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七十五章 攻打黄蜂寨

第七十五章 攻打黄蜂寨


  “我知道,你跟过来是想暗中偷袭杀了我。”叶沧海转头瞄了他手中的短孥一眼。那短弓就巴掌大,不过,威力必不凡。
  “的确如此!不过,现在不会了,今后永远也不会了,奴才罗平昌见过主子。”罗平昌这次是头贴着地叩认的。
  “今后你跟着我如果觉得我这个人不思上进,也可以随时杀了我另投明主。”叶沧海道。
  “不会!”罗平昌眼神像鹰一样犀利。
  “你可以组织多少人手?他们整体实力如何?”叶沧海问道。
  “三百人左右,单个实力都不怎么样,最厉害的也就锻体四五重境,其中三成左右人马都是一到二重境。绝大部分只是普通人,不过,他们杀起人来有股子狠劲,并不比黄蜂寨的喽啰们差。”罗平昌道。
  “我就喜欢有狠劲的人。”叶沧海伸手扶起了他,“不过,平昌,跟着我可是有杀身之祸。就是黄蜂寨这一关估计都过不去。”
  “我不后悔!”罗平昌平静的说道。
  “其实,那天你到衙门来逼我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非池中之物。只不过,你怎么愿意一直呆在青木县这小地方当一个混混头?”叶沧海问道。
  “人!谁不想轰轰烈烈的干一番事?可是,天时地利人都对我不利,我只能窝在这小地方鬼混。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叶大人让我看到了希望。”罗平昌道。
  “呵呵呵,其实,你应该内罡三四重境了吧?”叶沧海笑道。
  “大人果然厉害,平昌我无所遁形。”罗平昌心悦诚服的点了点头。
  “所以,刚才是我在鬼门关打了一个不回。”叶沧海坦然笑道。
  哈哈哈……
  罗平昌的笑声穿云裂石,陶丁疯跑了过来,“大人,我内罡了,内罡了……”
  “这也值得炫耀吗?”叶沧海反问,陶丁一愕,看了两人一眼,顿时无语……
  二天时间,对于叶沧海来讲非常的仓促。
  河防营的赵良派来了一百兵丁,东阳府龙虎镖局总镖头李元奇亲自带了上百号人来。柳记药铺,吴记钱庄也合凑了一百人。
  加上罗平昌的三百号混混杂牌军,马超跟宁冲三人大把撒钱也雇来了三四百武者。
  另外加上青木县衙捕快衙役,以及一些有正义感的侠士们,叶沧海终于组成了一个人数达上千的杂牌军。
  全封闭式特训了两天,其中也有十几个胆小的临时头想退出,或者不听话的,当场被马超等人打了个半死,如此一来,就没人敢有别的想法了。

  至于天月弯驻守营,因为铁鹏此人太可疑,也就没惊动他们了。
  “各位,今天将背水一战,不是黄蜂寨灭就是我们死。
  不过,一旦黄蜂寨被灭,咱们都是英雄,都是勇士。
  作人一世,草木一秋,总得为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
  各位,杀贼建功,咱们出发!”叶沧海手往下一划,上千人马在李元奇、费青、陶丁、罗平昌、马超、宁冲等人分头带领下悄悄向黄蜂寨逼进。
  陶广浩没来,不过,手下二十来个随他回来的属下却是全来了。
  当然,为了面子,说是为了保护陶丁这个弟弟才派出来的。
  李元奇总镖头实力最强大,由他带着一批精干的人马悄悄的攀岩上翻进了黄蜂寨。
  而大部队却是从王家坝子那条秘道过去的,大概是黄蜂寨认为那条秘道已经被炸塌了,再加上这段时间几个当家的差点死绝了,也没人去关注那边,倒是让叶沧海顺利的通过了。
  一路过去,有卢一俊以及十几个被抓的残存山贼引路,暗哨们一跳出来就给杀了。
  一路过去也杀了好向帮暗哨,其人数不下五十。不过,接近寨门喊话时却是碰到了麻烦。
  这里,山势显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也是进入黄蜂寨最后最险的一道屏障。
  为了防止官兵攻打,山贼们在此处还建了高大的城墙,四五十个箭手布防在两边。
  一阵箭雨过来,你就是先天强者想直接突破冲上去都不可能。
  今天当值的山贼叫崔军,是黄蜂寨九当家,此人生性多疑。
  “二当家,不是听说你被杀了?”当卢一俊露出来时当然惊动了崔军。
  “崔军,你放什么娘屁,老子活得好好的,别被青木县那些狗官给瞎忽悠了。”卢一俊顿时大怒,破口大骂道。
  “不会吧,青木县一众官员都因为你被杀全升了官。如果没有铁的证据怎么可能升官?东阳府那些官痞子们可不是好忽悠的。”崔军不为所动,问道。
  “你它娘的到底要怎样才相信老子?”卢一俊骂道。
  “二当家,不是我崔军多疑。最近太乱了,寨里人心惶惶,所以,我得派几个人下来核实一下。毕竟,现在有些易容术是可以乱真的。”崔军道。
  “快点!”卢一俊说道。
  不久,几个山贼从城墙上滑下,对卢一俊又摸又捏……
  “崔军,你个娘娘腔,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卢一俊突然一脚踹翻了几个验身的山贼骂道。
  卟哧!
  “你……为什么?我不是全照你说的办了吗?”卢一俊愤怒的转头看着易容后的叶沧海。因为,一把木刀直接从后背捅穿了心脏。
  “放箭!”崔军一看,顿时大吼道。
  不过,话音刚落,一阵噼啪之声传来,李元奇带人扑进,刚才验明证身就是为了吸引住崔军,方便李元奇带人接近。
  崔军话音刚落,头已经旋转着滚下了城墙。
  而箭手们瞬间被解决了大半,剩下十几个早吓破了胆,调头狂喊着就跑。
  “崔军最讨厌人骂他娘娘腔,你是想提醒崔军,所以,你死得不冤。”叶沧海抽出了卢一俊胸脯的刀,一脚把尸体踢开,大刀往空中一扬,“想活命,给我杀进去!”
  “杀!”
  马超大吼着,此刻寨门给李元奇等人合力打开,上千人马气势汹汹的冲杀了进去。
  一路过去,能烧则烧,顿时,黄蜂寨浓烟滚滚冲天而去。
  到处是喊杀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嘭!
  马超被一个戴斗笠的白胡子老者一拳干翻飞了出去。
  叶沧海抢前一步,‘三星点月’,三道寒芒之下,工尺刀闪动着恐怖的光泽射向了老者。
  老者手中宝剑往前一阵舞动,剑光幻影,工尺刀当当当全部被挡得飞弹了出去。
  躬身弹影!
  叶沧海如虎般扑入,清扬一剪插入老者剑之空档。
  哐!
  老者身子一扭一别,叶沧海被别得打了一个大旋转摔倒在地,老者往前一个跳跃如影随行,手中宝剑闪动着幽绿的光芒刺向了叶沧海的胸脯。
  “大人!”罗平昌大吼一声,手中开山斧一个旋转抛来砍向了老者脑袋。
  老者只是一低头,开山斧旋转着飞了出去。不过,剑尖离叶沧海的胸口就二尺距离了。
  闪,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