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五十七章 功高震主

第五十七章 功高震主


  沿街百姓都快把叶沧海吹成天神下凡了。
  “张大人,叶大人带领我们斩杀了近二百号山贼。”冲在前头的捕快一到县衙大门就响亮的禀报道。
  “不就二百号山贼吗?鬼叫什么?”哪料到居然被张元东板着脸训了一顿,顿时,所有捕快都一脸愕然。
  “这个,二百号很多了张大人……”方东说道。
  “对了,镖局的货抢回来了吗?”张元东冷着脸不答反问道。
  “没有,他们早把货运回山寨了。”宁冲说道。
  “看看,事还是没办成?杀几个毛贼有用吗?叶大人,马上处理一下,想办法把龙虎镖局的货给夺回来。”张元东阴阴的哼道。
  “货在山寨,咱们怎么夺得回来?”马超不满的反驳道。
  “夺不回来我撤了你下大牢!”张元东凶了一句,一甩袖子走人了。
  “吗得,咱们拚死拚活的,居然还挨骂?”过后,马超一脸愤然。
  “张元东这是忌妒,叶大人可得小心了。”宁冲说道。
  “功高震主啊。”方东哼道。
  “吗得,他如果还是如此,咱们干脆都不干了。看黄蜂寨怎么收拾他?”马超骂道。
  “这不正中了他圈套吗?到时,第一个被开刀的就是叶大人。因为,是叶大人倡导的要灭了黄蜂寨的。到时,这屎盆子会被张元东死扣在叶大人身上。”宁冲道。
  “呵呵呵,叶沧海死定了。”蔡道平笑了。
  “当然,这次独眼龙该下山了。还有,好像张大人也十分恼火。”姜俊点了点头。
  “那是自然,你没听到。街上全是夸叶沧海的,骂的全是张元东。这个,谁受得了。自然,这火没地儿去就找马超发了。实际上,是做给叶沧海看的。”蔡道平道。
  “两人最好扛起来,咱们就有好戏看了。”孙道彪阴笑道。
  “已经开始了,以前叶沧海还威胁不到张元东的位置。
  所以,张元东不拿他当回事。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这次可是杀了接近二百号山贼,一经报上去,就是知府卫国忠大人都会直接给以褒奖的。
  到时,张元东脸上无光,这县太爷位置就有些飘摇了。”蔡道平一脸笑意道。
  “怎么还没来?”此刻,叶沧海最想听到的就是‘惩恶扬善中大奖系统’的哒哒打字声。到时,美妙的噪音响起,自己可以从容跨入内罡一重境了。
  到时,我叶沧海将是青木县第一高手,还怕卵的张元东?
  为此,这厮特地跑到县衙后山一个竹林中盘腿于地干等,只不过,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也没动静。

  “内罡境属于跨大境界提功,估计光杀一个同境界的姜浩还不够,估计要斩杀像独眼龙这样的内罡强者才有可能得到提升……”叶沧海寻思了一阵子也就释然了,那只能等待下一次机缘了。
  刚跳下床,悦耳的哒哒声突然响起。
  太它吗滴美妙了,哥想死你了……
  玉板好像电脑屏幕一般亮起,哒哒的打出字来:
  ‘杀姜浩,奖锦衣卫系列武功两套。’
  叶沧海感觉心脏都不争气的猛窜了一下,锦衣卫,太高大上了。
  快点吧,哥等不及了……
  奖:
  锦衣卫轻身绝学——弓身弹影!
  这是一门爆发力极强的短程加速武功,百米距离,仅需三秒。
  而且,力劲突然爆发,可以叠加原来的五成。
  假如你有四百斤力气,短时爆发,可以让你获得约近六百斤的爆发力。
  故,躬身之际,如影弹出。
  第二,奖‘蚀月三杀刀’,此刀功为锦衣衣卫最为歹毒的刀绝,一杀断肢、二杀破脑,三杀撕心,再搭配‘弓身弹影’,可以让武者瞬间获得超过平常一倍的杀戳能力,令人毛骨悚然,望而生畏。
  下一刻,许多锦衣卫影子从玉板之中窜出,他们躬身弹影,往叶沧海身体内窜去。
  叶沧海裂心撕胆的吼叫着,身子在竹林之中乱窜乱跳,手中‘清扬木刀’疯狂的砍杀,不断的重复着断肢、破脑、撕心……
  此刻的叶沧海完全就是一个疯子,进入了武学之中的超然忘我状态。
  太阳已经高挂,叶沧海全身汗淋淋,犹如水里捞出来一般。
  看着满地断竹残树,被摧毁得惨不忍睹的花呀草呀的,这厮轻轻的摸着那把木刀,一股淡淡的清凉传来,感觉它已经成了自己身全的一部分,于是漏出了一句话:
  “牛掰!”
  “我得回去补个回笼觉。”
  ……
  “公子,叶沧海这次立了大功。”
  东阳府响当当的‘大风园’,此刻,在孙道彪蔡道平面前牛逼哄哄的范松管家居然躬着身子,一脸奴颜的挤着笑脸朝着一个身穿蚕丝白袍,脚蹬昂贵黑孔雀皮靴,脸圆眼利的公子说道。
  此人就是范府大公子范西风。
  在东阳城,范家大公子可是排得上号的年轻一辈人中翘楚,是东阳三秀之一。
  “怎么‘大’?”范西风轻轻的摸了一下桌上搁着的桃花扇,眼眸都没抬一下。
  “斩杀黄蜂寨山贼一百零八名,打伤五十二人,抓获名三十人,接近二百人。”范松说道。
  “还行,不过,头功应该是天月湾驻守营的吧?”范西风轻轻嗯了一声。
  “天月湾没派人去。”范松摇头道。
  “没派人,他怎么杀?”范西风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盯着管家。
  “七拼八凑,衙门只有四五十号人马,又从吴家跟柳记药铺借了些家丁护院。
  总计也就百来人,可是,那小子运气太好,居然搞出个前后夹击。
  又玩了一些手段,结果,黄蜂寨四当家姜浩被杀,那伙贼人立马就吓破了胆。”范松道。
  “我对他有些兴趣了。”范西风居然笑了笑,看了管家一眼,道,“范松,你不知道,高手寂寞啊。在这东阳府,还有几个人能玩得过我范西风?虽说武功我连前6都排不进,但是,要论智谋,又有几个能敌?”
  “公子,下一步怎么办?难道看着他坐大?”范松一直躬着身子都没站直过。
  “立下如此大功,肯定得升官。他现在不是县丞了吗?”范西风道。
  “可不是嘛,估计不久就要到东阳府任职了。小小年纪,居然能获得七品职位,年少有为。”范松说道。
  “呵呵,范松,你也学会刺*激我了?”范西风瞄了他一眼,吓得范松梆地一声就跪下了,赶紧摇头道,“奴才不敢!奴才是担心他坐大,到时,难以收拾。而且,此人一到东阳府,咱们迟早会扛上的,早作准备早打算,不能让他成了‘气候’。”
  “他成不了气候,不是升官吗?你说,要是把他塞进天月湾会怎么样?”范西风笑道。
  “可天月湾是兵营,他又不是武将,不可能升到那边的。”范松摇了摇头。
  “范松啊,你脑子有的时候就不会变通一下。
  历朝历代,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
  其实,在我海神国,文武官员之间互相升迁变动也时有发生。
  毕竟,只要你武功强大,又何分文武?
  呵呵,他不是要升官吗?
  那咱们就应该大力的推一把,出些力气,让他到天月湾去。”范西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