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五十章 让位

第五十章 让位


  “嗯,案子一结,给罗家造成吴记血案已经完结的表象。”王文长讲到这里瞄了岳父一眼。
  “叶大人,一切靠你了,此恩此德我吴家定必永记于心。从此后,富春园随时向叶大人敞开。”吴发明可是商场老油子,先前会如此莽撞那是因为太高调。
  自然,识得大体。
  “呵呵,咱们都是一家人了,岳父你这话可是生份了。”王文长打着哈哈当即表态,自然是给叶沧海吃颗定心丸子。
  “这小子相当狡猾,层层设套,装傻充愣,不可靠啊……”叶沧海一走,吴发明有些疑惑的看着女婿问道。
  “可不可靠谁都不清楚,不过,他既然来了,肯定就认可了此事。一旦认可,他就上了咱们的‘船’。”王文长说道。
  “他是想利用你,一旦升了官天晓得他会不会六亲不认。到时,利益面前,转投向罗家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吴发明一脸忧心。
  “既然上了船,想抽身走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放心岳父,我会把他死死绑定的。”王文长的脸此刻特别的阴冷。
  “张大人,凶犯已经抓捕归案。”第二天上午,张县令集中衙门班底开完会后叶沧海立即站起禀报道。
  “噢?这么快?”张元东都愕然了一下。
  “不会搞错吧?”蔡道平明显的不信。
  “我用屁股想都不可能!阳捕头可是东阳府名捕,叶大人难道比阳捕头还有名气?”崔俊讥讽道。
  “血案大于天,怎么能搞错?凶犯名天问,是一位佛学禅师,居然借讲学潜伏于青木书院。那天我去书院……此事,已经案结。”叶沧海回应着,叫来了马超,马超递上了案结。
  张元东细翻了好几遍,尔后道,“叶大人果然不愧为我青木县英雄,既然已经结案,那就通知吴家来认吧。”
  “呵呵,张大人,不晓得我跟蔡大人、林大人、崔捕头之间先前定的‘协定’是否算数?”叶沧海皮笑肉不笑的瞄了三人一眼,三人顿时脸都僵硬了起来。
  “三位,你们怎么看?”张元东扫了三人一眼问道。貌似,也有敲打的意思。
  “叶大人现在已经高升为县丞了,呵呵,先前的约定是不是失效了?不过,既然是协定,叶大人可以提些补偿,我蔡道平并不赖账。”蔡道平挤了点笑说道。
  “本官高升跟约定可是没关系,如果本官查不出案子来,难道三位会放过我吗?”叶沧海反问道。
  “叶大人,蔡大人讲的话也不无道理。你可以提些要求嘛,咱们都是同僚,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有些事,呵呵……”张元东想和稀泥。

  “叶大人尽管提就是,能支持的我蔡道平鼎力支持。”蔡道平没办法啊,叶沧海真要拿先前的约定说事,自己这官帽子可就有些‘飘’了。
  毕竟,有协定,张县令还是证人的。
  除非自己耍赖硬赖着官位不让,不过,如此的话这在青木县还怎么混?
  “算啦,都是同僚,跟三位计较,我叶沧海岂不成小肚鸡肠的人了。”叶沧海摆了摆手,蔡道平三人差点气死,你不小肚鸡肠,和着我们三个是这种人了?
  可是把柄被这小子拿捏着,三人发作不得。
  “是是,叶大人宽宏大量。”林云点头道,不过,那笑脸比哭还要难看。
  “那我就提点小补偿了,第一,本官觉得马超最近表现抢眼,这案子破了,他功不可没。而且,马超实力强悍,今后剿灭黄蜂寨还得靠他。我希望几位大人能考虑一下,给他一个合适的位置。”叶沧海说道。
  “马超文化不高,不过,抓捕强盗方面倒是好手一个。”史青主薄说道。
  顿时,所有人都看向了崔俊。
  “我……这……”崔俊顿时额角冒出汗来了,被这么多双眼盯着,毛燥啊。
  “崔捕头,最近你有伤在身,不如把捕头位置让出来给马超。今后有机会了,一旦立功,可以提拔嘛!”蔡道平一看,哪还有不明白的,死贫道不如死道友。
  “嗯,让崔捕头下来休养一下也好。”林云也怕叶沧海盯着自己,搞得官位没了,反正是蔡道平提出来的,自己不妨也补上一刀。
  “我已经恢复了,你们看,我身体很强壮,抓捕强盗不是什么问题。”崔俊一听,差点气炸了肺,赶紧争辩道。
  “本官也不是个胡搅蛮缠的人,做人行事都得讲道理。崔捕头,要不你跟马超打一场,谁胜谁当这捕头?”叶沧海建议道。
  “这法子不错。”蔡道平当即点头,寻思着硬按下崔俊他心里肯定会怀恨在心,如果打一场当然好了。到时,你崔俊技不如人,也没话说了。
  “好好,凭实力讲话,谁也没话说。”林云点头道。
  “不打了,我退出。不过,马超这班头位置得让给我。而且,得由我负责‘快班’。”崔俊知道,今天几位铁了心的,自己就是被打死也改变不了现状。
  再说,马超本就不比自己差,再加上最近又突破了,而自己伤还没全好,跟他打,找死还差不多。
  “准了!”张元东当堂拍板。
  “那好,壮班班头就由宁冲担任了,皂班由方东带领。另外,孙记铺药最近老出乱子,今后衙门所有药材由柳记药铺负责。”叶沧海说道。
  “叶大人怎么定就怎么定。”蔡道平此刻可不敢顶撞叶沧海,赶紧把事摆平了再说。
  “这事叶大人负责就是。”张元东点头道。
  “崔俊此人最怕死了,怎么反倒要抢‘快班’班头做,这其中是不是有问题?”下午,三人碰头了,马超问道。
  三班衙役中皂班值堂役,就是大堂上负责打板子等粗活,而快班司缉捕,有点像是现在的刑警,而壮班负责看守监狱、巡逻等事务,有点像武*警。
  “嗯,快班首当其冲的就要面对黄蜂寨的强盗。这不像是崔俊的性格,以前此人要挑肯定挑最舒服的活,像皂班跟壮班都行。”宁冲应道。
  “最近有没听到什么?你们好好想想。”叶沧海问道。
  “是了!”马超突然一拍脑袋,道,“好像有人要对大人不利,说是捅给黄蜂寨大当家什么的。不过,当时我喝高了,刚才记起来。”
  “难道是崔俊搞的鬼,所以,才负责快班。到时,比如,要去抓捕独眼龙的时候背后捅刀子,那大人就危险了。”宁冲道。
  “八成是了。”马超点头,一握拳头,骂道,“吗得,老子去捏碎崔俊那混蛋卵蛋。”
  “盯紧点,最好是拿到详细的计划。
  最近我也有些预感,因为,黄蜂寨太安静了。
  按理讲不该如此才是,这不像是他们的性格,再怎么说也得派出人来刺杀我才是的。
  所以,他们在蕴量一个大计划,一个完美的计划。”叶沧海说道。
  “明白!”马超跟宁冲一起点头,匆匆而去。
  “爹,你好些没有。”陶家,陶若兰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进了房间。
  “唉……若兰,苦了你了。”陶洪义叹了口气。
  “只要爹会好,再苦我也高兴。”陶若兰说道。
  “我听说你为了给我治病,居然要嫁给叶沧海,甚至,作妾作丫环都成?”陶洪义摸了一下女儿头发。