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六十章 水若烟

第六十章 水若烟


  “叶大人不喝也行,听说叶大人可是本省文举占头名的解元郞,文才惊艳,如果你能用‘文采’让本姑娘满意,那就……”水若烟讲到这里打住了。
  “那就请水姑娘饶过叶大人一回。”黄元强一脸幸哉乐祸的笑道。
  “可以,不过,这酒总得要有人喝,那就你来喝。”水若烟转头看着黄元强,黄元强顿时抽搐了一下嘴唇。
  他赶紧看了铁鹏一眼,转瞬间一脸豪迈的笑道,“水姑娘都说了,我是一盆毒药我黄元强也喝。”
  “哈哈哈……”叶沧海突然在笑着把手中那碗酒一口喝干。尔后啪嚓一声脆响,那碗给叶沧海狠狠砸将在地,篷中人都失了颜色,黄元强在阴笑,铁鹏板着脸。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各位,黄蜂寨犹如战时沙场,它不灭,就是我叶沧海死!”
  “好一句葡萄美酒夜光杯,黄沙场上几人回?”叶大人可以不用喝,水烟若眉毛一抬道。
  顿时,所有人都看向了黄元强。
  “叶大人誓灭黄蜂寨,你替我喝了这一碗,今后,有行动叫上我!”黄元强一脸豪气说道。
  “军中无戏言?”叶沧海盯着他。
  “当然!”黄元强一脸坚定的看着叶沧海。
  “我喝!”叶沧海捧起海碗,咕噜咕噜……
  喉结抖动,满脸通红,卫勇不由得抽了下嘴唇。
  “青木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东阳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黄蜂终不还……不破黄蜂终不还……终不还……终……不……”
  叶沧海那悲怆的吟唱久久回荡在天月湾上空,此诗改得相当的妙,把‘青*海’改成了青木,青木就代表着青木县,而‘孤城’改成了黄蜂,黄蜂代表黄蜂寨。而玉门关改成了东阳关,东阳乃东阳府,几字之差,意境各有妙处。
  当啷……
  啪……
  那个大碗从叶沧海手中滑落,砸在地上碎成了花儿。
  而叶沧海醉眼朦胧,他轰然倒下了,帐篷里顿时一片哑然。
  “唉……”铁鹏叹了口气,双眼看着外边苍茫的天空……
  叶沧海这一睡足足睡了两天两夜,差点把被拦在军营外苦守的宁冲急死了。
  陶洪义都急得让陶丁抬着到了天月湾,不过,还是吃了闭门羹。
  他不走,陶丁没办法,只好搞了付帐蓬临时头扎在军营外边苦候。
  结果,好些老百姓都闻迅赶来了,人越聚越多。
  “大人,还是赶紧把叶沧海送走。不然,别人还以为咱们怎么样了他?”卫勇都急了。

