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六十四章 生死决战独眼龙

第六十四章 生死决战独眼龙


  “留下的捕快衙役中有一大半都是崔俊他们的人,连方东都给抽走了。”宁冲说道。
  “看来,黑蜂口还真是一个幌子,这里才是主战场。
  黄元强怕引起我的怀疑,所以把你俩个留下了。
  崔俊还留着的,肯定是便于指挥他的人马,要防止他背后放冷箭。
  这轰天雷咱们轻易不能动用,你们马上行动,安排几个人守在水坝上。
  等我号令,独眼龙带着的人一出来,到时在洞里炸开,先堵了他们的退路。
  尔后立即放水,咱们来个水淹黄蜂寨……”叶沧海安排道。
  一个时辰过后,果然有动静了。
  一颗大树底下微微一动,不久,给橇出一个洞来。
  一个山贼小心的探出头来往四周张望了许久才爬了上来,不久,山贼陆续而出。
  “哈哈哈,叶沧海,你死定了!”一道阴厉的大笑声传来,跳出一个穿着豹皮衣,肩扛一把厚重玄精刀的独眼壮汉来。
  “兄弟们,独眼龙来了,给我射!”叶沧海大吼一声。
  卟卟卟……
  不过,只有稀落的箭射了出去,给独眼龙的手下拿着盾牌一挡,根本就没伤到什么人。
  而且,驻守营的箭手一看射不中,吓得全都一窝蜂的往后就跑。
  “杀!”独眼龙莫云崖那把四五十斤重的玄精刀往空一斩,咔嚓一声,一株大树给直接砍断,在啪啦啦的响声之中,五六十号人马冲杀了出来。
  “射!”叶沧海又是一声喝,马超的手下亲信们立即把短孥拿出朝着就放。
  卟卟……
  顿时给射倒了十几个。
  独眼龙气得大叫着,一刀过去,咔嚓一声,一个捕快脑袋飞了出去。
  他左右开弓,又是几个捕快喷血倒下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洞里传来一道闷响。
  仅仅分把钟过后,哗啦啦一阵响动,一股大水冲进了山洞之中。
  顿时,还没来得及爬出洞的几十个山贼给冲得翻滚着往岩壁上撞去。
  “杀!”
  崔俊突然跳起,挥舞着大刀冲向了独眼龙一伙。
  独眼龙一看,顿时如猎豹一般跳起,几纵之后就过来了。
  就在这时候,崔俊好像给吓着了,回头轮起大刀就跑,在路过叶沧海身边时突然一刀砍将过去。
  “崔俊,你干什么?”马超惊得大叫了起来。
  不过,崔俊狰狞着脸,刀并没停歇下来,狠狠斩向了叶沧海的脖子。

