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五十九章 暗中帮他一把

第五十九章 暗中帮他一把


  “没事没事,我只是听说了,好奇着随口问问而已。”叶沧海摆了摆手。
  “叶大人跟范家肯定有矛盾。”从衙门出来后,李飞鸿说道。
  “嗯,不然,没事打听这些干嘛?不过,叶大人不肯说,毕竟,咱们还没深交。”费青点头道。
  “回去后暗中查查范家,多给叶大人提供一些有用的东西。”李飞鸿说道。
  “嗯,叶大人如果不死在黄蜂寨手中,肯定不久就会到东阳府来的,先打打交道也不错。不过,如此一来,咱们跟范家可就有些扛上了。”费青略一思量后说道。
  “范家本来就跟我们合不来,这些年下来咱们都有些隐忍。
  可是你看他们,越来越嚣张了,公然支持‘飞鹰镖局’出来跟我们抢生意。
  要不是他们在背后捣鬼,这东阳城可是咱们一家独大。
  这下好了,好些生意都给他们抢走了。
  这口气咱们可以憋一时,但绝不能憋一世。
  不然,今后想混口饭吃都难。”李飞鸿一脸阴冷的说道。
  “是得找些机会反击了,不然,就没活路了。”费青点了点头。
  “所以,叶沧海也许就是一个契机。
  你看,此人绝不简单,年仅十六岁,居然能杀了黄蜂寨好几个当家的。
  才入朝为官多久,一下子就从教谕升到了县丞,现在更厉害了,从七品的‘游牧副尉’了。
  一旦灭了黄蜂寨,到东阳府就是七品。
  所以,咱们要支持他。”李飞鸿道。
  “我怎么感觉他被人暗算了?”费青道。
  “嗯,是有些。但愿他能逃过铁鹏那一劫。”李飞鸿点了点头。
  “他肯定也想到了,难道暗算他的就是范家?”费青问道。
  “八成可能!”李飞鸿一拍大腿,双眼炯炯有神。
  “好好好,两人肯定早有恩怨。不然,范家也不可能暗算他。如此一来,两家就死扛上了。”费青笑道。
  “哈哈哈,真是天助咱们了。铁大人,我敬你。”黄元强狂笑着举杯敬向了铁鹏。
  “有些奇怪啊。”铁鹏却是摇了摇头。
  “奇怪?有什么奇怪的?”黄元强一愕,看着铁鹏。
  “好像有人在故意帮你?”铁鹏想了想说道。
  “谁?”黄元强一惊。
  “不然,怎么会提拔叶沧海为游牧副尉。而且,还需要到咱们天月湾来报道。”铁鹏说道。
  “倒真有点,怪事了,谁干了好事不留名?”黄元强一脸纳闷。

  “能影响知府大人决定的家族不多,东阳城就那几家。”铁鹏道。
  “孙道彪肯定没那本事,青木县都出不了这样的家族,那肯定就是东阳城了。这样也好,雪中送碳啊。”黄元强阴森森的说道。
  “先别忙,估计有人会替咱们干掉他的。”铁鹏摆了摆手。
  “大人是说黄蜂寨?”黄元强道。
  “对!你想,二百多兄弟啊,就这样没了。黄蜂寨还能忍下为口气,那他们就是狗娘养的。”铁鹏笑道。
  “大人,叶沧海来了。”正讲着,卫勇进来禀报道。
  “哈哈哈,一说就到。好,叫他进来。”铁鹏大笑着说道。
  “属下叶沧海见过铁大人。”叶沧海进得帐来,单膝下跪参拜。
  “呵呵呵,叶大人快快请起!”铁鹏居然大笑着,亲自过来扶叶沧海,倒是跌碎了一地眼镜。
  不过,叶沧海却是痛苦的呲了下牙。
  该死的!铁鹏哪里是来扶,根本就是要搞残他。
  因为,那双手像大号老虎钳一般夹得叶沧海感觉腰都快断了。
  幸好刚刚获奖了‘铁布衫’,不然,这腰骨绝对受重伤,那就得躺床上了。
  “铁大人好力气,属下佩服。”铁鹏也就一夹就收了手,叶沧海这才喘过气来抱拳说道。
  “呵呵,我铁鹏从来不带弱兵。
  不过,叶大人一个文举出身的官员还有如此身手,经受住了考验。
  哈哈哈,来人,摆酒,我要为叶大人接风洗尘。”
  铁鹏也没瞒着帐篷中几个下属,直接笑着一挥手,顿时,古乐响起,几个漂亮的仕女端着酒啊杯盘,阿娜多姿的扭摆着臀腰进来了,这小日子过得还真是爽歪歪了。
  “叶大人,咱们是不打不相识。”黄元强打着哈哈居然主动敬酒。
  “对对,越打越兄弟。我们军中男儿,就不喜欢像个娘们婆婆麻麻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手抱娘们,人生,何其快哉!”百夫长孙强也举起了酒碗。
  “讲得好!来,咱们同干了这一碗!”铁鹏举碗,顿时,气氛热烈了起来。
  哐哐哐……
  连续的碗顿在桌上的闷响声传来,最后,全都看向了叶沧海。因为,就他还拿着碗没喝。
  “怎么,这酒不好。”铁鹏斜瞄了叶沧海一眼,脸有些不好看。
  “谁敢说十年窖藏的烧刀子不好,我孙强保准把他打出屎来!”孙强一拍桌子,冷冷的盯着叶沧海。
  “怕我们下毒!”黄元强哼道。
  “哈哈哈,铁大人连这点肚量都没有,他也当不了这个千总。”叶沧海打着哈哈。
  “那叶大人你这又是何意?”另一个百夫长周林瞅着叶沧海冷笑问道。他跟孙强当时去抓叶沧海,结果都被宇文化戟修理了一顿。自然,心里还是堵得慌。
  “我是觉得这碗太小,不足以表达对铁大人的敬仰。”叶沧海摇了摇头。
  “来人,拿盆来!”铁鹏一拍桌子,外边有军士响亮的应着。
  不久,帐篷撩起,顿时,目瞪口呆。
  “完美!”叶沧海吞了把口水,在心里不得不赞叹了一句。
  因为,帐篷口站着一个女子。
  女子那杏黄裙衫镶嵌着高跟的锦边,如被吹起的薄烟纱似的黄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眼眸儿水清波流盼。
  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翠玉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
  “师妹,你怎么来了?”铁鹏一看,居然赶紧站了起来。
  “你们不是要大碗喝酒吗?”水姑娘浅浅一笑,拿着一叠脸盆粗的陶碗走了进来。
  “水姑娘,是叶大人嫌碗太小。”黄元强笑道。顿时,几个家伙都不良的看着叶沧海笑了。
  这一盆喝下去,你就是个酒仙也得成软脚虾米。
  “叶大人是青木县杀贼英雄,我水若烟最佩服英雄了。”水若烟浅浅含笑,莲步轻摇到了叶沧海面前,搁下一个大碗后又亲自拿起了桌上的酒壶给倒上了。
  那酒水已经高过碗面,不过,并没有一滴流出来。
  顿时,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要搞死人的架势。
  足有四斤的量,要知道,这窖藏十年的烧刀子普通人半斤下去绝对倒。
  就是内罡境武者一二斤下肚也包倒,四斤,酒仙也得哭晕在茅坑的。
  “叶大人,请吧!”倒完后,水若烟手一伸作了个请的动作。
  “这碗超级的大啊。”叶沧海苦笑了笑。
  哈哈哈……
  顿时,帐篷里这些无良的家伙都笑出猪叫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