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无题

  “据我所查到的,铁鹏的确就是东亭县罗家侄儿。
  铁鹏之父铁昂是现任罗家大掌柜罗玉通的大舅哥,是罗玉通之妻铁莲花的亲哥。
  只不过,因为东亭县并不是属于东阳府管辖。
  所以,这边不怎么了解他们。
  而铁鹏带兵驻守在青木县,来了这么久一直按兵不动,估计就是为了配合天问大师一伙暗中灭杀吴家行动。”陶丁收敛了笑。
  “嗯,铁三角之一的林县尉也就他们在青木县县衙的内应。并且,为了把林云的位置推高一些,居然卖通了黄蜂寨金刀李挺和罗列联手杀我。”叶沧海点了点头。
  “铁鹏按兵不动,其实,黄元强最悲哀了。他当了铁鹏的马前卒,直到现在估计还蒙在鼓里。”宁冲说道。
  “而且,我这次去兵营报道,铁鹏跟黄元强的表现都太反常。”叶沧海说道。
  “没错!所有人都认为铁鹏会给你下马威,结果,承如大人你所说的,他们对你太好了。
  这一好就有问题,而且,居然连师妹都顶上来了。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当时你喝醉了,他们完全有办法找个理由像对待陶公一样的暗算了你的。
  可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子干?
  匪夷所思啊!
  毕竟,对他们来说,这是最好的机会了。”宁冲说道。
  “当然有更好的杀我的法子才放弃了这一套方案。”叶沧海哼了一声。
  “大人是指他们要利用独眼龙对付你?”宁冲道。
  “估计就在明天了。”叶沧海道。
  “是了,如此一来,责任全在黄蜂寨头上了,跟他们一点关系没有。如此一来,他们肯定选这套计划了。”陶丁道。
  “那咱们就要让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叶沧海冷丁丁的说道。
  “哈哈哈,妙啊。到时,干脆把他师妹给玩了。到时,铁鹏必狗急跳墙,人在冲动的时候最容易出错了。”陶丁道。
  “不可亵渎水姑娘!”叶沧海突然变脸,吓了陶丁一跳,有些讪讪然道,“我就开个玩笑。”
  “玩笑都不能开,好了,现在还不是跟铁鹏硬碰硬的时候。”叶沧海摇了摇头。
  “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陶丁愤然说道。
  “对了,罗家的掌子罗平是十二等海神卫,他在西陵郡王手下到底当什么差?难道就是一个护卫?”叶沧海问道。
  “不止,还挂着西陵郡黑骑军百夫长一职。”陶丁摇摇头。
  “一个百夫长,职位并不突出。看他,他在西陵郡王手下也只是混日子的。”叶沧海摇了摇头。

  “大人错了,你可能很少关注海神国的精兵强将。
  我跟你说,黑骑军属于王室亲军之一。
  是护卫王室的精锐,因为西陵郡王的封地在西陵郡,所以,那里才驻有一只黑骑军。
  此军全都配备黑色铠甲,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是从海神国各个兵营挑选出来的精英组成的。
  他们肩护着保护王室的重任,参军的最低标准是锻体三重境。
  一个十夫长就拥有内罡二三重身手,一个百夫长最低门槛是内罡五六重。
  而一个千人的守备营守备绝对是先天级高手。
  比如,罗平在黑骑军中只是一名百夫长,一旦调派到普通兵营,完全可以胜任千总一职。
  不然,咱们东阳府比西陵郡还要大,还是海防前线,为什么没有资格配备黑骑军?”陶丁说道。
  “厉害了,一个普通的兵都可以胜任县衙的捕头了。”宁冲一脸唏嘘。
  “战斗力肯定恐怖了。”叶沧海点了点头,寻思着自己还得抽空多回家翻阅爷爷留下的书了。
  不然,一些基本常识都不懂,会闹出大笑话的。
  “那还用说,王室给他们配备的军饷是普通军营十几倍。二百精锐完全可以横扫东阳府半个守备营,我的梦想就是成为黑骑军的一名千总。”陶丁一脸兴奋。
  “可惜那需要先天身手。”宁冲说道。
  “呃……唉……”陶丁有些丧气点点头。
  “拿出信心来,你陶丁如此天份,一定有成为先天强者的一天的。”叶沧海伸手拍了拍他肩膀。
  “没错,老子就是天才,现在不也踏入了锻钵六重了吗?一旦跨入内罡,我就进京赶考,不拿个武进士绝不回家。”陶丁挥了下拳头,一脸张扬的看着叶沧海,挑衅味儿十足的说道,“叶兄,上个月咱们俩好像有个什么约定是不是?”
  “这个,算了吧。”叶沧海摇了摇头。
  “呵呵,你今后叫我陶哥我就放过你。”陶丁在蔑视着叶沧海。
  这家伙运气好,居然连破两级,一步跨入了锻体六重。自然,想找回前次的场子。
  “哥,要不是爹把珍藏了二十年的‘一龙丹’给你吃了,你怎么可能连续突破。
  叶大人可是咱们家救命恩人,要不是他,爹就麻烦了。
  你现在倒好,想打恩人了是不是?
  要是爹知道了不打破你头才怪。”这时,陶若兰从屋里出来。
  “我陶丁绝不会忘恩,但是,一码归一码。叶老弟技不如人,就得叫我哥,而且,今后我会更疼他的,这有错吗?”陶丁振振有词的反问道。
  “没大没小,陶丁,今后你就跟着叶大人了。”这时,屋子里咳嗽了一声,陶洪义拄着拐扙出来了。
  “我跟着他,凭什么?难道就凭他是‘游牧副尉’?多大点的官,我陶丁一旦中了武进士,一出来再怎么也能弄个七品把总的。”陶丁不服气的说道。
  “那你马上滚出陶家!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陶洪义给气得直咳嗽,陶丁一看,吓得赶紧过去扶住爹道,“父亲,别生气别生气,我听你的就是了。”
  “陶丁,今后叶大人就是你的兄长了。
  在外人面前要叫大人,私下可以称呼兄弟。
  记住,他就是你真正的兄长。要尊重他,听他的话。
  如果你敢口是心非的,我打断你的腿。”陶洪义一脸严肃。
  “就是!”陶若兰在一旁帮腔道。
  “干脆我叫妹夫算啦。”陶丁朝着陶若兰气呼呼的说道。
  “你放屁!”陶若兰顿时闹了个大红脸,羞得一溜烟的跑进屋子了。
  “陶公,这样不公平的。即使是陶丁答应了你,但也心里不服气。所以,我决定跟他过过招。”叶沧海其实也有些心动,这个陶丁如果能招纳在身边也不错。
  宁冲虽说有些谋略,但是,武力太差。
  马超只会动拳踢腿,更不可能跟着自己长远。
  只有这个陶丁,有勇有谋,如果能打压下他那心高气傲的个性,倒不失为一个优秀的跟班。
  “也好,点到为止。”陶洪义其实也有些想法的。
  虽说想让陶丁跟着叶沧海,但是,又怕叶沧海降服不了儿子。
  而且,让陶丁露几手,也能加重在叶沧海心中的份量,免得被人看扁了。
  至于宁冲,自然是一脸兴奋的观摩。
  “来!”陶丁高叫一声,一把跳到院子里,从兵器架上抽出两把木刀扔给叶沧海一把,一脸高调的看着他道,“我让你先出招。”
  “好!”叶沧海应了一声,立即躬身低头往前一窜,锦衣卫绝学之‘弓身弹影’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