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五十八章 又升官了

第五十八章 又升官了


  “公子妙计,如此一来,黄元强必跟他不对付,有铁鹏在,去得了回不来了。”范松笑道。
  “错!”范西风拿起桌上的桃花扇一轮,如孔雀开屏,顿时,桃红点点,跃然纸上。
  “是是是,我错了。”范松赶紧点头,一脸谄媚。
  “功高震主,料必张元东心里不痛快了。所以,这县丞还得让他兼着才是。到时,两头跑,责任大担子重……哈哈哈……”范西风仰天大笑不已。
  “累死他活该!”范松狠狠说道。
  朝中‘有人’好做官!
  三天过后,青木县衙大张旗鼓的迎来了东阳府安抚使唐德,这可是响当当的从五官大员,在东阳府绝对的权力核心之一。
  张元东挤着笑脸把唐德迎进了县衙大堂,青木县班底都屁颠着跟了进来。
  “喜闻青木县衙剿灭黄蜂寨山贼三百余人,大涨了我东阳府之势气。
  知府、守备大人往上呈报,特批,重奖青木县衙全体成员一千两。
  奖县令张元东银二百两,奖海神九级勋章一枚。
  此次剿贼之中青木县县丞叶沧海表现突出,斩杀姜浩立下大功,奖银三百两,奖海神八级勋章一枚,提为府从七品‘游牧副尉’,兼青木县丞一职。
  宁冲举人出身,此次行动表现可嘉,提为青木县巡检,奖银五十两。
  马超领军有功,奖银一百两。
  史青主薄一百两,方东五十两……”唐德一脸庄严的宣读了东阳府公文。
  张元东虽说在笑,但是,也难掩其中阴霾。
  在他眼中,这哪里是奖赏,根本就是在煽他这个县令的耳光。
  银子没叶沧海奖得多,连海神国王室勋章也比叶沧海的低了一个等级。
  人家从七品了,再一嘎蹦就跟自己同级别。
  照这势头下去,被反超好像也用不了多久的了。
  蔡道平跟崔俊差点酸掉了老牙,挤了点笑出来,不过,那笑比哭还难看。
  “不能再让叶沧海升上去了,不然,咱们都没活路了。”过后,崔俊在雾云轩喝得大醉。
  “我已经狠捅了几刀,独眼龙马上就要下山了。”孙道彪一脸阴沉。
  “什么时候?”崔俊马上抬起了头,酒都醒了一大半。
  “估计就在三天后!”孙道彪道。
  “孙老板,今非昔比了,衙门有一半的捕快都投向了叶沧海。本来,我早就挖了一个坑,不过,就怕捕快不配合。”崔俊说道。
  “有钱能让鬼推磨,十两不行百两,老子用银子砸也得砸得他们回来抱你大腿。”孙道彪发狠道。

