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五十一章 闺女,你有想法吗

第五十一章 闺女,你有想法吗


  “嗯……”陶若兰脸儿红红的应了一句,道,“爹,我当时也是被逼急了。幸好叶大人是好人,没有趁人之危。”
  “傻丫头。”陶洪义笑了笑,道,“不过,叶大人也不错啊。”
  “爹你说这些干嘛,他是不错,不过,跟我又没关系。”陶若兰头儿低垂了下去。
  “你都没点别的想法?”陶洪义似笑非笑的看着女儿。
  “爹说什么嘛?我现在就希望爹全好。”陶若兰撒娇道。
  “你也不小了,可以出阁了。”陶洪义说道。
  “爹,我一辈子不嫁。”陶若兰赶紧摇头,不过,脸都红到脖子上了。
  “要不,爹请史大人去叶家说一下?”陶洪义问道。
  “不要!”陶若兰非常坚决的摇了摇头。
  “你瞧不上他?”陶洪义倒是一愣。
  “他瞧不起我?爹,你女儿我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嫁的。他瞧不起我,我还瞧不上他呢。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小小的县丞吗?芝麻绿豆大的一个小官。”陶若兰哼哼道。
  “你爹我可是干了几十年的县丞。”陶洪义说道。
  “爹,他怎么能跟您相比,你以前可是差点武进士的。”陶若兰摇头道。
  “唉……沧海前程远大,我这双老眼不花,这小小的青木县是留不住他的。
  是龙,总有出潭的一天的。
  等你大哥回来,我会好好的介绍给他的。
  还有你二哥,有机会的话跟着他也好。”陶洪义说道。
  哧……
  陶若兰翻了个白眼,“爹,你也太高看他了吧。二哥如果不出意外,肯定会高中武进士的。到时,一出来就是千总。”
  “咱们陶家这次可是欠了叶大人一个天大的人情,这银子一定要还上。”陶洪义说道。
  “呃,爹,这银子肯定得还。我已经凑了八百两,等大哥回信过来,应该就能凑足了。”陶若兰点头道。
  “你哪来的银子?”陶洪义一惊。细看了女儿一眼,叹了口气,“唉,不说了,若兰,今后有银子一定给你再补上。”
  “没事爹,不戴耳环手镯也挺好的。”陶若兰道。
  “若兰,爹没本事,居然让你把首饰都全卖了。”陶洪义眼眶有些湿了。
  “陶公可安好。”这时,门外传来了叶沧海的声音。
  “鬼叫什么,我爹好着。”陶若兰一听,走到门边翻了个白眼。
  “若兰,快请叶大人进来,我已经好多了。”陶洪义在屋里喊道,叶沧海应着进了房间。

