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五十五章 先天高手

第五十五章 先天高手


  “他跟我讲了一句话,我听得清楚。而你离他还近,你居然没听到。”叶沧海说道。
  “传说武林中的大高手可以‘凝音成气’逼出去传到对方耳里,而外人即便是近在咫尺也听不到。不过,宇文化戟有那么厉害吗?”宁冲说道。
  “那是先天高手。”这时,马超的声音传来,转尔笑了笑道,“那家伙怎么可能,先天高手内气外放,能隔空伤人,整个东阳府也找不到一个。那种人,哪会理咱们这些小毛虫。”
  这家伙不会真是先天高手吧……
  叶沧海记上心来,再联想到他刚才的抢招,身随影动,还真有点先天的架势。
  不过,那个层面太高了,叶沧海也觉得应该不可能。
  不然,一个先天高手吃饱饭没事干整天跟自己一个小官儿找什么乐子?
  “你们俩个来得正好,好好的审一下这两个人。”叶沧海说着,带两人下到了地窖。
  “这不是劫狱犯吗?”宁冲一看,脱口而出。
  “我明白了,是宇文化戟抓来的,此人估计一直盯着大人你的。”马超说道。
  “没盯着怎么抓犯人?”宁冲点头道。
  “怪事了,我怎么闻到他们俩个身上有种味儿……”马超检查了一番过后道。
  “什么味儿?”叶沧海问道。
  “大人,我打小鼻子灵,我爹从来取笑我长了一个狗鼻子,好些案子我都是闻出来的。这两人身上好像有股子兵丁之气,是了,我想起来了,那天卫勇带着的几个兵身上就有这股气息。”马超说道。
  “铁鹏的人?”宁冲顿时吓了一跳,一脸惊诧道,“你不会搞错吧?铁大人怎么会叫人来劫狱?”
  “没搞错,肯定就是。”马超又狠抽了抽鼻子,道。
  “那天跟在卫勇身边的几个人是铁鹏的亲卫,后来被宇文化戟打翻在地。那几个人都有着锻体三重境身手。不过,这两个身手更厉害,应该有着五重境左右身手。”叶沧海道。
  “大人你看,这两人嘴里一颗牙齿都给敲掉了。肯定是宇文化戟干的,不然,咱们得到的只是两具尸体。”马超橇开两人牙齿说道。
  “被抓时咬毒自杀用的。”叶沧海点了点头。
  “铁鹏也太狠了吧,居然唆使手下来劫狱。不过,林云什么时候投靠的他们。还有,他们为什么要劫走天问大师?”宁冲说道。
  “不是来劫狱,是杀人灭口。”叶沧海说道。
  “杀人灭口!”马超跟宁冲都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叶沧海。

  “算啦,这事你们不必插手了。”叶沧海摆了摆手。
  “大人!我不怕,死了不就碗大的疤!”马超狠狠的说道。
  “大人对我宁冲有再造之恩,大人的事就是我宁冲的事,此生随大人共进退。”宁冲也是一脸坚决的捏紧了拳头。
  “此事牵扯很大,你们栽进来有可能会祸及全家。”叶沧海摇了摇头。
  “大人都不怕,我们还怕个卵!”马超说道。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宁冲看着叶沧海,一脸决然。
  “好!咱们三个一起。”叶沧海点了点头,于是,干脆把罗家、吴家恩怨说了。
  “大人,我记起来了。当时在东亭县时无意中有听到过,好像罗玉通的夫人就姓铁。”马超一拍脑袋,道。
  “罗玉通是罗家现在的掌舵人,他夫人如果真的姓铁,而铁鹏难道是他夫人娘家人?”叶沧海说道。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铁鹏会安排刺客入狱杀人了,因为,天问不除,罗家随时都有可能暴露。”宁冲点头道。
  “这世上,只有死人的嘴才最可靠。”马超点头道。
  在马超跟宁冲用了几十种酷刑轮翻折磨下,两个黑衣人生不如死,终于没能熬过去——招了。
  “一个叫孙强,一个叫周林,两人都是铁鹏手下的百夫长。只不过,他们俩个并没有跟随铁鹏到天月湾驻守,而是在东阳府守备营里。”马超禀报道。
  “是铁鹏下的指令?”叶沧海问道。
  “是,不过,只是叫他们到青木县来听林县尉的调派。”宁冲点头道。
  “现在林县尉已死,铁鹏死不认账咱们也拿他没办法。”马超说道。
  “那就先秘密关押着。”叶沧海想了想,把两人装进麻袋带回了家里。
  尔后,李木把两人秘密关进了后山的练功洞中,那处地方居然还设有一个真正的牢房。
  凌晨五点,县衙大鼓给敲得震天动地。
  张元东差点气爆了肺,直接把叶沧海从家中火急火烧的叫了过来。
  发现来了一伙人,个个都挂彩,十分狼狈,应该是走镖的。
  深更半夜的,本来是要打十板子煞威的,不过,被叶沧海阻止了,而张元东还没睡醒,打着呵欠,交待由叶沧海升堂询问。
  “叶大人,我是东阳府龙虎镖局副镖头费青。
  镖局从西南那边运了一批货回东阳,都过了黄蜂寨,哪料到刚到马蜂口,突然杀出一伙贼人。
  货物被抢,我手下也死了五个,这批货当时货主保价可是八千两啊。
  叶大人,你赶紧组织人手帮我们抢回来才是。
  不然,我龙虎镖局损失惨重,赔不起啊。”费镖头一脸愤怒的说道。
  “明晓得赔不起怎么半夜还赶路?”给费青这么一喊,张元东倒是给吵醒了,没好气的问道。
  “我们都算好了的,而且,已经顺利过了黄蜂寨的地盘。这马蜂口可是靠近青木县城的,本以为很安全的了,谁会想到会出乱子?”费青说道。
  “叶大人,本人李飞鸿,这马蜂口距离青木县城就几里路,强盗居然还敢下手?这可是在你们青木县,哪个县的强盗敢如此的干?”一个高瘦的年青人愤愤然说道。
  “你的意思是本县治理地方不得力了?”张元东脸马上圬了下来。
  “如果得力,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李飞鸿哼道。
  “大胆!”张元东气得一把抓起叶沧海面前的惊堂木狠拍了一下,指着李飞鸿道,“给本县拖下去重打十板子。”
  “你敢!”李飞鸿气得一指张元东。
  “打打打!给我狠狠的打!”这可是把张元东的火气全引爆了,惊堂木给拍得啪啪直响。
  “张大人,他是我们镖头李元奇的二公子,请手下留情。”费青一看,赶紧喊道。
  “我管你李元奇还是王元奇的,给我狠打,谁的儿子都没用!”张元东觉得没面子,哪还管别的。
  “张大人,他们死了人,财物又被抢,是有些火气,我看这打就算了。”叶沧海说道。
  “你不让打是不是,好好好,你去把货抢回来就是!这事,本县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张元东吹胡子瞪眼的,站起来一甩袖子,转进后堂睡回笼觉去了。
  吗得,被这老狐狸算计了……
  叶沧海明白了,一拍桌子道,“马超,马上点齐人手,咱们去黑蜂口一行。”
  “大人,强盗早跑了,去了也没用。”马超回道。
  “废话少说,马上去。”叶沧海敲了一下桌子,马超往外跑去。
  不久,集中了三十四来个人手,直奔黑蜂口而去。
  “记住,你们走慢点。”叶沧海把马超叫到身边耳语道。
  “明白明白,装样子给镖局看嘛。”马超点着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