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六十九章 越牵越大

第六十九章 越牵越大


  “嗯?”赵良一愣,瞪大眼细看了看,顿时,脸有些阴沉。
  “这是‘一阴指’造成的结果,那人应该还没到六重境。
  可为什么一掌就伤了刘东,就是因为,他把一阴指藏在铁沙掌中。
  而倒致刘东受伤的真正杀招是一阴指。
  而且,那人极有可能练过毒功,在一指戳下的时候把毒气逼入了刘东的身体之中。
  才使得刘东表面上全好了,实则还使不上劲。
  而且,这是暗疾,一旦发作,刘东就危险了。”叶沧海说道。
  “一阴指!此指功听说特别的歹毒。不过,叶大人如何肯定是一阴指?”赵良问道。
  “前次有人受过伤。”叶沧海道。
  “谁?”赵良顿时精神一振,盯着叶沧海。
  “陶洪义……”叶沧海把陶洪义受伤之事说了,剑指铁鹏。
  “难道还真是铁鹏干的?我说怎么回事?感觉对手有些铁血将士之气。”刘东大惊。
  “目前还不能肯定,毕竟,这世上又不止铁鹏一个人修炼一阴指。”叶沧海倒是公正的摇了摇头。
  “铁鹏跟老刘家并没有什么恩怨,他为什么要干出如此歹毒之事?八成不是他干的了。”赵良想了想说道。
  “不管是不是,总得防一防。而且,刘东现在是他的下属,那得小心了。”史青说道。
  “他敢!”赵良突然霸气拍了一下桌子,杯盘都跳了起来。
  “铁鹏不会如此笨的,至少,在驻守营中刘东应该很安全。这样也好,你暗中观察一下铁鹏,看看能否发现什么。”叶沧海摇头道。
  “铁鹏!”刘东咬了咬牙,拳头捏得咔嚓直响。
  “刘东,遇事要沉稳,别露了马脚。要是给铁鹏发现了你的企图,就是我也救不了你。”赵良一脸严肃的告诫道。
  “放心姑丈,我不会那么蠢的。”刘东点了点头。
  “大人,已经接上头了。”第二天一大早,宁冲、马超和方东三人匆匆而来。
  因为,孙道彪三番五次的要置自己于死地。
  而且,在自己失踪的几天居然还带人要抄了叶家祖坟。
  叶沧海决定,不能再让这家伙消遥快活了,那就彻底让孙家完蛋。
  于是,交待马超三人设套,栽脏弄死孙家。
  “快说来。”叶沧海眉毛一抬。
  “黄蜂寨现在下山负责买杂货食物的小头目叫刘元标,不过,他们现在已经不来咱们青木县了,而是转道去了邻近的东亭县。

  幸好大人你英明,早就在邻近三县都布了眼线,刘元标被我们发现了。
  而且,顺利接上了头。”马超一脸激动的说道。
  “没错,而且,我们把大当家独眼龙之死全都不着痕迹的栽脏在了孙道彪跟崔俊身上。
  据寨子里的内线传来的消息,黄蜂寨二当家卢一俊当时听了气得砸烂了十几张桌子。
  不过,就不晓得他什么时候下山收拾孙家报仇。”宁冲说道。
  “恐怕一时半分不敢下山的,毕竟,莫云崖刚死,卢一俊号称‘老雕’,老谋深算。而且,寨子里当家的都快被叶大人杀光了,一些善后的事也需要处理,咱们只能等待机会了。”方东说道。
  “不一定。”叶沧海摆了摆手,见三人都拿眼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卢一俊号称老雕,他就是黄蜂寨的智囊。
  这种人,往往都会自作聪明的。
  我以前不是说过,最不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反过来说,最不安全的时候也是最安全的时候。
  所有人都认为黄蜂寨最近不敢有动作,而卢一俊极有可能反其道而行,在这个节骨眼下山来了,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为了促成此事,我们还得再挖一些坑才行。”
  “怎么挖?大人你快说。”马超一脸急吼吼的看着叶沧海。
  “大人是不是又想来个引蛇出洞,比如,大人装得有公务到东阳府去,这边让卢一雕认为咱们县城空虚,才会大胆下山。”宁冲说道。
  “不不不,卢一雕跟丁冒不一样,如果这样子干反倒让他生疑。”叶沧海摆了摆手,一摸下巴,道,“咱们不光不能把人马调离县城,而且,还要装得如临大敌,防止黄蜂寨来复仇架势。
  如此一来才正常,而卢一雕既然认为正常,他没准儿会赌一把,大胆下山先收拾掉孙家。
  当然,在行动之前肯定会玩一些手段把咱们的人先引开。
  比如,前次的火烧张大人住所什么。
  不过,卢一雕不会提前干这种蠢事,而是在行动的时候一起进行,使得咱们顾头顾不了尾。”
  “那卢一雕这次会拿谁开刀?前次林云用的是火烧张大人住所。现在……”方东说着,看了叶沧海一眼。
  “不会火烧叶大人院子吧?”马超脱口而出。
  “呵呵,大有可能。干这事太简单了,而且,能直接把我跟你们全都引走。”叶沧海说道。
  “那大人家岂不危险了,咱们得加强防备才是。”马超说道。
  “防备是要,不过,不必过于风吹草动的。当然,安全最重要了,这边我会注意的。各位,这段时间都是非常时期,要打起精神。”叶沧海说道。
  “是,大人!”三人齐声抱拳说道。
  “木叔啊木叔,这次就靠你了……”叶沧海望着外边,寻思着借机考量一下李木的功底子也不错。
  一直以来,叶沧海都不相信李木只是个平庸之辈。
  毕竟,能让老叶家托孤之人,武功还不到内罡境,也太离奇了。
  当然,也不能排除当时情况特殊,高手都战死了。
  或者说,老叶家彻底要让仇家找不到根。因为,一个普通人家,就是最好的藏身。
  李木,也是一个谜样的人物,叶沧海比较相信前一个猜测。
  “公……公子。”晚上,叶沧海正翻阅着爷爷留下的‘长平三战’,这是有关军事战争方面的书籍。
  风凌儿端了一碗莲子汤进来,搁下碗后瞄了叶沧海一眼,欲言又止。
  最近这段时间,凤凌儿是专心陪父养伤,但她也是一个尽职的丫环。
  不光照顾叶沧海的起居,而且,连洗碗烧饭这种粗活也给抢着干。
  干娘李秀菊对她的评价很高,时不时会在叶沧海面前漏出一点想要把凤凌儿收到叶家门下的口风。
  当然,叶沧海现在可是七品官了,门不当户不对,凤凌儿不可能成为正室。
  李秀菊的意思是先收下,等今后叶沧海正式大婚之后纳个侧房,说白点,就是小妾了。
  不过,叶沧海一直在装傻,气得李秀菊只能干瞪眼,偶尔还得发点脾气。
  不过,叶沧海却是笑笑,那嘴儿甜着,搞得李秀菊拿他也没办法。
  “凤姑娘,是不是需要什么?”叶沧海转头看了她一眼问道。
  “不……不是,我们什么都不缺。而且,这段时间,木叔都用了最好的药给我爹治病。爹的伤也好了一大半,现在已经能下床活动筋骨,练一些花把式了。”凤凌儿赶忙摇头道。
  “那就好!你们是不是想离开了?如果盘缠不够,你尽管开口?”叶沧海说道。
  “不是这个。”凤凌儿又赶忙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