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六十五章 我死了

第六十五章 我死了


  此刀功为锦衣衣卫最为歹毒的刀绝,一杀断肢、二杀破脑,三杀撕心,再搭配‘弓身弹影’,在纯阳蜂蜜刺*激下,瞬间让叶沧海获得了超过平常一倍的杀戳能力。
  双方的力劲都达到了颠峰,而先前跟独眼龙缠斗了半天,叶沧海早就用痕迹术摸清了他的招式轨迹。
  此刻在工尺刀下终于发现了一道空档,叶沧海毫没二话,直接插入。
  身体顿时挨了几刀,不过,清扬木刀像一把噬血利器狠狠扎进了独眼龙胸脯。
  叶沧海大力的一个搅动,独眼龙大叫一声,心脏被直接搅碎。
  轰!
  不过,那厮临死前突然扔了刀,头往叶沧海身上狠狠一撞,嘭地一声震响,叶沧海顿时双眼闪冒金星,无数个美女从苍穹飞了过来似的被撞得飞了出去,差点背过气去。
  一把跌进了乱石丛中,没有了一丝动弹能力。假如此刻再来一个山贼,叶沧海必死无疑。
  哒哒哒打字声响起,玉板一亮,冒出字来:
  宿主生命危机,血量不足,肋骨断裂,肝裂肾伤,皮肌坏死……
  急待修复修复……
  斩杀内罡二重境莫云崖,奖小还丹一颗……
  字刚冒完,一颗小药丸从玉板之中飞出化为一团绿气窜入了叶沧海身体之中,顿时,叶沧海感觉自己一会儿被丢进了盐水缸里,一会儿又被投入火炉之中,下一刻又撞入冰窖……
  他咬紧牙关承受着这人间酷刑……
  千锤万击,半个时辰过后,身体居然奇迹般的完全恢复。
  这系统还真是神奇,只不过,叶沧海相当的郁闷。奖了一颗小还丹那功力岂不是没得晋级了?
  白杀了一个强者,差点还被搞死……
  叶沧海有些无语的仰望着苍穹……
  正准备起来查探一下独眼龙的情况,这时,身体内轰然一声爆响,感觉天旋地转,太阳不见了,突然间跌入了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分钟过后,渐渐的看到了一缕曝光。
  一丝亮光冲了过来,越来越近,终于看清楚了,那居然是一方宝塔。
  一座青铜建筑的宝塔,宝塔上的青铜给氧化得相当严重,上面布满了斑绿之物。抬头往塔匾上一瞄,顿时慒了。
  因为,上书——惩恶扬罚中大奖。
  这塔匾不正是自己的玉板吗?刚才黑了一下,貌似给镶嵌上去的。
  叶沧海意识之中伸手去推,不过,那厚重,布满沧桑的青铜塔门纹丝不动。
  这厮正想收回手,突然冷得打了个寒颤。

