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七十七章 十大奇毒

第七十七章 十大奇毒


  另:孔雀兰之毒虽说天下奇毒,但是,如果宿主解毒之后系统会再赠送一张秘方,不光有合成‘中还丹’之术,还能变毒为宝,让孔雀兰成为晋级提升功力的最佳药丹,绝对不亚于世上传奇的‘升境丹’。
  反正都中毒了,既然这孔雀兰还有变毒为宝的可能,叶沧海也豁出去了,取出卷轴之后把整株孔雀兰都挖走装进了随身带着的玉盒之中。
  叶沧海又封闭了山洞,发现做得非常的奇妙,洞门跟假山融为一体,根本就发现不了。没有钥匙,不可能打开。
  “大人,黄蜂寨给彻底剿灭了。”刚转到展青搁尸体的地方,马超高叫着跑了过来。
  “没碰到更强大的山贼吗?”叶沧海问道。
  “没有了,此人最强了,不过,被大人你杀死了。不然,再碰上几个,咱们都在搁这里了。”马超指着展青的尸体说道。
  “大人,在后院处发现了几具尸体。不过,不是我们杀的。”宁冲跑了过来禀报道。
  “嗯,有人在暗中帮咱们。先前这个展青要不是有人暗中放了一镖,我早死了。”叶沧海点了点头。
  “到底谁干的?”马超一愕,挠着头一脸迷糊。
  “会不会是宇文化戟?”宁冲道。
  “对对,肯定就是他了。此人还跟我们玩神秘,也好,至少还省了大笔奖金。”马超笑道。
  “大人,这次会如此顺利,一个是因为有高手暗中相助。
  二来,这黄蜂寨其实早就内部空虚了。
  我们清点了一下,黄蜂寨总计人数还不到一千三百人,死了八百多,受伤三百多,抓捕了二百左右。”宁冲说道。
  “幸好他们全乱了,再加上展青死了,不然,咱们的命都得搁在这里了。”李元奇过来说道。
  “能毁的都毁了,能烧的全烧了,免得今后又有人驻在此处为恶。”叶沧海说道,“对了,财物方面收缴了多少?”
  “并不多,金银财宝字画古玩全凑一块也就几万两银子左右。”方东答道。
  “估计平时全给他们分了吃喝玩乐了,可惜的是龙虎镖局的货也给他们吃了。”马超说道。
  “无妨,只要杀了他们为死难的镖师报了仇,我也心安了。钱财,生不带来死带不走,今后再赚回来就是。”李总镖头说道。
  “大人你看,好多老百姓,都是来迎接大人凯旋回城的。”刚到城门口,发现密密麻麻的全是人。
  “叶大人,这碗酒是青木县几十万老百姓委托我代敬的,您一定要喝了。”县里德高望重的老夫子田秋双手捧着一大碗黄酒站在城门口。

  “父老乡亲们,我叶沧海只是干了自己份内的事。”叶沧海手一挥大声说道。
  “不不不,叶大人,黄蜂寨为祸几十年了,没人能铲除。叶大人你干了件惊天的大好事,这是我们青木县几十万老百姓之福,请喝酒!”田老夫子居然双膝跪下,双手把酒捧得顶在了头上。
  “我喝了!”叶沧海接过,一口喝干,“夫子,请起请起!”
  “青天青天……”
  “英雄英雄……”
  顿时,掌声雷动,老百姓全疯狂的喊叫着,簇拥着叶沧海一伙直奔县衙而去。
  “呵呵呵,叶大人干得漂亮,本官马上呈报给东阳府。”县令张元东笑着迎了出来。
  “好了,张大人还有事跟叶大人结,你们先回去,别打扰了后续的结案。”蔡道平朝着老百姓们一挥手道。
  “各位父老乡亲,你们放心,本官会以最快的速度呈报东阳府,给叶大人请功领赏。”张元东大喊道。
  “英雄就该重赏!”
  “应该升官!”
  百姓们激动的大喊着不肯离开。
  “好了,黄蜂寨一案要结案,本官还有许多事向张大人禀报,你们请先回吧。”叶沧海站起讲道,老百姓才三三两两的回去了。
  “张大人你看,老百姓都听他的了。再这样子下去,青木县是叶沧海的了。”蔡道平凑过去小声说道。
  “你俩个同为县丞,你都干了什么?”张元东冷着脸一甩袖子,蔡道平那脸都红了。
  几天后,东阳府吏房使刘鸿江陪同王文长下来宣读的任命书:
  叶沧海剿灭黄蜂寨有功,提为东阳府通判副使,从六品。东阳守备营‘卫千总’……暂时协助张元东料理黄蜂寨后事。
  宁冲杀敌有功,提为青木县丞……
  陶丁杀敌有功,定为东阳守备营外委千总,八品正职。
  马超奖银五百两……
  方东奖银三百两……
  ……
  “叶大人,你这升官速度都快赶上千里马了。再过得一年,我恐怕都得在你手下办事了。到时,请多多照顾。”事毕,王文长拱着手当堂开着玩笑祝贺道。
  “王大人见笑了,下官祝贺王大人高升为我东阳府同知副使。”叶沧海拱手相还。
  这次剿灭黄蜂寨王文长也沾光了,叶沧海把他岳父吴家的一份功劳全挪到王文长身上呈报的。
  再加上王文化去省里活动了一番,虽说不能一步登天的提为东阳府知同,但也弄了个从五品的同知副使,也就是副同知之职了。
  “同喜同喜。”王文长哈哈笑道。
  “叶大人的功绩真是令下官汗颜啊,刚来时只是个八品教谕,现在,追上张大人了,这是我青木县的人才,青木之福啊。”蔡道平假惺惺的祝贺道,不过,含沙射影,张元东一听,脸有些阴沉。说道,“能跟叶大人同府为官,是本官十分荣幸之事。”
  “张大人过谦了,东阳府令本官协助张大人料理黄蜂寨之事,本官,还是张大人下属嘛。”叶沧海笑道。
  知道张元东心里不痛快,但也没必要看他脸色。
  “呵呵,那倒是。”张元东也不客气,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
  “下官祝贺叶大人不久到东阳府高就了。”蔡道平又来打诨插科,狠噎张元东。
  “呵呵,到时,咱们都是同僚了。叶大人,到时,你可得照顾点,下官还是你的下属。”刘鸿江也没安好心,补了一刀。
  “呵呵,当然当然。既是同僚,理当如此。”叶沧海一点不客气,拉腔作调的就是要气一下刘鸿江这死老头子。
  “下官感激不尽啊。”刘鸿江皮笑肉不笑的拱了拱手。
  “感激就不必了,不过,如果刘大人知法犯法,本官可不会手软的。”叶沧海脸一板。
  “当然当然。”刘鸿江脸都差点绿了,翘什么皮?咱们走着瞧……
  吃了顿午饭过后,王文长带着刘鸿江回东阳了。
  叶沧海知道,他亲自过来就是为了表达对自己谢意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叶大人,赵大人也升了。”傍晚的时候,史青来拜访叶沧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