  “行事作人无愧于心,我铁鹏顶天立地,谁饶舌老子斩了他的臭舌头!”铁鹏一拍桌子。
  “大人,属下觉得青木县不能缺了他。还是赶紧送走为好,倒不是怕老百姓什么。”黄元强居然也说道。
  “唉……不是不送,人在我师妹屋中。”铁鹏摇头叹了口气。
  “我去跟水姑娘说。”黄元强主动请战。
  “滚!”哪料到铁鹏脸一板,一巴掌抽得黄元强翻着滚着出了帐蓬。
  顿时,所有人都不敢吭声了。
  不过,觉得铁鹏也太宠自家这个师妹了吧……
  难道,两人有什么‘关*系’?
  “别它吗得胡猜,小心老子砍了你们脑袋。”铁鹏瞄了一眼就看穿了下属们一些龌龊想法,眼一瞪,吓得卫勇等人都打了个啰嗦,哪还有人敢出头?
  “好痛……”叶沧海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这什么地方?
  还有一丝淡淡的花香味儿,貌似,女子闺房才有的味儿。
  一座小木楼,他看到了一个背影,一缕长发像瀑布一般从头上一直滑落到地板上。
  水若烟……
  “你虽醉,但还有点英雄胆。”水若烟转过头来,悠悠的说道。
  “是狗熊吧,让姑娘见笑了。”叶沧海苦笑了笑,感觉头皮都要裂开一般。
  “没错,一只大狗熊!”卟哧,水若烟笑了,顿时,百花盛开,叶沧海都看傻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啊。”这厮,厚着脸皮笑道。
  “呸!”水若烟轻啐了一口,冲外边说道,“杏儿,把他扔到外边去。”
  帐蓬门帘给撩起,进来一个身穿浅绿色裙子女子,进来一把提拎起叶沧海到了军营外,最后,扔死狗一般把叶沧海抛了出去。
  慌得宁冲跟陶丁赶紧冲了上来,一看,还是有气在,顿时松了口气。
  “姑娘,你们也太粗了吧?”叶沧海灰头土脸的爬起,气不打一处来。
  “粗!得了便宜还卖乖!”杏儿嘴撇了撇。
  “姑娘,到底怎么回事?”闻着叶沧海身上的酒气,陶丁一脸慒B的抱拳问道。
  “哼,想想你睡的地方,而且,还浪费了小姐一颗小还丹。”杏儿柳眉儿一竖,撩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大人,到底怎么回事?”陶丁被无视了,相当的不痛快。
  “我哪晓得,喝醉了,结果就醒了,尔后就被扔到外边了。”叶沧海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顿时,感觉一股小火从丹田喷涌而出。
  这厮痛得叫了一声,赶紧盘腿于地打坐。
  不久,那股热流传遍全身。
  足足煎熬了一个时辰,叶沧海长呼出一口气,顿时,神清气爽,酒气全消。
  “那女子居然有小还丹,来头不浅啊。”陶丁一脸羡慕的说道。
  “铁鹏的师妹水若烟。”叶沧海道。
  “听说前年在东阳府拍卖过一颗,当时成交价是一千两。”宁冲说道。
  “那次是硬给人强拍的,不然,还不止这个数。小还丹被称为武者疗伤圣品,增功洗络,有价无市……”陶丁摇头道。
  “我睡了几天了?”叶沧海突然想到了独眼龙的事。
  “二天二夜。”宁冲道。
  “回去!”叶沧海一挥手,铁蹄阵阵直卷向了青木县。
  “小姐人,你变了。”有两个女子此刻正站在天月湾驻守营的瞭望台上看着尘土飞扬马蹄香。
  “死丫头,你欠揍啊。”水若烟骂道。
  “以前小姐最讨厌臭男人,除了家里人,对别的男人从来是不屑一顾的。这次,你居然让一个臭男人睡自己床上……”杏儿刚讲到这里,被水若烟瞪了一眼,吓得吐了下舌头,不敢吭声了。
  “杏儿,你不懂……”水若烟悠悠的叹了口气。
  “小姐有想法了。”杏儿脸红红的说道。
  “再嚼舌头根子,小心我斩替你了它。”水若烟板起了脸,杏儿再不敢多语。
  就这样,一主一奴直到看着尘埃散尽,马蹄不再。
  “走吧。”水若烟道。
  “外边风大,是该回营了。”杏儿点头道。
  “不是,收拾东西,马上走。”水若烟摇摇头。
  “小姐,这次你出来散心,不是说玩一个月吗?”杏儿发愣了一下。
  “丫头,你哪那么多废话,真要我割了你舌头啊。”水若烟那脸一板。
  “杏儿不敢!”杏儿低下了头,又看了看天,寻思着是不是跟叶沧海的离开有关系。想到这里,杏儿突然打了个冷颤,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赶紧回去收拾东西起程。
  “这样看来,兄弟你艳*福不浅啊。”叶沧海直接把陶公送回了老宅,坐下喝茶时陶丁听说后忍不住得笑道。
  “艳福,你去试一下?”叶沧海没好气的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