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六十六章 突然冒出

第六十六章 突然冒出


  刚到县衙,发现门口停着好几顶官轿,可能是东阳府来人处理善后事务的。
  “赵大人,我身体已经恢复了。下官请求恢复我的职位,我陶洪义要继承叶大人的遗志,剿灭黄蜂寨。”老远就听到陶公那沙哑的嗓门,一边咳嗽一边在吼。
  “陶大人,你还在咳血,怎么说恢复了?还是养伤要紧,黄蜂寨之事还是由蔡大人去完成。”赵大人说道。
  叶沧海透过人缝往里瞄了瞄,发现一个高瘦男子正冲着陶洪义讲话。
  看官服以及架势,再加上姓赵,他应该是东阳府同知赵松洲大人,一府‘同知’差不多是知府之下第二大掌权者了。
  “他不行!”陶洪义急了。
  “陶大人,你这讲的什么话,我怎么又不行了?你哪只眼看到我不行?”蔡道平一听,气坏了。
  “你能行以前干什么去了?”陶洪义瞪了他一眼直接怂对道。
  “陶大人,你在青木县也干了将近二十年的县丞了,你剿灭了黄蜂寨吗?还敢大言不谗,说本官不行,你行,都几十年了,黄蜂寨怎么还在?”蔡道平冷笑道。
  “我不行,你也不可能行。这县丞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你接手,不然,黄蜂寨谁也灭不了。赵大人,还是另派人下来接替叶大人的县丞之位。”陶洪义反驳道。
  “放肆!”这时,东阳府史房使刘鸿江一甩袖子,哼道,“一县县丞之位何等重要?这是由上头决定的,你陶洪义有什么资格提出如此非份要求。难道,你要凌驾于知府卫国忠大人之上吗?”
  “赵大人,刘大人,真不能让蔡道平接替啊。不然,青木县就完了。”陶洪义急得吐了一口血,又看着张元东喊道,“张大人,你赶紧给说说。
  蔡道平什么能力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到时,黄蜂寨为乱,会祸及我青木县的。
  特别是现在,莫云崖一旦恢复,肯定会大举复仇的。
  到时,就连张大人你全家性命也将不保啊。”
  “陶大人,讲话要注意点。我青木县朗朗乾坤,有哪个敢胆大包天危及到本县性命?还全家,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张元东一听,脸色顿变,给气得不轻。
  “张大人,陶洪义倚老卖老,本事没有,只会污蔑我青木县众多官员。
  他居然连你都污蔑,好像我青木县成了污垢之地,一片黑暗。
  现在倒好,连东阳府的指令都要公然反对。
  我心里明白,我得罪过他,他这是公报私仇。
  我看他根本就是公私不会,乱搞一气。”蔡道平喊道。

  “来人,把陶公送回家疗伤。”张元东一听,皱着眉头说道。
  “我不走,死也不走,除非你们改变令谕。”陶洪义言词激烈的说道。
  “张大人,你看,这都像什么了。”蔡道平继续紧逼。
  “张大人,这堂堂公堂上是有些乱啊。”赵大人说道。
  “带走!”张元东一听,脸都黑了,朝外喊道。
  几个捕快上来,陶洪义一把挣脱,冲过去死死抱住大堂上的柱子喊道,“谁也别逼我,要带我走也行,把我尸体带走。”
  讲完,陶洪义头就往柱子上狠狠撞去。
  不过,却是被几个捕快死死缠住,生拉硬拽的要往外拖。
  “禀承知府卫大人……叶沧海在本次剿灭黄蜂寨山贼行动中表现英勇,壮烈战死,奖银500两……另,东阳府决定,并报经海州省备案,决定任命蔡道平为青木县……”也许为了报复陶洪义对自己的蔑视,史房使刘鸿江当即拿出公文当堂宣读了起来。
  不过,刚念到要提拔蔡道平时公堂上突然啪的一声响。
  刘鸿江抬头一看,顿时给噎了一下,口水进了气管,呛得他拚命咳嗽了起来。
  “啊,是叶大人。”史青主薄抢先第一个叫了起来。
  “叶大人,你没死啊,哈哈哈,天佑我青木啊,这是老天的恩德,恩德啊……”陶洪义一看,一把跪在了地下,双手朝天举着,仰天大叫,泪流满面。
  而堂上官员你看我,我看你,全傻眼了。
  “赵大人……您看……这……这怎么办?”刘鸿江拿着公文,终于理顺了气管,赶忙着问道。
  “暂时搁置吧,报卫大人后再议。”赵松洲摆了摆手。
  “赵大人,公文之事涉及东阳府,还承报了省府,岂同儿戏?”蔡道平可是急红眼了,这到嘴的‘鸭子’可不能就让它飞了。
  “蔡大人,情况有变。”赵松洲瞄了他一眼,应道。
  “咱们青木县可是大县,就是同时设两个县丞也合理制的。”蔡道平讲完后眼神轻瞄了吏房使刘鸿江和张县令一眼。
  “嗯,是有先例。而且,海神国国制规定,大县可以如此搭配。”刘鸿江点了点头。
  “青木县虽说地处偏僻,钱税落后,但却是个人口大县。
  山高路远,再加上黄蜂寨祸及全县,下官也时感精力不支,如果能配两个县丞,那是本县之福。
  蔡大人最近表现抢眼,自从接手教谕一职后,恪尽职守,配合下官处理了许多棘手的事务。
  就是这次针对黄蜂寨的行动之中蔡大人也尽力不少。
  叶大人带人马出去了,县城防守空虚,蔡大人想尽办法,联络了一部分乡绅民团,防守县城,才不致于让黄蜂寨钻了空子。
  虽说他没有亲自到前方杀敌,但保护县城也至关重要。
  跟叶大人相比,只是一个主外一个主内而已。
  其实,本县也早有这个想法了。
  今天既然两位大人都在,下官就提出来。”张元东也跟着点了点头。
  “他蔡道平干过什么?这次行动他根本就没有参与。
  下官现在伤也好了,既然要配两个县丞,那正好了,下官请求官复原职,跟叶大人搭配。
  他主外,我主内。”
  陶洪义一听,马上说道。
  “陶洪义,你怎么又把私事摊在公堂上来了。
  是非不分,公私不明,几位大人好心叫你养伤,你一直胡搅蛮缠,置几位大人的意见于不顾,用心其毒,是不是想全面的架空张大人?
  哪你干脆叫张大人直接退位,让你当这个县令算啦。”蔡道平差点气晕了,指着陶洪义大声斥责道。
  “蔡大人,你这讲的什么话?
  不管配几个县丞,都是在张大人领导之下的,是在东阳府统筹之下。
  我问你,山贼来了时你在哪里?
  我们跟黄蜂寨血拚时你又在何方?
  你恐怕还在睡大觉吧?真是恬不知耻,张大人夸你几句,那是照顾你面子,你有何资格当这个县丞?”
  叶沧海一脸正气的指责。
  “我在睡觉,难道陶洪义上阵杀敌啦?
  血拚啦?
  而且,本人好歹也是张大人指令配合你办理衙门公务的教谕。
  这么大的行动你居然不通知我?
  我知道,你无非是怕功劳被我抢了。
  最后,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要不是本官马上招集人马守住县城,真给黄蜂寨窜进来,到时,血流成河,这个责任,就是砍了你的脑袋也没用。”
  蔡道平反正也撕破脸皮了,双方在公堂上直接开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