  青铜塔门之上居然哒哒哒的露出字来:
  超阶位斩杀独眼龙莫云崖,奖内罡一重境。
  顿时,一道道罡气从塔门之上冲出狂泄入叶沧海身体之中。
  又是一番痛苦的煎熬,终于,噼啪一阵爆响,叶沧海顿时力气爆满,丹田一摧,一股气流注于胳膊之上,伸手摸去,肌肉顿时硬如木头。
  这就是内气成罡!
  锻体境武者内气不能成罡,所以,皮肌跟内罡境强者比差太远了。
  当然,这种硬度也需要在罡气摧入之时才如此的,不可能长久保持。
  如此一来,内罡五六重境强者手撕老虎,一拳干死狮子也太正常不过了。
  叶沧海再次试了试,可是,塔门还是无法推开。
  不过,给他一推,塔门上又冒出字来——功力不够,开启塔门最低要求是‘先天’。
  先天……
  叶沧海只能苦笑了笑,不过,对于塔中之物还是充满期待的。
  “别拿眼死瞪着老子,谁叫你要干坏事?”叶沧海嘀咕着,手往独眼龙眼皮上一摸,硬是把人家的眼皮子给合上了。
  搜找了一下,发现了二千多两银票。
  还有一些随身物件,最大的收获就是纯阳蜂蜜有十几小瓶,外带一些跌打损伤,内服外抹的高级药丸子。
  正准备站起通知马超等人时目光又落在了独眼龙的靴子上,这靴子太皮实耐操了,自己的靴子早给撞烂成废品了,可是独眼龙的只是破裂开一些小缝而已。
  什么材质做的,叶沧海相当好奇。
  于是用工尺刀拆解开来,顿时有些哑然。
  这家伙也太折腾自己的脚了吧,居然用了韧性极佳的玄铁丝编成铁布状夹在鳄鱼皮夹层之中。
  难怪先前打斗时给他踢了一脚差点背气过去,不过,当他完全拆解开后顿时愣了。
  因为,里面还夹了一张图。
  魔神图!
  叶沧海给吓了一跳,传说此图是一代魔神‘楚小花’制的。
  楚小花是个狂魔,杀人如麻,而且,不分好坏都杀。
  在他心中没有是非概念,只要犯了他,或者不对眼的都杀。
  为此,为了一个酒壶,或者看你不顺眼都能把人家满门上百口人都杀光。
  最后,终于惊动了水蓝大陆一代捕神诸葛雄风,双双决战天门顶,最后,楚小花殒落,而诸葛雄风也从此没了音讯。
  传说楚小花死的时候把宝藏藏在大陆各地,共计十二处,只要齐集了三张魔天图就能找到一处宝藏。
  试想一下,魔神当年可是站在大陆武道颠峰的超级牛人,他的宝藏是如何的动人心?
  为此,当年震动江湖,为获得宝藏,江湖人士杀戮四起。在抢夺魔天图的过程中被灭了上百个门派,伤亡百万之众。
  只不过,楚小花事件离现在太远了,渐渐的被人遗忘了。
  传说虽然还在,但已经没有几个人相信了。
  因为,有人说这是楚小花设的圈套,其目的就是打击‘神捕门’的人。
  而且,楚小花的阴谋貌似也得逞了,当年,江湖腥风血雨,各地血案频发,神捕门标榜破尽天下案,伸张正义,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为此,好些门人弟子疲于奔命,死在争斗之中也不在少数。
  叶沧海发现,那张图应该是一种特殊的兽皮制成的,柔软异常,简直是超薄,用蚕翼来形容也不为过。
  只不过,现在也不是研究它的时候。往四周看了看,小心收好。
  肚子咕噜的叫个不停,叶沧海才感觉到了饥饿。打开‘时刻’看了看,发现已经过去三四天了。
  这一打居然打了好几天,叶沧海还真有些无语了。
  要是换成普通人,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于是,打了些野味就地烧烤着匆匆填饱了肚皮。
  到山脚下买了个大麻袋把莫云崖的尸体打包装好扛着就下山了,路过附近一个镇子,一打听还吓了一跳。
  这一打居然从海州省青木县打到了南江省的浩州,两地相距好几百里。
  难怪一直没发现青木县派人寻找自己,估计他们作梦也想不到这一战能打得这么远。
  虽说已经过了中秋,但天还是较热的,于是,又到路过的县城买了些冰石用来冷冻尸体。
  三天后,叶沧海累死了二匹骏马才匆匆赶回青木,刚进城顿时一脸慒B了。
  因为,街上好多灵堂,几乎家家挂灵,大白花连成一片,青木县城都快变成樱花盛地了。
  因为途中怕碰到黄蜂寨的人,所以,叶沧海乔装打扮了一番。
  “唉……可惜了,多好的人啊。”街上一个老头摇头叹息道。
  “叶大人死了,黄蜂寨没人能剿灭了。”一个中年男子满脸悲伤的说道。
  “我青木县就一个叶大人能踏平黄蜂寨,别的,全是草包。”
  “听说孙道彪带人要去抄了叶家祖坟,结果来了几千个老百姓差点吓死那个狗东西。”
  “下次再敢欺负叶家,咱们也上,砸了孙家!”
  “对,砸烂了他们。”
  ……
  我死了……
  叶沧海顿时无语了,这个乌龙搞得有点大,赶紧往县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