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七十三章 孤注一掷

第七十三章 孤注一掷


  “又不是光在本官手上如此,都几十年了,这县令也换了不少,哪位解决了?
  不要说咱们青木县,就是东阳府又如何?
  知府也换了五六茬,谁解决了?
  叶大人,不要好高骛远,拿下几个毛贼就认为能撼动黄蜂寨这颗大树,那是不可能的。
  咱们过去,以卵击死,满盘皆输。”
  张元东臭着个脸。
  “大人是铁了心不肯出面了?”叶沧海一掌拍在了桌上,双眼冷冷盯着张元东。
  “你能干,你自己去干!到时,真灭了,这县令之位本大人让给你干,我到东阳府去。”张元东也撕破脸了,一甩袖子,撩下叶沧海自个儿先走了。
  “马超、宁冲、方东,有没勇气拚一把。”叶沧海愤然出来,把三人招集在了一起。
  “怎么拚,大人你说。”马超问道。
  “一举击圬黄蜂寨……”叶沧海道。
  “张元东此人就是胆小,只求平安。而且,现在又兼了通判副使,估计也不想干了,再混上一年二年就撅屁股走人。”宁冲说道。
  “他在忌妒叶大人,如果真破了黄蜂寨,到时,估计叶大人会爬他头上的。”方东说道。
  “吗得,什么也不用说了,叶大人,你直接说怎么干就是了。”马超一捋袖子。
  “好,既然干就干大的,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你们先在暗中去招集一批人。此事不宜过于张扬,免得黄蜂寨早有准备。
  而且,你们得帮我散播一下,说我在击杀卢一俊的时候吃了爆力丸,最后只能躺床上休养了……”叶沧海道。
  “可是招人需要大批银两啊大人。”宁冲急了。
  “孙家不是有收缴来大批银两吗?”叶沧海说道。
  “那个不能动。”宁冲摇了摇头。
  “动了。”叶沧海一拳砸在桌上。
  “大人,后果很严重的,动一点能行。全动了就麻烦了,张元东蔡道平盯得紧。而且,已经入了账目的。”宁冲道。
  “你们动用就是,说是我批的,一切责任我来担。”叶沧海作了决定。
  “大人,这使不得。”宁冲赶紧说道。
  “宁冲,那么多废话干嘛,大人叫动就动,算我马超一份。”马超凶道。
  “好吧,算上我一份。”宁冲点了点头,方东也表态了。
  叶沧海转道去了陶家。
  在外边发现陶家只是被烧了围墙外边的一些树木杂物而已,院子里却是一切无恙。
  心里不由得暗暗吃惊,听马超说当时他去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黄蜂寨山寨被杀了二十来个,抓起来的也有十几个。

  这伙山贼虽说实力不是特别的强,但其中也有几个锻体五六重境货色。
  能让陶家安然无恙,那陶丁的大哥身手势必了得,这种才刚满三十岁的青年俊杰叶沧海当然想见识一番了。
  不过,陶家戒备森严,叶沧海在门口就给两个目光炯炯,孔武有力的年轻人给拦下了。
  瞄了一眼,似乎身上有丝兵甲将士之气,比铁鹏的护卫味儿浓得多,八成出身于军营。
  “我是青木县衙的叶沧海,有事拜见陶大人。”叶沧海拱了拱手。
  “叶沧海!”两人一听,顿时眉毛都竖了起来,眼神中居然充满着一股子热血味儿。
  “想进去也行,先过我唐军这一关。”其中一个黑色紧身衣,脚穿花豹靴子的年轻人眉毛一挑,往前一个跨步距离叶沧海就二米左右,这是赤*裸裸的挑战。
  “连你我都打不了这院子也没必要进了。”叶沧海也是眉毛一挑,故意说道。
  因为,他感觉陶丁的大哥此刻肯定早听到了自己声音,可是又不应,肯定是想试探一下。
  “别拿黄蜂寨几个毛贼跟我比,吃我一拳。”唐军一听,轻蔑的一说,灵蛇出洞,一拳带着风噪干将过来。
  叶沧海探手往前一拿,手像钳子一般一下子拿住了唐军的手腕。
  “滚开!”唐军脸一红,大吼一声,力拔山兮。
  只不过,叶沧海的手死死掐住了手腕,动弹不得,而叶沧海却是若无其事的看着他。
  撩阴腿!
  唐军下不来台,飞起一脚狠踹向了叶沧海裆部。
  “叭!”
  叶沧海手腕一动往前一推,唐军整个人被推得飞起狠狠撞在了陶家的院门上,直接就撞进了院子里。
  “吃我一棍!”
  另一个护卫一看,倒是大吼着先提醒了一声,一条铁棍带着可怕的风势劈向了叶沧海左肩。
  叶沧海一个斜身低头闪过,身子一个旋转,‘弓身弹影’一把旋转到护卫身后一脚飞踹,那家伙一个狗吃屎狠狠的来了个乳燕投林跟着唐军撞进了院子里。
  “我早跟你们俩说过,叶大人身手了得,你们还不信。这下好了,脸丢大了吧?”院里传来陶洪义的训叱声,转尔陶公笑道,“叶大人,快请进。”
  “陶公*安好啊。”叶沧海笑着跨进了大门。
  发现陶洪义旁边站着一个跟他长得有几分相似,米七五左右个头,一身素朴的白色长袍男子。
  此人,八成就是陶丁的大哥了。而两人身侧旁站着满脸憋得通红,一脸尴尬的唐军两人。
  “叶大人,两个手下不懂事,见谅。”白袍男子微微拱手,道。
  “叶大人,这是犬子陶广浩。刚回来,还没来得及给叶大人介绍一下。”陶洪义说道。
  “陶大人好。”叶沧海拱手道。
  “呵呵,叶大人的大名在信中就听说过了。你看,我这两个手下就不服气。叶大人打得好啊,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陶广浩拱手还了一礼,笑道。
  不过,态度并不是十分的热情,一种外交礼仪般的客气。
  此人应该属于那种恃才而傲的人物,一般的俗人都不落法眼。
  会对自己客气,估计陶洪义有反应交待过。不然,恐怕懒得理自己了。
  眼神不由得瞄了院子里一圈,难怪了。
  应该是昨天打斗时留下的痕迹,那种硬度胜过枣木几倍的铁木树上居然有一道掌印。
  掌印虽说不深,叶沧海动用了‘痕迹术’才发现的。
  但是,一般的内罡五六重境武者都难把坚硬的铁木树击出一道掌印来的。
  此人,极有可能实力已达半步先天甚至已经跨入了先天。
  在海神国,三十岁的先天强者的就有些惊艳了。
  毕竟,整个东阳府都难出一个此等境界的强者,像赵良作为五品的协防守备都没能达到先天的。
  先天强者瞧不起自己,那太正常不过了。
  “献丑献丑。”叶沧海笑了笑。
  “叶大人,这青木县太乱了。黄蜂寨如此为祸,连县城都不安全,简直胆大包天了。”陶广浩言语中略显责备。
  “广浩,叶大人也是尽全力了。为了剿灭黄蜂寨,宁愿自己掏银子……”陶洪义赶紧说道。
  “父亲,这并不是叶大人能逃避的理由。作为一方父母官,叶大人身兼两职。剿灭黄蜂寨是他应尽的职责,不然,就是失职。”陶广浩哼道,并不卖父亲的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