  “陶公,宇文壮士说了,你刚受的新伤应该能治好。不过,以前的伤就难办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希望。”叶沧海问道。
  “无所谓了,先治好新伤就是。”陶洪义摆了摆手。
  “对了陶公,那天到底怎么回事?”叶沧海问道。
  “这事不用说你也猜得到,是黄元强干的。
  那马突然的就受惊了,而且,地带选得很好,幸好我命大,没摔死。
  不过,黄元强的目的达到了。
  他的目标是你,所以,那边你绝对不能去。”陶洪义一脸凝重。
  “陶公,这事你肯定就黄元强干的吗?”叶沧海问道。
  “应该是,不然,还有谁想要老夫的命?”陶洪义倒是一愣,摇了摇头。
  “陶公,你幸好碰到了宇文化戟。不然,宁药师也救不了你。”叶沧海摇了摇头。
  “那当然,我得感谢宇文壮士的方子。等我伤好,一定登门拜谢。不然,早进棺材了。”陶洪义一脸豁达的笑道。
  “不是,宇文化戟说陶大人你中了暗算。”叶沧海摇了摇头。
  “那当然,我不就中了黄元强的暗算吗?”陶洪义说道。
  “黄元强干不了。”叶沧海摇头道。
  “叶大人,难道还有别的人也下手暗算我爹?”这时,陶丁大步进来。
  “没错,宇文壮士说,令尊中了一阴指。此指特别的阴毒,幸好施术者功力不高。只是把药涂在指尖通过点穴之法戳进去的。不然,陶公就麻烦了。”
  “谁干的?”陶丁勃然大怒。
  “不清楚,所以,我想问清楚陶大人到时都有接触过什么人?
  那一阴指既然要通过指尖点穴戳入,肯定得碰到陶大人的身体。
  不然,隔空摧气,那是先天高手才有的能力。
  宇文化戟说了,那人不俱备此等功力。”叶沧海说道。
  “在天月湾铁鹏功力最高了,除了他还有谁能干得出来?”陶丁说道。
  “陶大人,铁鹏有接近过你吗?”叶沧海问道。
  “当然有,当时受伤后黄元强令人抬着我首先就到了铁鹏的军帐。铁大人还详细给我检查了一番,不过,铁鹏应该不可能,他要杀我太容易了,何必如此干?”陶洪义摇头道。
  “在这个敏感时期,铁鹏要杀你也得找个借口的。黄元强暗害你,铁鹏估计早盯着的。见黄元强没杀了你,只好自己亲自动手了。”叶沧海道。
  “铁鹏没有杀我的理由啊?”陶洪义摇摇头。
  “怎么没有,铁鹏跟黄元强一个鼻腔出气。黄元强受辱,打的是铁鹏的脸。自然,要找回来了。”陶丁说道。
  “不会,铁鹏要动手目标也是叶大人,不会是我。既然黄元强伤了我,天月湾我已经呆不下去了,铁鹏没必要再杀我。”陶洪义说道。
  “这的确有道理,如果换成我,黄元强没害死我铁鹏才会亲自动手的。
  陶大人,铁鹏的确没有再次动手的理由。
  不过,陶大人,你好生想想。
  在天月湾是不是有惹着铁鹏。
  还有,是不是有发现了铁鹏的什么?”叶沧海问道。
  “我是提了一些建议,铁鹏自然不高兴,后来,干脆不理我了。
  不过,有次我急了,气着闯了进去。
  发现铁鹏和黄元强正陪一个人喝酒,那人瘦瘦的脸,鼻梁上有颗豆大的黑痣。
  就因为这个,我印象很深。
  因为,有次到东亭县去公干,当时身上没钱了,就拿了银票到罗记钱庄去兑换。
  没错,那瘦子就是罗记钱庄的二掌柜,叫罗青峰。
  当时见我撞进去,铁鹏大怒,叫人把我拖了出去。
  还被他手下踢了几脚。不过,当时也没多想,现在想想是有些问题。
  罗青峰一个商人,凭什么坐在主位上?”陶洪义说道。
  “主位?你是说罗青峰坐在主位上?”叶沧海问道。
  “没错,我看得清楚。当时,铁鹏坐在桌子的左边,黄元强坐右边,而罗青峰就坐在我正对面,背靠椅子,那个位置可是铁鹏平时坐的。”陶洪义点头道。
  “铁鹏让罗青峰坐主位,那岂不是说罗青峰的地位比他还要高。可是罗青峰只是一个商人而已,而铁鹏可是堂堂的六品千总,官品比张大人还要高,这太诡异了。”陶丁说道。
  “这事牵扯就大了,二十年前,青木县有个罗家……”对陶家叶沧海也没瞒着,讲出了罗家跟吴家的恩怨。
  “就是罗家也支使不了铁鹏啊?”陶丁瞄了叶沧海一眼道。
  “这其中肯定还有别的什么关系,陶丁,你去一趟东亭县,暗中查查这事儿,还有铁鹏的亲戚关系都查一下。”叶沧海道。
  “好!”陶丁点头道。
  第三天,马超和方东匆匆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