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六十七章 提七品

第六十七章 提七品


  “保密懂吗?有些人干没干坏事目前我没证据。
  不过,一旦证据落实,我定必砍了他脑袋不可。
  你说陶公没做什么,可是,他把最亲爱的儿子陶丁送上了刀口之上。
  这次杀贼,陶丁表现抢眼,要不是有他配合,我早死在莫云崖的刀口之下了。
  而陶公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请求官复原职有什么错?”
  叶沧海冷冷的盯着蔡道平,老货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独眼龙呢?你杀得了他吗?笑话,还不是只顾着自己逃命了。而且,这一逃也不晓得逃到什么地方,害得全县百姓披麻带孝,叶沧海,你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没别的把柄了,蔡道平只能干叫。
  “这不正证明叶大人得到了全县百姓的爱戴?他是英雄,这次行动就是没能杀了独眼龙,但是,却是剿灭了一百多山贼,劳苦功高,总比某些人只顾着睡大觉要强得多。”史青都看不过去了,插了一句。
  “史大人,你不一样睡大觉吗?”蔡道平给气晕了,像条疯狗,见谁就咬。
  “笑话!本官第一时间接到了叶大人的指令,马上组织剩下的衙役,还有一批武者防守县城。不过,呵呵,本官却是没看到你的身影,正在床上作梦吧……”史青一脸轻蔑的笑道。
  “你……你们合伙起来骂我,张大人,太欺负人了。本官可是东阳府任命的县丞,张大人,你看,连史青都以下犯上,应该严惩。”蔡道平嘴唇颤抖着,话都讲不利索了。
  “不好意思,赵大人刚才说了,暂时搁置。而且,还没正式宣布,你还不是青木县县丞。”叶沧海冷冷说道。
  “好了,此事谁也不要再争。
  叶大人既然还活着,东阳府自有安排。
  不过,叶大人,听说当时莫云崖追杀你的时候你逃走了。
  只不过,你这一逃可就好些天,也不回个信。
  害得全县捕快衙役四处寻找,包括东阳府也派出了兵丁搜找,搞得鸡飞蛋打的。
  这样很不好,有失职之过。
  今天,本官也得代卫大人训诫你一顿。”赵松洲打着官腔,一脸严肃的说道。
  “赵大人,我错了,聆听赵大人训诫。”叶沧海朝着赵松洲一脸虔诚的拱了拱手。
  “知错就败,善莫大焉。不过,下不为例。不然,本官将直接捋了你的帽子。”赵松洲相当的受用,摸了一下胡子,老气横秋的训道。
  “不过,赵大人,当时情况紧急,我一直跟莫云崖周旋。
  九死一生,终于杀了他。到时在深山老林里躺了好几天,差点给饿死。

  幸好一个路过的猎人救了我,还帮我上了药。
  不然,全县这灵堂还真要摆几天了。”叶沧海说道。
  “你杀了独眼龙,不可能!”蔡道平第一个跳出来指责,就是史青和陶洪义都一脸怀疑表情。
  “叶大人,杀山贼是好事。不过,好大喜功,胡乱杜撰可是失德失职,是要受到惩戒的。”刘大人板着脸哼道,因为,没人相信叶沧海能杀得了莫云崖。
  据说,此人已经是内罡二重境强者了,青木县哪有这样的能人悍将?
  再说,如果叶沧海能杀得了他,就不必夹着尾巴怆惶逃命了。
  “下官不敢胡言乱语,更不敢好大喜功。你们看,独眼龙就在这里。”叶沧海说着,打开麻袋往外一倒,独眼龙那血乎乎的尸体露了出来。
  “是他,就是他,他就是独眼龙!”史青一看,毫没风度的大叫了起来。
  “哈哈哈,祸害,祸害已除啊……祸害……祸害啊……”陶洪义激动得眼泪直流,像个孩子般的仰天大叫。
  “肯定不是叶大人杀的,应该是别人,对,肯定就是那个宇文化戟了,除了他青木县没人杀得了独眼龙。”蔡道平马上反驳道。
  “本人刚从外地回来,不晓得这事。”这时,宇文化戟的声音居然从门外传来。
  蔡道平一愕,吃面吃出一只死苍蝇般难受,这脸给打得还真是歪里叭叽的了。
  “可惜,居然被叶大人给杀了,害得我白白亏了二千两银子。”宇文化戟一脸遗撼的在县衙门口晃了下脸。
  “奖,重奖!”这时,一道宏亮的声音从外边传来,铁鹏带着亲卫大步而入。
  “嗯,铁大人所言极是,应该重奖,本官马上八百里加急向卫大人禀承此事。”赵松洲一听,马上附合,转头朝门外喊道,“师爷,马上拟定公文!”
  “呵呵,叶大人真是我县之福,我青木之典范,擎天砥柱,理应得到褒奖,这也是我青木县的荣耀。”见所有人都夸了,张元东这个直接领导也不得不表表态。
  不过,心里差点给酸死了。
  “军师,给本官也拟一张公文。叶大人是我驻守营副领,是我们天月湾的骄傲!是全营将士楷模,是我天月湾驻守营第一勇士,马上呈报守备大人,请求大加褒奖!”铁鹏一脸大气的说道。
  难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捧杀’?
  官场之中,有的时候别人极力捧你,那未必是好事。因为,捧得越高,摔得越惨。
  而且,铁鹏不可能会真心帮自己的。
  这家伙现在冒出头来,肯定有什么阴谋?
  张元东那是被逼无奈,赵松洲是被铁鹏挤兑才如此的,相当勉强。所以,叶沧海并没被‘夸奖’冲昏头脑,而是暗暗警惕。
  三天后,东阳府令下,奖叶沧海银一千两,七级海神勋章一枚,提为东阳府守备营正七品把总,兼青木县县丞。
  宁冲奖银一百两,提为青木县县尉,正九品。
  马超奖银一百两,提为青木县巡检,正九品。
  史青奖银二百两,提为青木县县学教谕,正八品。
  不过,县令张元东也借机活动了一番,沾了叶沧海的光,兼了东阳府通判副使一职,其实就是副通判,从六品。
  当天,在叶沧海极力推荐下,再加上陶洪义、史青、宁冲等下属齐声附和下,方东被提为青木县捕头。
  不过,张元东是板着脸点头的。
  倒是蔡道平好事多磨,最后还是迎来了县丞位置。
  如此一来,青木县就有了两个县丞。
  只不过,叶沧海可是还兼职着正七品的把总,蔡道平尽管也是县丞,但明显势气就弱了下来,只能屈居副手了。
  当然,叶沧海跟蔡道平‘同是天涯沦落人’。
  虽说自己提了品,但是,还是要屈居张元东之下,因为,人家也兼了一个副通判职位。
  “叶大人,有人要见你,你不妨先猜猜是谁?”出来后,史青一脸神秘的笑道。
  “我想,应该就是河防营协防守备赵良大人了。”叶沧海一摸下巴,笑道。
  “哈哈哈,知我者叶兄也。”史青捋须仰天大笑道。
  “史大人客气了。”叶沧海笑道。寻思着估计史青也抱上了赵良的大腿吧……
  “叶大人你看,你可是把大家都折腾得够呛。”史青指着外边一笑道。
  叶沧海一愕,发现街上人都在拆除灵堂,到处都在烧花圈和白花之类的东西。青木县处到烟雾腾腾,乌烟瘴气的。
  “呃,还真是劳烦大家了。”叶沧海不由得摇头苦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