  “好!”崔俊一拳砸在桌上,道,“看来,得联系上黄元强了。只有他配合,咱们才能干掉叶沧海。”
  “不管花多少,银子我来出!”孙道彪眉毛一挑,阴森森的。
  “大人,刚接到内线消息,独眼龙莫云崖已经出关。咱们刚好又灭了他二百个兄弟,几天后会下山报复,大人得早作准备。”萧七月的铁三角又碰头了。
  “崔俊也暗中跟孙道彪秘谋,而且,找到了黄元强,估计跟独眼龙下山报复有关系。”宁冲看了叶沧海一眼,说道。
  “那就得比谁的坑挖得深了。”叶沧海冷笑一声,问马超道,“独眼龙既然闭关出来,实力肯定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以前咱们对黄蜂寨的实力预估得太低了。
  比如,拿姜浩来说他,他也是锻体六重境了。
  而咱们原先的估计也就四重境左右。
  所以,独眼龙肯定也不能以半步内罡境来估算的了。”
  “至少内罡一重,甚至,二重都有可能。”宁冲点头道。
  “就是内罡一重境也不是咱们所能对付得了的,而且,独眼龙下山,身边肯定会带上黄蜂寨的高手。据说,独眼龙身边有三大‘蜂卫’,个个都有着四五重境身手的。”马超说道。
  “鞭炮都买好没有?”叶沧海问两人道。
  “买了,还是最大个最响的那种地雷炮。大人家里难道有人做寿,不然,要这么多地雷炮干嘛?”马超问道。
  “来来来,今天我就让两位开开眼界。”叶沧海笑道,带着两人直奔郊外而去。
  不久,在马超跟宁冲瞠目结舌之中用地雷炮制成了一个土炸*弹
  “这大号的地雷炮肯定更响了,到时,喜庆啊。”马超拿过那拳头大的土炸*弹在手中掂动着笑道。
  “要不,你点燃试试。不过,小心点,一点燃就扔得远远的。”叶沧海坏坏的笑道。
  “响一个!”马超兴奋的叫着,用火石点燃了,还相当牛叉的在手中左右晃了几晃才扔了出去。
  轰隆!
  一声巨响,烟尘飞腾,地下给炸出了一个土坑来。
  马超跟宁冲都吓得跳了起来。
  “这……这这……”
  “恐怕连老虎都能炸死。”马超一脸惊叹。
  “你说,突然的给独眼龙来一下会怎么样?”叶沧海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
  “独眼龙是内罡境强者,内气注入皮肌,肌肉硬如木头。不过,炸不死也得重伤。”宁冲道。
  “可惜这地雷炮太贵了,不然,咱们多弄些,全扔出去,到时,炸死一大片。”马超叹了口气。
  “肯定得多弄一些,今后攻打黄蜂寨有用。”叶沧海点头道。
  于是,三人兴致勃勃的开工了。
  叶沧海甚至在想,今后有机会一定要试制一架土炮出来。
  当然,威力不会很高,也就大清朝虎*门炮台那种水准。
  毕竟,现代那种高精度的什么制导炮叶沧海可没本事造出来。
  “叶大人,虽说这次没能抢回我们的货,但是,我费青至少杀得爽。回去,对死难的镖师家属也有个交待。”费副总镖头一脸感激的朝着叶沧海抱拳说道。
  “放心,黄蜂寨的日子不多了。到时,一定把货还给你们。”叶沧海说道。
  “好,真要打黄蜂寨的话,叶大人你传个话过来,我费青带些兄弟过来一起。”费青又抱拳说道。
  “这仇,我们龙虎镖局一定会报。叶大人,你是个好官,我李飞鸿极少服人,不过,我服你!有空到东阳府时一定过来坐坐。”一旁的李飞鸿咬牙说道。
  “当官就应该为民做主,这是我们衙门应该做的事,只不过,相当的惭愧,目前我们还不能帮到你们什么。”叶沧海一脸抱歉。
  “可以了。”费青说道。
  “对了,东阳城好像有个相当有势力的范家是不是?”叶沧海问道。
  “你说的应该就是‘大风园’的范家了。”费青问道。
  “大风园,我没听说过,你们给我说说这个范家。”叶沧海摇了摇头。
  “范家在东阳城是旺族,边边角角的族人加起来足有好几千的。
  他们经营了许多产业,黑白两道通吃。
  而且,跟官府的关系很好。
  因为,范家可是有不少人在衙门当官的。
  而范家现在的家主叫范瑜,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
  而他儿子范西风在东阳相当有名气,东阳三秀之一。也就三十岁左右,但已经是内罡境强者了。
  此人不光风流潇洒,还是个相当有计谋的人,其狠辣度早超过其父范瑜了。
  背后有人叫他‘范家狼’。”费青说道。
  “此人一把桃花扇从不离手,上面绣着点点桃花,煞是好看。
  不过,那把扇子可是一把杀人的利器。
  全是用玄精钢打制的,薄如蚕翼,看上去极为普通的一把扇子,却是重达四五十斤。
  虽说还不能做到削铁如泥,但是,至少,削木头如泥还是能做到的。
  不过,叶大人,难道此人惹着你了不成?”李飞鸿有些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