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五十四章 动心了

第五十四章 动心了


  “还有,你管好自己教谕一块就行了。别什么事都胡乱插手,你推荐崔俊,要是出了什么乱子,这责任你来担当啊?”王通判又瞪了蔡道平一眼,老货也是黑着个脸不敢吭声了。
  至于崔俊,脸都绿了,站一旁发作不得。
  “巡检一块的确不能没有一个掌舵人,马超暂代也行。
  不过,马捕头主要事务还在县城这一块,而巡检有时要巡视县境周边,马捕头也的确分身乏术。
  所以,巡检一块事务在马捕头不在的时候就交由崔俊代管了。
  王大人,你看可行?”
  张元东可也是一只老鸟,斟酌了一下,居然给他想出这么个理由来。
  “这是青木县衙的家事,本官就不说三道四了。”王通判说道。自然,叫他同意也不可能。那就和稀泥,张元东的面子总得给点。
  崔俊的眼眶有些湿了,总算是抱上了张县令的大腿。
  “老弟,下一步你要扎把劲头,争取把巡检这个位置坐实了。”出来后,蔡道平一拍崔俊肩膀,道。
  “叶沧海居功自傲,料必张大人心里已经生了疙瘩。蔡大人,这可是个好机会。”崔俊一脸凶狠的说道。
  “唉,想不到林云居然干出这种事来。铤而走险啊,不然,咱们三个配合,还怕了他叶沧海不成?”蔡道平仰天长叹了一声。
  “放心,我崔俊不会放过他的。而且,林云死前有说过,叶沧海也蹦不了几天了。难道还有后手?”崔俊道。
  “那就好!”蔡道平点了点头。
  “这几个人头要不要?”宇文化戟居然邀请叶沧海在原来关押天问的地窖见面,刚一碰面就指着地下二个麻袋笑道。
  “不敢来衙门领赏,前辈不会是杀了黄蜂寨当家的吧?”叶沧海故意的刺激宇文化戟道。
  “这次是活捉,一个一千两,不二价。”宇文化戟翘着个二郞腿,还一晃一晃的。
  “那我得先看看‘成色’。”叶沧海点了点头,打开了一个麻袋,顿时愣了一下。
  这厮赶紧又打开了另一个麻袋,可以肯定,这两人就是那天跟着林云劫狱的罪犯。
  “要不要,要的话就拿银子来,不要的话我可就放虎归山了。”宇文化戟晃了晃小腿。
  “我身上暂时没有,你给我一天时间,明天晚上过来拿怎么样?”叶沧海说道。
  只要把这两人往吴家一送,不要说二千两,就是五千两吴家肯定马上给。
  “我给你千息时间,过时不候。”宇文化戟晃了晃脑袋。

  “这个值二千两吧?”叶沧海一咬牙,只能掏出地级下品武技《罗家枪法》下册递了过去,前段时间给的是上册。而罗家枪法的精髓却是在下册,宇文化戟看过上册后好像也没什么表示。
  “你能拿出什么破铜烂铁来,不必看了,前次那什么的枪法,也不怎么样。更不可能值二千两。”哪料到宇文化戟根本就没兴趣,瞄都懒得瞄上一眼,那腿儿晃悠的幅度更大了,明摆着就是要看叶沧海笑话的了。
  “《罗家枪法》下册前辈居然说是破铜烂铁,前辈眼界太高了。算啦,这两个人晚辈我就不要了。”叶沧海收回了书往兜里揣去。
  “假的吧?这市面上《罗家枪法》有许多版本,全是假东西。即便是偶尔弄到手抄本,但也仅仅只是上册。介绍一些粗浅的招法,不可能涉及到罗家枪法的精髓。”宇文化戟一脸不屑的摇了摇头。
  “前辈没兴趣,假的真的跟你也没关系。”叶沧海应着。
  不过……
  嗖!
  感觉手一轻,书已经被宇文化戟夺过去了。
  太快了,人家好像没动似的,叶沧海心里暗暗佩服。
  “云通寨的货……”宇文化戟一边翻着,一边嘴里呐呐着。不久,居然比划起来了。
  “呃,我说,换不换啊?不换可不能偷窥?这可是有关武德。”叶沧海赶紧喊道。
  “别打岔,没看老子正忙……”宇文化戟应了一句,继续比比划划。不久,脚步跟着扭动,跳跃着到了外边院子里。
  而且,身影越来越快。
  叶沧海不得不凝目看着,太快了,看不清楚了。
  不过,也就在一瞬间,这厮愣了一下。又擦了擦眼,再次愣了一下。
  因为,他居然看到了宇文化戟出招时有一条虚线跟着的,不过,那虚线瞬间就消失了。
  痕迹术!
  叶沧海明白了,赶紧把痕迹术摧动到了极限。
  顿时,宇文化戟出招时的运行轨迹更清晰了一些。
  而且,那道轨迹线在空气中停留时间又稍长了一些。
  这下好办了,叶沧海盘腿坐在地上,专心致志的观摩着,劳心费神的把它们都记下来。
  大概是宇文化戟认为这秘笈既然是叶沧海祖宗传下来的,又是手抄本,这厮肯定先学了不少年了,所以,在练习时也没避着叶沧海,这下子可是让叶沧海大饱眼福了。
  “小子,偷看够了没有?”半个时辰过后,宇文化戟停了下来,已经满身汗淋淋的,累得够呛。
  “呵呵。”叶沧海笑了笑。
  “傻笑什么?你看得懂吗?”宇文化戟一脸轻蔑的瞄着他。
  “左进三,右腿后抬,枪往前扑,好一招‘金鸡扑蛋’,右腿退二,单臂……”叶沧海如数家珍。
  “这个有什么稀奇,你家的东西你肯定早练熟了。不过,你再看看。”宇文化戟并没感到惊讶,又开始炫耀了,这次还给他改动了一下。
  “右腿本该进三步,可你先退了半步,再进二米……”叶沧海好像一个翻译。
  嘭嘭!
  宇文化戟有些恼了,伸腿狂踢,身影如风,几声爆响过后,地下顿时给踢出几个尺大半尺深的土坑来。
  “飘落如风,如金蛇狂舞,右腿环踢三转,左腿……最后,如画龙点睛,脚底如苍龙出海,地下被踢出三点小坑……”叶沧海说道。
  “再来再来再来!”宇文化戟大吼一声,呛地一声抽出了身后的方天画戟,身随影动,如天际飞虹……
  嚓嚓嚓……
  一连串爆响声过后,叶沧海都张大了嘴。
  吗得,枪神啊。
  因为,院外一颗大树已经千疮百孔。
  “怎么样小子,这回你还看得清的话今后送你一场‘造化’。”宇文化戟洋洋得意的站立如山。
  “枪孔虽多,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前辈却是挑出了一只虎来。前辈应该是把罗家枪法跟自己的绝活融会贯通,挑出了猛虎下山之势,何等气焰,高手!”叶沧海点评道。
  “算你讲到点子上了,下回再来。”宇文化戟身子一弹就要走人。
  “呃呃,前辈,你不会讲话不算数吧?”叶沧海赶紧朝着他背影喊道。
  “你的‘造化’还没到,到时你自会知晓。”宇文化戟的声音传来,人已到了一里开外。
  “老家伙跑得够快的,不愧是高手。”这时,宁冲的声音传来。
  “当然是高手了,不过,他所讲的什么全是胡言乱语。”叶沧海笑道。
  “我没听到他讲什么啊?”宁冲一愣,一脸迷糊。
  “没听到?你确定?”叶沧海问道。
  “的确没听到,他就一路疯跑着跑了。”宁冲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