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五十二章 林县尉的积极

第五十二章 林县尉的积极


  “大人,这两天林县尉很积极。”
  “怎么个积极?”叶沧海问道。
  “天天来巡视大牢,检查非常的细致。要求咱们到岗到位,严防犯人越狱。”方东说道。
  “他还调换了一些人手。”马超说道。
  “这是好事嘛,说明咱们的林县尉心系衙门。”叶沧海笑了笑。
  “狗屁!我看他就没安好心。大人你看,把我们的人都调换走了,安排上了他的人。”马超骂道。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大人,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怎么办?”方东说道。
  “由着他吧,看来,就在这一两天了。”叶沧海冷笑道。
  当天晚上,已经凌晨一点了。
  东子巷突然大火腾腾,浓烟滚滚的冲天而起。
  这可是不得了,因为,县令张元东就住在东子巷。
  接到张元东指令,叶沧海立即安排了大批人手过去救火。
  监狱里的捕快也给叶沧海抽走了八成,就剩下几个当值的看守着,马超和宁冲带人匆匆到了东子巷露了一下脸后就悄悄返回了。
  这时,几道黑影悄悄窜进了大牢。
  黑影居然还有钥匙,一进大牢就干翻了几个当值的捕快。
  “各位!老子替天行道,要命的就赶紧跑!”一个黑影叫道。
  估计还是个头目,而手下迅速的用特制的斧头哐当当的砍断了大铁锁。
  顿时,狱里的犯人疯狂的冲了出去。
  “和尚,还不赶紧跑?”见天问大师慢了半拍,黑影喊着过来了。
  “把链子举高点,我来帮你砍了。”黑影喊道。
  “你是罗……”天问刚问了一句,黑影就喊道,“啰嗦什么,举起链子,我来帮你砍断。”
  不过,当天问刚举起铁链,哧嚓……
  天问一个跳跃,虽说躲过了致命的一刀,但是,大腿却是被大刀嘞出一道深深的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黑影连环三刀,刀刀致命的砍向了天问。
  天问戴着脚镣手链,拚命的抵抗着。不过,还是连中了三刀,鲜血淋淋。
  “卟!”
  黑影迅速转身,不过,闪过了一只还有另外一支,瞬间,一只小指粗大孥箭扎进了大腿上。
  黑影大叫一声招呼同伴过来,不过,马超带着人迅速拦截,而叶沧海手中清扬木刀力劈华山砍向了黑影。
  黑影的确凶悍,腿上扎着小箭来了一个横扫,叶沧海被扫翻在地。
  黑影腾空而起,大刀划过一道痕迹狠狠砍将下来。

