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八十章 十等海神令

第八十章 十等海神令


  “干好你的份内事,你这是在打扰本官办案。来人,把史青拖下去,乱棍打回书院。”张元东一听,恼羞成怒,一拍桌子硬是把史青给打走。
  “这是两件事,叶沧海带人攻打黄蜂寨这是一件。
  但是,未经张大人许可就是挥霍公款,于理于法不容。
  而叶沧海该得的褒奖已经得了,但是,褒奖并不能纵容他贪脏枉法。
  不然,你拥有了天大的功劳,岂不是连我海神王都不敬了,这还了得?”蔡道平顿时来劲了。
  “本官的确动用了孙家罚没的钱款,但是,本官没挪用一个铜板,全部都有人证物证花销方面的票证。
  攻打黄蜂寨这是为了我青木县万千老百姓,为了青木的长治久安。
  也是为青木县铲除一个几十年的毒瘤。关于此事本官也劝过张大人,可是他执意不肯。
  作为本县父母官,他只懂得明哲保身,不思进取,本官很失望。
  本官作为县丞,也有划拔钱款用度的权力。
  蔡道平,你说本官贪脏枉法,我贪是什么?你有证据吗?”
  叶沧海讲到这里看了铁鹏一眼,道,“铁大人,本官佩服你的豪爽。
  不过,你今天的表现令本官很失望。
  呵呵,以前怎么不见你的身影,攻打黄蜂寨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可是一说要拿下本官,你很来劲头啊,你不是张元东的一条狗吧?”
  “放屁!给老子打,打打打!”铁鹏差点气死了,咆哮着,黄元强带人冲上前去,噼哩啪啦一阵爆打。马超跟宁冲史青三人冲上去,结果被铁鹏亲自出手扔出了县衙。
  “好了,别打了别打了。”张元东见打得差不多了,叶沧海已经全身是血,赶紧喊停。
  他也怕打死了人,到时,铁鹏拍拍屁股走人,这屁股屎可得自己去擦了。
  不过,铁鹏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几个亲卫还在乱劈乱打。
  张元东脸都绿了,可是拿铁鹏没办法。
  “谁敢打叶大人,我们拚了!”这时,罗平昌的怒吼声传来,带着几百兄弟加上一些老百姓,共计一千多号人冲向了县衙,陶丁背着父亲陶洪义踢飞了几个兵丁飞快的冲进了公堂。
  “叶……叶大人……叶大人……”陶洪义老泪纵流,扑上前去抚摸着被打得满身鲜血的叶沧海,他转身站起,指着张元东颤抖着嘴唇骂道,“张元东,你个狗官,狗!你……你……”
  “老东西,你公然骂人,来人,给我拖下去打打打!”张元东铁青着脸,指着陶洪义吼道。

  “打打,来打,来打死我吧,你们连叶大人都陷害,我陶洪义算什么东西,打打,打死我……”陶洪义急红眼了,吐着血冲向了张元东。
  “老东西,我就打死你又如何?”铁鹏大怒,挥起一拳就狠干向了陶洪义。
  “哼!”
  一道哼声传来,铁鹏被人直接一脚踢得翻滚倒地。
  “你敢打我,听令,给我乱箭射杀!”铁鹏流着鼻血跳起,指着一个老成年青人吼道。
  “铁鹏,你想找死?”年青人一指铁鹏,气势大振,铁鹏一看,吓得啰嗦了一下,赶紧喊停,问道,“你……你是谁?”
  “陶广浩,陶洪义是我爹。”陶广浩说道。
  “陶广浩,你知道攻打朝庭命官的后果吗?”张元东一拍惊堂木吼问道。
  “本官当然知道。”陶广浩突然转身,一脸轻蔑的看着张元东。
  “敢问阁下在哪里作官?”张元东脸顿时有些阴沉,此人既然也做官,而且,面对铁鹏无所畏惧,没有两下子或者官品不高绝不敢如此,还是先打听清楚再说。
  “呵呵,不在海州省。”陶广浩笑了笑。
  “在京城?”张元东抽搐了一下嘴唇。
  “不在。”陶广浩摇了摇头。
  “大胆陶广浩,你不是本省官员,居然攻击我海州省一位千总,你知罪吗?”张元东顿时来了气势,毕竟,陶广浩既然是陶洪义的儿子,岁数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能做多大的官?而且是在外省,还怕什么?
  “这个好像是通用的。”陶广浩掏出了一块令牌扔给了张元东,张元东顺手接手,顿时一啰嗦,好像被烙铁烙了一下似的令牌都震得掉在了地上。
  铁鹏一看,脸顿时有些阴沉。
  “10等海神卫!”蔡道平瞄了一眼,也打了个啰嗦,这叫人怎么弄?想不到陶洪义还有个如此可怕的儿子。
  这十等海神卫可是正五品级别的,跟东阳府同知一个角色。
  现场,没一个有他官大。
  而且,海神卫可是全国纵横,见官大一级的。就是知府卫国忠大人见到他也得给他三分薄面。
  “陶……陶公,对不起,本官眼拙,失礼失礼。”张元东脸红得猴子屁股似赶紧下堂扶住了陶洪义,铁鹏也不敢作声了。
  关键是他能感觉到,此人太恐怖了,如果跟他掰下去必死无疑。
  “放了叶大人,给叶大人平……反。”陶洪义冷着脸。
  “这个……陶公,实属无奈,叶沧海的确犯了法,不是本官不放人。”张元东一脸难堪。
  “张元东,今天你就要放了我本人也不同意的,赶紧送我进大牢,我得尝尝牢饭了。”叶沧海说道。
  “叶沧海,别好心当成驴肝肺。”陶广浩本来是不想来的,是被老爹逼着来的。此刻一听,有些恼了。老子来救你,你反倒不领情。
  “叶大人,先出去再说。”陶洪义急了。
  “多谢陶公好意,不过,本官做人为官都是天地无私,就不怕任何人暗中搞鬼。”叶沧海坚决的摇了摇头。
  “送进大牢!”张元东一听,板着脸一拍子狠砸了下去。
  “请神容易送神难,张元东,你会反悔的。”叶沧海大笑三声,朝着牢房而去。
  下午,李木来探监。
  “木叔,你马上回去翻一下我爷爷留下的笔记,看看东阳府是否有重要的官员受过叶家上代人恩惠。”
  赵良还在京城办公事,指望不上。
  王文长应该会帮,但是,未必帮得上忙。
  显然,张元东已经跟铁鹏勾搭在一起了。
  其实,张元东是患了红眼病,结果被铁鹏利用了,成了他手中一竿枪而已。
  而铁家在东阳府势力不小,王文长不可能豁出家底跟铁家死叩,叶沧海的交情跟他还没到那一步。
  至于陶广浩,一来已经回绝,二来,他在外省做官,想左右东阳府的决定也不可能。
  “少爷,老太爷留下的笔记我无权翻阅。”李木摇了摇头。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顾忌什么,我同意的,也不算是违背爷爷的意思。”叶沧海说道。
  “不行,就是少爷同意也不行。我马上回去拿,你自己看吧,要怎么做叫马超他们通知我。”李木还真是一根筋,认死理,叶沧海也拿他没办法。
  不过,虽说在坐牢。
  但是,因为有马超宁冲等人罩着,倒也没什么人敢来刁难他。
  反倒是好酒好菜的孝敬着,这自然是马超一伙人的心意。
  半个时辰过后李木回转,叶沧海专心‘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