  只不过,崔俊却是看到了叶沧海脸上诡异的笑,顿时一惊。
  也就在这一瞬间,锦衣卫之绝招‘弓身弹影’,只看到了一道影子,崔俊条件反射的想回头,结果,被叶沧海一脚踢得撞向了身后扑过来的独眼龙。
  独眼龙可不是良善之辈,哪管你崔俊李俊的,刀根本就没闪,直接‘力劈华山’从空中劈将过去。
  啊……
  你怎么……
  崔俊惨叫一声,直接被砍成了两截,血淋淋的尸体倒向了两边,不过,那眼还瞪得大大的。
  “老三老四老七……哥替你们报仇了!”
  独眼龙脚步没丝毫停留,嘴里大喊着,像下山猛虎一般卷起一道狂风冲杀向了叶沧海。
  轰隆!轰隆……
  爆了!
  泥土碎石飞溅而起,一股股青烟腾出,莫云崖正狂喊着,眼看就要斩杀叶沧海了,哪料到会被爆?
  而且,他也没见过土制炸弹那玩意儿。
  凭着自己皮粗肉厚,再加上内气成罡,外边还罩着坚韧的二层豹皮衣,就是让叶沧海用短孥射一时也难射穿的。
  刹那间,独眼龙给炸得摔飞了出去,蓬头散发狼狈不堪。
  不过,独眼龙绝对强悍,不顾伤痛跟鲜血,马上跳起准备再次扑向叶沧海。
  不过,卟卟……
  马超跟宁冲带着几个捕快拚命射击。
  青烟之中,独眼龙大腿挨了一箭,他咆哮着,抡起一刀斩死两个捕快一个大力横扫,往西侧面狂逃而去。
  叶沧海迅速的追了过去,俩人一逃一追,不久就冲出了王家坝子往深山老林而去。
  啪!
  独眼龙一个回头,突然从空中杀了个回马枪狠狠的砍向了叶沧海。
  叶沧海挺起清扬上击,卟嚓一声,整个人被震得摔撞在了大树之上,骨头都差点散架了。
  他知道,不可硬扛,独眼龙绝对不比天问大师差,估计武功达到了内罡二重左右。
  幸好他受伤了,不然,刚才这一刀就能要了叶沧海的小命。
  叶沧海一个迅速翻身,‘弓身弹影’往左边一扭闪过第二刀转到了大树的后边。
  “看你往哪逃?”这下子轮到独眼龙追杀了,叶沧海弓身弹影了三四次后感觉力气不支,赶紧抽冷子又从袖里甩出了飞镖十八式之‘鹰击长空’。
  ‘工尺刀’如影子一般掠过,擦去了独眼龙一层手皮。
  独眼龙气得哇哇大叫着,‘虎啸龙腾’……
  啪啪啪……
  弓身弹影没力气了,叶沧海硬接了三刀,被撞得翻滚在地,全身挂彩。
  幸好有铁皮衫在,不然,早挂了。
  “砍脑袋!”独眼龙一声大吼,旋转着大刀飞杀过来。
  叶沧海一下就地翻滚,箭这容发之际身子往前一冲,‘蚀月三杀’第一式断肢!
  这一招太快了,直接把独眼龙大腿勒出一道深深的刀口来,鲜血喷出。
  不过,独眼龙的玄精刀却是狠狠下劈,叶沧海弓身弹影闪过了刀口,却是被刀背别了一下。
  感觉被几百斤重物横拍了一下似的,整个人飞了出去,在空中狂喷鲜血。
  工尺刀再出!
  ‘飞刀问情’,三把工尺刀形成点阵合击之势,独眼龙闪过了两把,另一条腿被工尺刀扎入。
  他大叫一声,回头就跑。
  毕竟,再不包扎一下血流尽自己也没命了。
  叶沧海拔开瓶盖,喝干了一瓶纯阳蜂蜜,顿时肚皮一热,有了力气,追……
  每当独眼龙想歇一下包扎伤口时,叶沧海就出击了,用工尺刀施展飞镖十八式干扰,气得独眼龙暴露如雷,反过来又杀向了叶沧海。
  而叶沧海马上调头就跑,一旦独眼龙停下,叶沧海马上又放暗镖。
  两人打打杀杀,叶沧海全身伤口密布,骨头也断了不少根,眼花花的感觉也快到尽头了。
  两人都打累了,隔着七八米瘫倒在了草丛之中。
  这时,独眼龙从背后兽皮袋里掏出了一个药瓶来,他想了想拧开了,倒出一个红得发黑的果子。
  “小子,今天爷要活扒了你!”独眼龙咬牙切齿的骂着,一口吃下了那个果子。
  叶沧海突然弹起,像箭一般飞扑过去。
  独眼龙一看,立即站起伸刀往前一挡。
  不过,下一刻却是差点气晕,因为,兽皮袋子被叶沧海顺手牵羊捞走了。
  “你个狗贼!”独眼龙大吼着,眼都红了。
  “你才是山贼!”
  叶沧海迅速跑到一里开外,一边跟独眼龙绕着圈子一边打开兽皮袋子,发现里面装了不少的纯阳蜂蜂。
  此刻也不跟他客气了,抓起两瓶来拧开就喝。
  双方都有了力气,战斗又打响了。
  天阴刀术!
  这是独眼龙最拿手的狠招,那刀舞得像勾魂的阎罗刀,只见黑影闪动,不见人影。
  叶沧海知道,此刻的独眼龙吃了那枚红得发紫的果子后像打了鸡血似,双眼发红,头发蓬乱,似乎进入了狂化状况。
  此果肯定有激发全身力气的作用,跟那什么的兴*奋剂差不多。跟他久战不明智,因为,体力肯定不如他。
  只能豁出去,快刀斩乱麻。
  蚀月三杀!
  断肢!
  破脑!
  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