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七十二章 奖内罡三重

第七十二章 奖内罡三重


  不过,下一刻,塔门上哒哒哒的露出字来:
  击伤内罡三重境恶人卢一俊,奖内罡二重境功力,如果杀死他,奖内罡三重境。
  叶沧海心里相当的纠结,此刻要杀卢一俊倒是可以办到了。
  不过,他忍了,没下刀。
  古老的钟鸣声不断响起,叶沧海感觉那声音传入耳里令人精神振奋,好像能量化为了声音注入体内。
  仅仅三十息时间,自己浑身一振,骨骼噼啪一声爆响,他知道,又冲破了一道关口,内罡二重境了。
  “打开网!”叶沧海站了起来。
  “大人,这样太危险了,还是直接绑在网中安全。”马超匆匆赶回,阻拦道。
  “打开!”叶沧海一脸冷凌。
  “开网!”马超无奈,手一挥,方东跟宁冲几人立即松开了网。
  “你个狗官,死期到了!”卢一俊居然突然跳起,身子如虎下扑,风霜碎影,夹杂着一道寒芒闪过,直取叶沧海。
  “保护大人!”马超等所有人都吓坏了,哪会料到卢一俊真的在装死,纷纷扑了上去。
  其实,卢一俊不是在装死,那是因为他吃下的‘狂暴药丸’爆发了。
  这是在抽取自身精气,在摧残式的用杀招。
  即便是能杀了叶沧海,但是,过后想恢复实力,估计也得一年二年了,甚至,还有可能因此功力倒退。
  邦!
  一声闷响,叶沧居然大胆往前挺进,一拳诡异的插入卢一俊刀影之中,闷响过后,卢一俊被击打得仰头飞了出去。
  这一记泰拳直接打脱了卢一俊的下巴,牙齿飞了好几颗。
  那是因为叶沧海早就熟悉了卢一俊的攻击路数,痕迹术下,找到空档切入,一个狠拳,自然奏效。
  躬身弹影!
  此刻的叶沧海刚晋级,精力足,正无处发泄,马上往前一扑,断脚、破脑、撕心!
  三道强招飙了过去,卢一俊大腿直接被打裂开,脑袋打破,心脏震裂。
  他惨叫一声,不甘心的倒下了,撕心裂胆的大叫道,“我……这狂暴丸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叶沧海应道。
  “真的怎么没用,居然被你这狗官打伤?”卢一俊不甘心的问道。
  “我也吃了。”叶沧海玩味儿的一笑。
  “你!”卢一俊瞪大眼,彻底晕菜了。
  “大人,那药丸可不能吃,后果很严重,赶紧想办法解药。”马超一听,可是急了。
  “没办法了,为了拿下他,我不得不如此。”叶沧海一摆手。

  “大人,没发现孙道彪的尸体,不过,发现了一个地下秘窖。”这时,方东过来凑叶沧海耳旁小声说道。
  “去看看,别的人就不要跟来了。”叶沧海说着,带着马超宁冲三人到了地下秘窖。
  “这秘窖应该是孙道彪藏宝物的地方,不用说了,马超,直接用轰天雷炸开。”叶沧海站在门前故意大声说道。
  “啊,别……别炸,我在里面,我开门开门。”孙道彪差点吓掉了魂,喊了起来,不久,门吱嘎一声打开了。
  “里面还不错嘛,花了不少银子吧?”叶沧海走了进去,瞄了一眼下来,发现这地窖设计合理,还有通气孔以及排水设施,以及一些享乐用的物事。
  “嗯,在这里面住上半年也不用愁,就是内罡六重境强者也打不破的。”孙道彪点了点头,问道,“叶大人,我家人呢?”
  “你都死了还问家人干嘛?”叶沧海说道。
  “我死了,叶大人,我还活着的,我不是鬼啊。”孙道彪赶紧摇头,见马超几个板着脸,赶紧冲到马超前道,“不信你摸摸捏捏,我真不是鬼。”
  “我试一下。”马超阴阴的一笑,伸手一抓,痛得孙道彪杀猪般的惨叫道,“松……松手松手。”
  “过来,让我摸摸。”叶沧海道,孙道彪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上来。
  嚓!
  刀一闪,直接戳入了孙道彪胸脯。
  “你怎么杀我?”孙道彪喷怒的吼道,马超宁冲三人都傻眼了。
  “不杀你难道还让你继续为恶?”叶沧海拍了拍手,拔出了刀来擦拭着。
  “马超,宁冲,方东,像这种恶人,用海神国法规治不了,那就直接杀了就是。这是替天行道,是为民除害。有的时候,主持公道正义不必过于拘泥于规矩。”叶沧海淡定的一边擦着剑上鲜血,一边说道。
  “杀得好!”马超带头响应。
  “是被黄蜂寨杀了的。”宁冲善解人意,马上说道。
  “对对对,黄蜂寨干的,干得好啊。”马超反应过来,哈哈大笑。
  “哈哈哈,干得漂亮。叶大人,你又立下大功,这次可得海神国王室的六级勋章了。”刚回到县衙,张元东大笑着过来了,蔡道平却是阴沉着脸站在一旁,都快酸掉牙了。
  “大人过奖了,那怎么可能,这一切都是大人的功劳。”叶沧海回道。
  “这个嘛,主要功劳还是叶大人的,本官可不敢贪功。”张元东打着哈哈,看了蔡道平一眼道,“你说是不是蔡大人?”
  “叶大人英勇杀敌,是大功劳一件。不过,张大人你领导有方,更重要。”蔡道平说道。
  “你个蔡夫子啊。”张元东指着蔡道平笑道,蔡道平以前还当过老师,所以,称他是夫子。
  “大人,独眼龙已死,现在连卢一俊都给咱们拿了。
  再加上李挺、丁冒都死了,黄蜂寨现在是群龙无首,再加上连翻遭受打击,士气低落,正是我们一呼百应,攻打黄蜂寨的最好时机。
  大人,不如咱们牵头,要求天月湾驻守营配合,趁机拿下黄蜂寨。”下午,叶沧海直接找到张元东建议道。
  “黄蜂寨扎根咱们青木县几十年了,不是那么简单的。就凭县衙上百号捕快衙役,就是天月湾二百兵丁全上肯定也拿不下来。更何况,铁鹏此人不好讲话,不可能会倾力相助的。”张元东摇了摇头。
  “大人,要建功立业,有的时候也要狠下心来赌一把的。”叶沧海说道。
  “赌!呵呵,叶大人,人生如棋局,一步一个坑,千万别乱赌。不然,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张元东说道。
  “只要大人以县衙名义发出招讨令,相信青木百姓会响应的,应该能招集不少武者加入咱们的剿灭大军。”叶沧海说道。
  “百姓,笑话了。他们只会喊喊口号,吐吐口水,真要上阵杀敌,还不吓得魂儿都没了。不然,青木县何至于匪乱如此严重?”张元东摇头道。
  “大人,再不抓住这次机会就再没第二次机会了。而且,时间不能拖,一拖,让黄蜂寨喘过气来就晚了。”叶沧海一脸激愤。
  “不用说了,这事不急,慢慢来。”张元东哼道。
  “大人……”叶沧海喊道。
  “叶大人,这里是青木县,本官至少还兼着东阳府通判副使一职,你还能让我做个主吗?”张元东那脸一圬。
  “难道大人就让黄蜂寨如此肆虐下去?”叶沧海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