  哐啷!
  天问赶紧举起铁链一挡,堪堪挡过。
  不过,却是被黑影大刀反震得跟叶沧海滚成了一团,黑影迅速转身往门口窜去。
  “哪里跑?”马超抡起斧头砍将下来,黑影一个抡旋,马超给踢翻在地。
  黑影脱身,一个鱼跃翻身,像箭一样窜出牢门。
  只不过,一张粗麻绳编的大网就罩在门外,黑影一个鲤鱼跳龙门,正好鱼落网口。
  宁冲跟方东几人拚命的一收,黑影顿时给麻网罩住。
  黑影迅速抽出一把箭刀往上一箭,咔嚓几声。
  麻绳网兜给剪破,不过,叶沧海已经一个翻滚,清扬在黑影另一条大腿上又狠勒了一刀。
  “杂种!”
  黑影吃痛,大叫一声,他居然不管外边了,往回一缩,一个回马枪,大刀旋转起一阵风噪,人带着网戳向了叶沧海。
  哐当……
  天问飞窜而上,铁链往旁边一甩,黑影整个人给撞得歪斜翻倒。
  不过,那家伙气坏了,居然不顾自己,大刀狠命的一旋。
  哧!
  一道尖利的声音响过,天问闷哼一声,鲜血淋淋的扑倒在地。
  “大师!”叶沧海愤怒的吼叫一声,‘飞镖十八式’,手往黑影狠命的一甩,袖口唰地几声响过,卟卟卟……
  ‘工尺刀’瞬间掠过,呈三角状飞扎而去。
  黑影一看,咆哮一声身子一扭一歪,不过,此刻马超拽住粗麻网连人带网狠命的往牢房木栅栏上一撞。
  黑影顿时给带偏,工尺刀狠狠扎进黑影身上。
  黑影痛叫一声,摔倒在地。
  叶沧海往前一扑,清扬木刀狠狠的捅进了黑影胸脯之中。
  “你个杂种!”
  黑影惨叫一声,马超宁冲等人蜂拥而上把黑影死死的按压在了地上,另外几个黑衣人早吓得跑得没影了。
  “叶沧海,你想烧死本官吗?”这时,牢外传来张大人愤怒的喊声,他身后紧跟着教谕蔡道平和崔俊以及主薄史青。
  不过,当张元东冲进牢房,看到一地血淋淋时立即慒了。
  “怎么回事?”
  “叶大人,你没事吧?”史青赶紧跑了过来。
  “张大人,对不起了。正准备救火时接到线报,有人劫狱。所以,属下带人赶紧赶了回来。只不过,太晚了,人犯跑了几个,幸好主犯还没劫走。”叶沧海满身鲜血,说道。其实,全是别人的血。
  “就抓了一个?”张元东指头一伸,狠命的瞪着被马超几人按倒在地的黑影问道。
  “一个够了,他应该就是头目。”叶沧海道。
  “给我严查狠审,不管是谁,给本官严查严办!”想到自己差点没命了,张元东气得脸都绿了。
  “不用查了,他肯定就是咱们的林县尉。而且,为了把衙门捕快全都吸引走,东子巷的火肯定也是他安排人放的。”叶沧海说道。
  “林县尉,我说叶大人,你跟林县尉虽说有些芥蒂,但也没必要这样在背后中伤吧?”蔡道平马上反驳道。
  “没错!林县尉怎么可能是劫狱犯?”崔俊在一旁帮腔道。
  “林县尉?叶大人,你没搞错吧?”张元东根本也不信,眼瞪得铜铃一般。
  “你们看看就知。”叶沧海冷笑一声,滋啦一声剥掉了黑影脸上的黑色面巾。
  “这是林县尉吗?”蔡道平一看,讥讽道。因为,那人的确不是林县尉。
  “叶大人最近有些患红眼病。”崔俊在一旁起哄道。
  “马超,拿水来,再加上一些石融、龟汁……”叶沧海说道,马超点着头,不久端了一盆水过来。
  宁冲当起了洗面郎君,在擦到第十三遍过后,终于露出了黑影的真面目。
  “你……你真是林县尉……”崔俊都惊呆了。
  “林云,你想干什么?”张元东气坏了。
  “哈哈哈……”林云突然的大笑了几声,嘴里吐出一口绿血来,他恶狠狠的盯着叶沧海道,“叶沧海,你也活不了几天的,我林云先走一步,到地狱老子会活剥了你的。”
  话毕,林云又瞄了蔡道平和崔俊一眼,两个家伙顿时吓得腿儿打闪。
  “林云,我跟你劫狱没关系的。”崔俊吓得大叫道。
  “你有那胆子吗?我呸!垃圾!”林云一口臭痰出来,直接就命中了崔捕头,那家伙吓得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蔡道平,这小子奸得很,小心上当,哈哈哈……”林云又是一阵狂笑,最后头一歪,瞪大眼——死了。
  “叶……叶大人,我不行了,我……宁元寺……”天问被马超翻转过来,呐呐道。
  “我不会忘记的。”叶沧海一脸坚决的看着他。
  “那个木鱼儿就送给你了,是纯银的,还值得点钱。”天问讲完,嗯下了最后一口气。
  不过,双眼却是狠狠的瞪着林云的尸体,不愿意闭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