提早通风报信,也不怕泄了秘密。
  倒真给叶沧海用痕迹术找到了一丝窍门,他发现,两张魔神图按痕迹术波动的痕迹方向居然可以拼凑在一起,而拼揍出来的东西像是一张残缺的地点图。
  如果能找到第三魔神图,也许能拼出一张完整的地点图来。
  叶沧海顿时兴奋了起来,很是期待啊……
  “大人,得抓紧啊。这几天叶沧海的狐朋狗党们活动得很凶,就怕另生事端。”蔡道平有些急了,催着张县令道。
  “放心,已办成铁案,执行令估计就在这几天内下达到县里。”张元东一脸狠辣的说道。
  “要不封锁了牢房,不让马超他们进出。不然,也不晓得会整出什么来?”蔡道平道。
  “那几只小猫啊狗的干不出什么来的,我倒是希望他们能干点什么。”张元东阴阴的说道。
  “大人英明,如果他们真敢干蠢事,正好了,一窝端了。”蔡道平省悟过来,竖起了大拇指。
  “先让他们跳几天,叶沧海一死,再收拾不迟。”张元东冷笑道。
  “赵捕头安好!”大前天,东阳府发生了特大命案,告老还乡的吏部侍郎‘郑方桥’三儿子郑通被杀,这事可是振动了整个东阳城。
  三天过去了,此案一点眉目没有,郑老侍郎勃然大怒,知府卫国忠都给训叱了。
  郑老侍郎一走,东阳府捕头赵世忠跟副捕头阳东两位都给叫去了。
  当然,卫国忠也没客气,把郑侍郎倾泻在自己身上的火全都加倍的招呼到了两人身上。
  并且,限他们三天内破案。不然,就要摘帽子问罪。
  龙虎镖局正愁找不到理由帮叶沧海一把,这下机会来了,一听说了此事后镖头李元奇马上去拜访了赵世忠捕头。
  而且,装得不知模样还问安什么的。因为,两人关系本来就不错,才敢如此问的。
  赵世忠一听,当然火大了,没好气的说道,“老二,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赵世忠跟李元奇是喝了血酒拜了把子的兄弟,共计有三位,赵世忠排第三,李元奇排第二,平时称‘二哥’,此刻生气了直接叫‘老二’了。
  “唉……郑侍郎之事我听说了。我也心急啊,这不,突然想到一个人,就马上赶过来了。”李元奇一摸胡子,先叹了口气尔后才说道。
  “你有线索?”赵世忠一听,顿时有点激动了。
  “没有,不过,有个人估计能找到线索。”李镖头说道。
  “谁?”赵世忠盯着他问道。
  “青木县的叶沧海。”李元奇说道。
  “你是想替他讲情的吧?我跟你说啊二哥,这事上头已经定下来了,叶沧海就要被问斩了。
  唉……我也觉得有些可惜。不过,谁叫他动了十几万两脏银,数目太大了,已经振动了整个东阳府。
  拿他开刀,这是要警告各级官员不要乱来。
  你就不要开口了,我也帮不了。”赵世忠摇了摇头说道。
  “我没求你帮他啊,反倒是你要去求他帮你。”李元奇摇了摇头。
  “他能帮我什么?”赵世忠觉得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