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七十八章 知府大人的暗探

第七十八章 知府大人的暗探


  “那得找个机会祝贺一番了,不过,赵大人升的什么职位?”叶沧海应道。
  “原来的职位还在,再兼守备营千户一职。”史青说道。
  “不错不错,五品正职了。”叶沧海含笑道。
  “赵大人去京城办事了,交待我说是叶大人凡事小心。
  这升官是好事,但也要注意小人。
  毕竟,叶大人提拔如此之快,不要讲青木县的众位官员眼热,就是东阳府一些官员也颇有微词。
  赵大人说一切等他回来,一旦叶大人要到东阳府,看看弄个什么样的职位较合适。”史青道。
  “先挂着这个副通判吧,不过,我还是喜欢到捕快衙门去。”叶沧海点了点头。
  寻思着还得赶紧斩杀几个恶人,不然,三颗小还丹弄不到手到时自己连命都没了还谈屁的升官?
  “下官会把此事传达给赵大人的。”史青点头道。
  “史兄,你们私下就别官啊官的,生份了。”叶沧海说道。
  “那好,请叶兄叫我史老弟就行了。”史青把身姿压得很低。
  “不不,史兄可是进士出身,是我的长辈,你能称我一声叶老弟我已经高攀了。”叶沧海摇头道。
  “不能这么说,自古以来,虽说长者为大,但是,时下,能者为尊,叶兄之能量史青我拍马也不能及。”史青摇头道。
  “咱们也不要扯太多,就互称兄吧。”叶沧海说道。
  “那我就高攀了。”史青笑道。
  晚上,史青请客,两人喝了个尽兴才回家。
  “宇文化戟,有可能。”当听了黄蜂寨高人之事,李木点了点头。
  其实,叶沧海有些怀疑那个高人是李木。
  不过,李木不着痕迹,根本就看不出一点迹象来。
  如果真是他,那李木完全可以去领奥斯卡那个小金人了。
  “木叔你看这方卷轴。”叶沧海拿出了藏于孔雀兰中那方卷轴。
  他用痕迹术查过,相当的奇怪,卷轴虽说藏于孔雀兰中,但卷轴并没被孔雀兰之毒侵蚀。不然,他也不敢让李木接手了。
  “一张图如此之重,完全出人意料。”李木刚接手上就给卷轴扯得摔了一跤,结果,叶沧海的试探又宣告失败了。
  假如李木是个高手,即便是掩饰得再好,也不可能知道这卷轴有如此份量。
  不过,高手就是高手,自然反应也不会给卷轴扯得摔倒。看来,自己的估计是有些错了。
  李木,武功估计还真不乍的。

  “这方卷轴不晓得是什么东西制成的。”叶沧海摊开了卷轴,指着它道,“木叔你看,展青说它藏在孔雀兰中几十年了居然一点没腐蚀掉。而且,居然不惧孔雀兰之毒,这卷轴相当的特殊。”
  “天下奇物多着,这个倒是有点像是金玄丝。”李木道。
  “金玄丝?”叶沧海没听说过。
  “昔年跟着老爷,我也了解了许多东西。
  这金玄丝可是从重金之中提炼出来煌,上千斤重金估计也仅能提炼出这一幅卷轴的丝来。
  而且,还要用特殊的工艺编织而成,光是这卷轴本身就不是一件凡品。
  只不过,当年魔神楚小花用如此昂贵的金玄丝制成卷轴,如果说只是为了告诉你他的宝藏在什么地方,那就太浪费了。
  当然,魔神是什么人,他的想法咱们普通人哪能揣测到。
  不过,金玄丝有个炒处,可以起到融合的作用。”
  李木像个资深的铸器大师,滔滔不绝的说道。
  “难道是用来融合另外两张图的,听说三张图融为一体就能找到魔神的一处宝藏。”叶沧海脑洞顿开。
  “有可能!所以,暂时来讲,你也没必要再浪费时间在这图上了,等得到第三张图时再研究一番。
  当然,你更不必浪费时间在寻找宝图上。
  魔神图可遇而不可求,就拿这张图来讲,你做梦也想不到它会藏在孔雀兰之中吧?
  不过,少爷,你是不是中毒了。”
  李木讲到这里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脸色都变了,赶紧抓起叶沧海的手捏了捏。
  百息过后,他脸有些阴沉,“是中毒了……怎么办……”
  “孔雀兰之毒天下真的无解吗?”叶沧海问道。感觉自己的想法又要动摇了,因为,李木刚才的样子有点像是一个药道大师。
  “天下之物,相生相克,既然出了孔雀兰,就拥有能解它之物。只不过,唉……太难了。”李木摇了摇头,一脸忧心。
  “木叔又听说过解它之物?”叶沧海问道。
  “昔年天龙王朝一代圣手‘葛朴’听说就解过,只不过,唉,要是以前,老爷在的时候要见到葛朴倒是有机会。
  现在,哪能见到葛朴?
  不过,海神国如今的太医令张翰就是葛朴的弟子。
  只不过,即便是他,咱们也没机会拜见。
  葛朴当年受过老爷的恩惠,实在不行只能查找老爷手笔,叩见张翰。
  只不过,如此一来,有可能被老爷的仇家发现,十分危险。
  少爷,你现在还太弱,不合适见张翰。”李木说道。
  “呵呵,木叔,不用担心,其实,武神佩中就有一套解毒功法,我只要按步就班的每天吐纳上半个时辰,几个月后就能消除孔雀兰之物。”叶沧海一脸轻松的说道。
  “真的?”李木盯着叶沧海。
  “那当然,难道我会拿自己命开玩笑?”叶沧海道。
  “天佑我老叶家啊。”李木虔诚的朝天拜了三拜,他还真的信了。
  东阳府‘玉清阁’是现任知府大人卫国忠的府衹。
  一道熟悉的身影悄悄的站在了卫国忠书房门口,他就是天月湾驻守营的百夫长卫勇。
  “来了还站在外边干嘛,进来吧。”卫国忠的声音传来,卫勇躬了躬身子站好后道,“老爷,想不到天大的难题居然被叶沧海给解决了,实在想不到啊。”
  “的确!相当的令人意外。”卫国忠点了点头,搁下手中的书看着他。
  “所以,叶沧海的提拔才会如此之快,这全是大人之恩德,我看他自己估计是一点都不知道。”卫勇说道。
  “也不全是,至少,他拥有剿灭黄蜂寨的功绩。不然,就是我也无法在短时间让他连升三级。”卫国忠道。
  “叶沧海此人相当的奇特,出身贫寒,又没什么背景。
  而且,身手也相当了得。
  ‘铁斗笠展青’属下查过此人,十分了得。
  早年在东南几省相当的出名,十年前已经是内罡四重境强者了。
  十年后,他肯定通达内罡六重之境了。
  虽说是合力剿杀的,但是,也可以看得出叶沧海身手非凡。
  东阳府有此身手者衙门内也有几位,但是,如他这般年轻的绝对没有。”卫勇说道。
  “展青当年在西陵王府当过护卫,身手当然了得。而且,已授十二等海神卫。只不过,后来不晓得什么原因居然退出了。”卫国忠哼了一声。
  “大人,如此惊艳的年轻人。属下关注过了,他现在还没投靠谁,是不是可以……”卫勇微低头看着卫国忠。
  “卫勇,你是我侄儿,你的心是好的,你想让我收纳他。不过,我问你,叶沧海如此惊艳,他的师傅是谁?”卫国忠问道。
  “叔,我没用,还没查到。”卫勇头垂得更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